|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終極之焰!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 終極之焰!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12-12 05:51  字數:2472

readx眾多星域,蘊藏著火焰能量的天空,逐個崩塌粉碎。

源源不斷的炎能,通過虛空亂流域,被烈焰鳶引入這片荒寂的星空。

烈焰鳶的力量持續暴漲!

「火焰的終極力量么?」秦烈冷哼。

「去!」

心神一動,那塊炎魔之王生命結晶所化的隕石,陡然飛向烈焰鳶。

同為火焰之力的寵兒,火靈因血脈沒有能突破到十階,無法承受烈焰鳶的火焰之力,那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呢?

炎魔之王,曾經是天地之間,在烈焰鳶之前踏入火焰終極之境的不世強者。

他的生命結晶,能否遏制烈焰鳶的力量?

秦烈心生期待。

「啪啪啪!」

從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內,傳來一聲聲燃燒爆裂的異響,那塊巨大的天外隕石,飛逝向烈焰鳶的時候,濺射著一束束火光。

眾多的火光交織著,不斷衍變,彷彿將火焰的終極力量,以另外一種方法給展現出來。

「嗤嗤!」

被烈焰鳶牽引而來的滾滾火焰,突然不受控制地,反而飛入那塊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

那塊隕石形狀的生命結晶,在秦烈的注視下,迅速脹大,不斷地變幻著。

數秒後,那塊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竟化為一個如太陽般的熾熱火團。

「轟!」

太陽般的火團,狠狠撞擊到烈焰鳶那燃燒的軀身上。

烈焰鳶的身軀。被那塊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給硬生生轟進了虛空亂流域!

「咻咻咻!」

充滿了這片星海的無盡炎能,似乎受到烈焰鳶的二次吸引,全部飛向了虛空亂流域。

秦烈凝神一看,旋即生出一種時空倒流,天地異變的可怕錯覺。

在他的眼中,正在向八方星河蔓延的炎能,凝為了一條條肉眼可見的寬闊火河。紛紛流向了烈焰鳶。

極短時間內,這片星海的所有火焰,全部消失一空!

被火焰的狂暴力量,給燃燒的有些詭異的星河,在那些火焰褪盡以後,充滿了一股焦糊的氣味。

秦烈眺望遠方,發現之前被火焰吞沒的星辰,都變成了一個黑漆漆的光點。

那些星辰,在炎能的焚燒之下。僅剩的一點點生機,都被給燒成了灰燼。

整個星空,都再沒有一絲的光亮,變得無比幽暗沉悶。

「嗤嗤!」

只有那塊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還閃爍著火光,還在釋放著光亮。

秦烈微微皺眉。正要握著星空鏡。鑽入虛空亂流域,突地臉色巨變。

他感覺到,一股無比可怕的能量,正在那虛空亂流域迅速聚集著。

「咻!」

烈焰鳶的身影,陡然從虛空亂流域重返這片星海,他眼中流淌著火焰汁水,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一團巴掌大小的火球,跳躍著恐怖的火光,從虛空亂流域回歸。

秦烈通過星空鏡,略一感知。發現那些流逝向虛空亂流域的炎能,已全部消失。

確切地說,所有的火焰能量,似乎在虛空亂流域濃縮為了那一個火球。

「真視之眼!」

秦烈變幻血脈秘術,凝神看向那團火球,發現在那小小的火球之中,彷彿烙印著無數神秘的火焰法則。

只有巴掌大小的火球,似乎聚集了被烈焰鳶牽引而來的所有炎能!

就連烈焰鳶本人,都彷彿忌憚著那火球內存在著的恐怖炎能,不敢去伸手觸碰。

似乎,只要他的肉身,與那火球稍稍碰一下,烈焰鳶就會化為灰燼。

「好可怕的火焰能量!」

秦烈心神震動,從那小小的火球內,感覺到了威脅。

他這具九千九百米的巨魔之身,毛孔張開,心臟的跳動聲,變得極其的急促。

他竟對那火球生出了緊張感……

這讓他意識到,那個烈焰鳶都不敢碰觸的火球,對他這具堅韌至極的惡魔之身,都有著毀滅性的殺傷力。

「空間封禁!」

一層層空間,在這片星海憑空形成,如一層層時空結界,將他罩在當中。

他心生警惕,神情出奇地凝重,集中了所有精神意志來面對此戰。

「咻!」

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因他心神的御動,又一次朝著烈焰鳶飛去。

烈焰鳶嘿嘿低笑著,道:「去吧。」

那一團小小的火球,跳躍著碎小的火光,隨著他的一聲輕呼,也飛向了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

若有若無的懼意,從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內釋放而出。

一幕畫面,陡然飛入秦烈的靈海。

他看到,一個身高萬米的巨魔,燃燒著洶湧的火焰,漸漸化為灰燼。

那個分明是深淵之主的巨魔,精通終極火焰之力,可血肉之軀似乎無法承受他自己造就的終極之焰!

巨魔,在漫長時間的燃燒之下,所有血肉燃盡,最終化為了一塊奇特的隕石。

「你就是在這樣的火焰下,走火入魔,最終成為了一塊隕石么?」

秦烈陡然醒悟過來,意識到炎魔之王的恐懼,是因為他再一次感覺到了那種讓他死亡的恐怖力量。

烈焰鳶掌控的那一團小小的火焰,聚集了星海炎能的終極力量,蘊藏著無數種火焰法則。

那火球,不論出現於任何星海,都可以在極短時間內,將一方星河變成焦土。

炎魔之王,在踏入終極之境時,曾嘗試將那種極致的火焰之力融入血肉之身。

他最終走火入魔,反而被那種火焰給焚滅了肉身,統治整個深淵的炎魔之王,淪為了一塊生命結晶。

再次感受到那種力量的誕生,即便是炎魔之王,也感到了久違的恐懼。

他的那塊生命結晶,在抗拒著秦烈,不願與那一團終極之焰接觸。

「沒有血肉之身,能承受這樣的火焰,血肉之軀就是血肉之軀。」烈焰鳶咧著嘴,冷笑不迭,「即便是炎魔之王,即便是真正的深淵之主,妄圖將這樣的火焰融入血肉,也只能被焚燒至死!」

「回來!」

聽到烈焰鳶的那番話後,感受著那塊生命結晶的懼意,秦烈不再勉強。

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在秦烈的呼喊下,如蒙大赦,瞬間飛回秦烈身旁。

那塊隕石,竟在輕輕顫抖。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