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八百零二章 我來了!

第一千八百零二章 我來了!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12-09 01:57  字數:2520

不知名的星河深處。,最新章節訪問:.。

一團團火焰洶湧燃燒著,迅速向周邊蔓延,恐怖的火焰所過之處,一顆顆星辰被吞沒。

荒寂的星域,沒有任何生命種族存在,只有無盡的冰冷黑暗。

熾烈的火焰中心,乃是一個燃燒著的老人,許許多多的火焰力量奧義,化為『肉』眼可見的神文和烙印,圍繞著老人狂舞。

離火焰之心極遠之地,有一個早已死寂的星辰,在那星辰上站在兩個人。

烈焰昭和血帝黎昕。

「主人,就要踏入終極之境了么?」

黎昕臉『色』『陰』晴不定,血紅『色』的眼瞳,一瞬不移地看著火焰中心的烈焰鳶。

「快了!」烈焰塚眼中滿是炙熱,「一旦家主突破到終極之境,秦烈那小兒,將瞬間隕滅!主人造就的完美之血,血『肉』豐碑,八個不死泰坦,都將重歸主人的手中!」

最近三十年,秦烈的聲望如日中天,連帶的,靈域也成為了星海的中心。

反觀他們,只能龜縮於九耀界,不敢四處活動。

就連烈焰鳶,也再沒有『露』面,沉溺在火焰力量奧義的領悟中。←→ㄨ網

在很多域外強者的眼中,秦烈……已超越了烈焰鳶和天啟,成為了星河第一人。

對烈焰塚,還有那些依附烈焰鳶的扈從而言,這是難以接受的。

他們很難認同如今的秦烈。網

他們在等待,等待烈焰鳶突破最後一步,踏入終極之境的那一刻。

而現在,就是最關鍵的時刻!

「哧啦!」

一道狹長的空間縫隙,突然在血帝和烈焰塚旁邊的灰暗星空綻裂。

黎昕臉『色』陡然一變,不自禁地低喝:「是秦烈!」

烈焰塚也豁然變『色』。

下一刻,他們就看到一個頂天立地的巨魔,從撕裂的空間縫隙內跨界而出。

那巨魔,有著近萬米的魔身,只是看上一眼。就讓人由然生畏。

「九千九百米!」

血帝黎昕,一看到秦烈跨空而來的魔身,轟然巨震。

他眼中瞬間溢滿了驚懼之『色』。

他熟知深淵惡魔一族血脈和力量的等階,與龐大的魔身息息相關。他也知道真正的深淵之主,擁有著萬米的魔身。

而此時的秦烈,魔身已經達到九千九百米,這意味著秦烈只需要再生長一百米,就能順理成章地超越十階血脈。和烈焰鳶一樣邁入終極之境。

三十年前,血帝黎昕在神域時,還試著和秦烈一戰。

那時,秦烈展現出的力量,已經讓他心顫。

可那時,秦烈還沒有斬殺卡斯托爾,沒有將卡斯托爾的一切融入自身。

那時的秦烈,魔身和僅僅只有七千米左右。

短短三十年時間,秦烈的魔身,已生長到九千九百米。他只是看著眼前的秦烈,就感覺到渾身『毛』孔似乎都在顫慄。

就連他的九層魂壇,也似乎有預感的,輕輕搖晃著。

這讓他明白,時隔三十年以後,他和秦烈之間的差距,已拉開到不可逾越的距離。

他在面對秦烈時,再沒有一絲一毫的信心,只想儘快逃離此地。

「黎昕?」

秦烈的巨魔之身,在幽暗的星河。高高俯瞰著他,眼神玩味。

「你在為烈焰鳶護法嗎?」

黎昕硬著頭皮,道:「我在……等候主人邁入終極之境。」

「不用等了。」秦烈咧嘴一笑,搖了搖頭。說道:「我來了,他也就失去機會了。念在你曾經是血煞宗的宗主,並且曾經在靈域時,幫助過的份上,我讓你離開。從今天起,你自由了。不需要再聽命於烈焰鳶。因為,過了今天,烈焰鳶就將從此由星河永遠消失。」

「我……」黎昕眼中滿是澀意,他垂頭沉『吟』了一下,點了點頭,道:「我明白了。」

話罷,黎昕不再多言,也不顧烈焰塚的咆哮,自顧駕馭著九層魂壇離開。

不知為何,他竟然極其相信秦烈的話語。

彷彿秦烈的一句句話,似乎就代表著星河的法則和奧義,一言就能審判眾生。

他自知絕非秦烈之敵,留下來也起不到絲毫作用,所以乖乖離去。

「黎昕!等家主突破到終極之境,你將和他一樣被斬殺!」烈焰塚怒吼。

「你是看不到那一天了。」秦烈漠然道。

話音一落,無數『交』織著的異芒,帶著數百種不同的血脈和力量法則奧義,突然就罩在了烈焰塚身上。

烈焰塚抬頭一看,似乎突然看到了,種種的力量法則融為一體,將他的生機和靈魂都給斬斷。

他試著『激』發烈焰血脈,卻發現……他的烈焰血脈竟無法燃燒!

他發出無助的嘶吼聲。

可不論他如何叫喊,他都漸漸被那些異芒吞沒,血『肉』之軀猶如被凌遲一般,化為千萬碎裂的血塊。

數秒後,烈焰塚的靈魂和血『肉』,都被斬的零碎。

十階血脈的烈焰塚,實力比現任烈焰家族的族長烈焰昭弱不了太多,可他在如今的秦烈面前,卻毫無還手之力。

血帝黎昕駕馭著九層魂壇,尚未完全離開這一方星河,就再也感覺不到烈焰塚的氣息。

他知道,就在那短短數秒時間,讓他都有些忌憚的烈焰塚,已經被秦烈隨手擊殺。

「太,太可怕了。」

黎昕心神驚顫,他那座九層魂壇,疾馳的速度驟然加快。

這一刻,秦烈在他的心靈深處,似種下了無敵的魂影。

他再也興不起挑戰秦烈的念頭。

「果然,果然不一樣了……」

秦烈望著化為一塊塊血『肉』的烈焰塚,有些茫然地輕聲低語。

他知道,這三十年時間,他在不斷融合各族『精』血,領悟了數百種不同的血脈力量奧義以後,實力已達到他自己都無法想像的高度。

可他還是沒有料到,同為十階血脈的烈焰塚,在他的一擊之下,竟死的那麼快,那麼的容易。

烈焰塚從始至終,都沒有能發出那怕一次攻擊,就連血脈……都在他變幻烈焰法則時,從烈焰塚體內離去。

沒有血脈力量可用的烈焰塚,顯得那麼的無力,就這樣被他輕易斬殺。

這和他生出一種無敵星河的異樣感。

「烈焰鳶……」

他喃喃自語著,巨大的魔身,在熾熱燃燒的火焰中緩緩游『盪』著,不急不緩地超出火焰中心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