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自尋死路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 自尋死路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12-05 07:55  字數:2681

在眾魔的眼中,卡斯托爾猶如被層層疊疊的空間給分屍了。

處在不同方位的大惡魔,看向卡斯托爾的時候,只能看到他肢體的一部分。

從星空鏡折射而出的空間,像世間最為凌厲的銳器,把卡斯托爾切割成一塊塊。

「咻咻!」

千萬星辰般的光束,在那不同空間內飛逝著,似在凌遲著卡斯托爾的肉身。

整個深淵通道的散落能量,還有浩瀚星河內的點點星能,全部匯聚向星空鏡。

星空鏡的威力,在深淵通道內完完全全地展現出來,在一點點侵蝕著卡斯托爾的血肉。

「不行!這樣不行!」

感覺到血肉能量的消耗,卡斯托爾低沉咆哮著,又一次施展惡魔的血肉精變。

「喀喀!」

他魔骨和筋脈絞動著,分處不同空間的肢體,又縮小為一個個血肉團。

縮為一團的血肉,似突然破解了空間的封禁,從不同空間聚集向深淵通道。

十來團血肉,又相互聚攏著,再一次衍變為新的卡斯托爾!

新生的卡斯托爾,魔身又矮了一截,變得只有七千米高。

他身上的血肉能量,經過新一輪的血肉精變以後,又一次大幅度減弱。

「只有七千米了么?」

「這樣的卡斯托爾,已經不足為懼了!」

「剛剛,為何秦烈會遲疑不定?」

奧斯頓等七君主,眼看卡斯托爾通過血肉精變,擺脫了層層空間的封鎖,都心存疑惑。

他們費解,先前秦烈明明可以痛下殺手,為何卻始終隱忍不發?

「嗤!」

縮小到七千米的卡斯托爾,朝著一個不知名的空間黑洞,一頭鑽了進去。

事到如今,他也意識到他如果繼續向上面一百層深淵進發,恐怕是痴人說夢。

他乃是深淵惡魔。在上面一百層的深淵,只要能重新獲得大惡魔心臟的補充,通過濃郁的深淵魔氣,他還是能恢復如初。

深淵層面。當然是他最好的選擇。

可在秦烈的打擊下,他明白他不可能有更好的選擇,他只能儘可能逃離深淵通道。

那許許多多不知名的黑洞,不知通往何處,一定不會有大惡魔的心臟等待他。也未必會有深淵魔氣供他恢復。

可他只能被迫逃離。

「秦烈!」

「炎日君主!阻止他!」

奧斯頓和六君主,一看卡斯托爾試圖逃離,都急忙提醒。

但他們的提醒還是慢了一步。

卡斯托爾那七千米的魔身,就這麼一眨眼功夫,已飛入了一個未知的黑洞。

他瞬間從深淵通道內消失。

「卡斯托爾,從今日起,將由深淵除名。」秦烈冷冰冰地說道。

下一刻,他那九千米的魔身,一把抓住了星空鏡,也隨後鑽入了那未知黑洞。

七君主和近百個深淵大惡魔。看著卡斯托爾和他先後離開,都愣在原地。

即使是他們,也不太敢貿然鑽入完全未知的黑洞,害怕會遇到無法預知的兇險。

可他們也沒有離開,就在此處深淵通道內,盯著那黑洞,默然等候。

他們似乎知道,擁有星空鏡的秦烈,必然能找到卡斯托爾。

他們突然堅信,最後勝利的。一定會是秦烈。

「呼哧!呼哧!」

卡斯托爾大口喘息著,時而發出不甘心的咆哮,在一個光怪陸離的多彩空間疾馳。

這個奇異的空間,到處都是一閃而逝的流光。那些流光全部蘊藏著凌厲的力量。

卡斯托爾在這不知名的空間飛逝時,不慎被一道流光射到腰腹處,他腰腹處立即被洞開了一個血洞口。

他忍著劇痛,再也不敢亂來,小心謹慎地避讓著那些可怕的流光,慌不擇路地飛馳著。

「咻!」

一點幽芒。陡然在這未知的虛空內閃現。

幽芒膨脹著,迅速化身為秦烈的魔身,他握著星空鏡,觀察了一番周邊環境,突然咧嘴嘿嘿笑了。

「地獄無門你偏偏要闖進來!」

手握著星空鏡,他以龐大的靈魂意識感知了一番,驀地化為一道光影消失。

數秒後,他瞬間就在卡斯托爾的前方浮現。

「此地是虛空亂流地,乃是空間的夾層,你闖入此地簡直就是找死!」

手持星空鏡的他,怪笑著望向卡斯托爾,心神一動,突然道:「或許,冥冥之中早有註定,你斬殺了時空妖靈一族的族長,註定你要滅亡於此。此地,只有真正精通空間力量奧義的強者,才能長時間逗留。除此之外,連我的父親在此地,都會被迷失,找不出重回星河的秘境之門。而我,則擁有著星空鏡,我永遠不會在此迷失。」

「因為星空鏡就是虛空亂流的指南針!」

「嘿嘿!」

秦烈獰笑著,種種血脈力量轟然爆發,漫天的雷霆閃電,如交織的電雨率先轟出。

之後,乃是一簇簇蘊藏著毀滅力量奧義的火焰。

再往後,則是寒冰之力凝結的千萬冰刃。

血脈的腐蝕力量,靈魂禁錮,金銳力量,星空之力,血魂**,無數的血脈秘術和力量奧義,都瘋狂爆發!

霎那間,從秦烈的體內,飛出了千萬流光和無數的血線。

許許多多的血脈和力量,交織成密密麻麻的法則奧義,猶如連綿不絕的雨線,將卡斯托爾淹沒。

炎日煉獄,乃是他一手締造的,在那兒他如果盡情釋放力量,可能讓炎日煉獄都遭受巨大的損傷。

因此,他沒有在炎日煉獄盡全力。

深淵通道,不但是時空妖靈一族的誕生地,還是無數虛空域界的中轉站。

在那兒毫無顧忌地動手,可能造成無數的時空錯位,導致時間都往前或著往後推移。

這讓他還是不敢全力出手。

可虛空亂流地不同,這乃是世間最荒蕪偏僻冷寂之地,不但沒生命存在,也沒有既定的法則力量。

他可以盡情出手還不用擔心對天地造成影響。

「現在,就讓你真正見識一下我的完美之血!」

千千萬萬的光束,混雜著不同種族的血脈力量,烙印著法則秘術,交織成縝密無縫的巨網,幾乎瞬間就罩住了卡斯托爾。

在那蘊藏著數十種不同法則和血脈力量奧義的巨網之下,卡斯托爾七千米的魔身,瞬間就滿目瘡痍,多出了無數的血洞和傷口。

似乎只是一下子,卡斯托爾的魔身,就又縮小了一截。

「我的主魂!我的主魂為何沒有動靜!我需要主魂的力量!」卡斯托爾厲聲尖嘯。

可惜,不論他如何的呼喊,他的主魂都沒有一絲的動靜。

他八個分魂合力,也不能感受到主魂的位置,就連讓主魂脫離秦烈的魂壇,回歸魔身都不能。

卡斯托爾發出了聲聲絕望的哀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