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熔岩煉獄!

第一千七百八十章 熔岩煉獄!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11-25 20:13  字數:2610

縮小以後的秦烈,筋骨和鮮血,在極寒之力的冰凍下,冒逸著森森寒氣。⊙,

「咔咔!」

以他為中心,附近的空間,天地,都在迅速冰凍。

一縷縷白茫茫的寒氣,順著他的血管,飛速湧入他的那顆惡魔心臟。

「嗤嗤!」

一入惡魔心臟,極寒之力,就立即和那一座座火焰山激斗。

「咻咻咻!」

極寒之力中,飛射出條條寒絲,種種玄冰家族的血脈法則,和冰帝領悟的極寒奧義,化為晶瑩的法則晶鏈,冰凍他那顆惡魔心臟。

深紫色的血肉,一滴滴晶瑩的魔血,都被凍結為冰珠。

熔岩君主的那一座座微縮後的火焰山,濺射著火焰法則的光輝,和蘊藏極寒之力的血脈晶鏈激烈衝擊。

秦烈的血肉之力急劇消耗。

「血肉豐碑!」

心神一動,那塊烈焰家族的血肉豐碑,從他胸口浮現而出。

「合碑術!」

霎那間,他和血肉豐碑融合為一,源源不斷的血肉精氣,從那塊血肉豐碑內灌入他體內。

那些血肉精氣,在他血管和筋脈內,都被轉化為極寒的力量。

更濃郁的寒霧,又湧向了那顆惡魔心臟,冰凍著整顆心臟。

他心臟的血壁,布滿了寒冰晶鏈,釋放著酷厲的寒意。

那幾座熔岩君主的火焰山,在愈發濃郁強大的極寒力量的滲透下,火焰逐漸熄滅。

熔岩君主的咆哮聲,也變得斷斷續續。

很快的,就連那一座座火焰山,也相繼被冰凍。

「喀嚓!」

最後。那一座座火焰山,陡然崩碎,化為了點點火光。

火光一閃後,迅速熄滅,再也無法影響秦烈分毫。

「解決了……」

秦烈喃喃低語,心神激變。將極寒之力從那顆惡魔心臟內撤離。

「咦!」

他突地一聲驚呼,發現就在他化解惡魔心臟內那些火焰山時,他竟然已經被熔岩君主帶入了熔岩煉獄。

「滴答!滴答!」

因極寒之力的影響,覆蓋他全身的堅冰,在熔岩煉獄被融化,成一點點水滴往地下落。

他眺望遠方,看到自己所在的天地,到處都是燃燒的火山,滿地都是滾滾流淌的火焰溪河。

天空。如在永遠燃燒著,暗紅無邊。

大地上的岩漿火水,如殷紅的鮮血,充斥在視線的每一個邊緣。

他口鼻中嗅到的空氣,乾燥刺鼻,帶著硫磺的古怪氣息。

遠處的岩漿火河內,一頭頭渾身流淌著火焰汁水的惡魔,齊齊吼叫著。逐個飛向了天。

短短時間,他附近的空間。就出現了十幾個惡魔。

其中,大多數都是九階的惡魔領主,還有三個十階血脈的大惡魔。

「這是我的熔岩煉獄!」

熔岩君主龐大的魔身,從一片暗紅色的雲層顯現,他巨大的魔爪,還緊緊握住炎魔之王的那塊生命結晶。

熔岩君主獰笑著。道:「炎日君主,你只要乖乖聽話,不要妄想收回炎魔大人的生命結晶,我可以放你回炎日煉獄!」

「這個小爬蟲,就是炎日君主?」

「太可笑了!」

「他的體型。連最低階的惡魔都不如啊!」

熔岩煉獄的那些大惡魔,看著沒有蛻變的秦烈,都毫不客氣地冷言譏諷。

「哧啦!」

一道道空間縫隙,在熔岩煉獄的天穹,陡然被撕裂。

下一刻,以奧斯頓為首的另外六大惡魔君主,都氣急敗壞地沖入熔岩煉獄!

六大君主,龐大如山的魔身,高高懸浮在熔岩煉獄的虛空,釋放出毀天滅地的魔威。

「熔岩君主!你別一意孤行!」

「你惹怒我了!」

「你難道想從我們之中除名?」

從深淵通道趕來的那些惡魔君主,厲聲咆哮,都動了火氣。

「我能成為熔岩煉獄的惡魔君主,都是因為炎魔大人的恩賜,我的一切,都是大人賜予我的。」熔岩君主冷冷看向趕來的那些傢伙,哼道:「為了復活大人,即使失去了熔岩煉獄,我也在所不惜!大不了,我和卡斯托爾一樣,帶著炎魔大人離開此地,等大人完全恢復力量以後,我可以重煉熔岩煉獄!而你們,將在大人的怒焰之下,全部化為灰燼!」

「你們自己考慮清楚吧!」

熔岩君主無比強硬地回擊。

顯然,他已經下定決心,不惜一切代價去復活炎魔之王。

為此,他不惜犧牲熔岩煉獄,不惜背離自己締造的煉獄。

只要炎魔之王復活,恢復到巔峰之力,他相信他失去的一切,都能重新討回。

而阻擋他的那些惡魔,將在炎魔之王的力量下,一個個灰飛煙滅。

「這……」

聽到熔岩君主的威脅,從深淵通道趕來的那些惡魔君主,都猛地一驚。

他們眼中都閃現出猶豫之色。

依照熔岩君主的說法,他似乎有十足的把握,可以將炎魔之王復活過來。

炎魔之王真的復活了,逃離此地,然後恢復到巔峰之力,那時……他們可有把握抗衡?

傳言,連御魂大帝當時,都頗為忌憚炎魔之王的力量,沒有在炎魔之王踏入終極之境時找麻煩。

這是一個比卡斯托爾還要強大恐怖的惡魔。

他蘇醒了,擁有巔峰之力了,他們有實力抵擋嗎?

六君主不得不考慮後果。

「蛻變!」

而此時,秦烈在熔岩煉獄內,轉瞬完成了蛻變,再一次恢復到七千米的惡魔之身。

「你還不死心?」熔岩君主怒吼,「這是我締造的煉獄層面,你敢在這裡和我為敵?你這是找死!」

「血脈天賦,吞炎!」

秦烈突然瘋狂激發虛渾之靈的血脈,在他身前的一片區域,驟然形成一個奇詭的火焰洞口。

虛渾之靈的火靈,從他眉心飛出,落在那洞口之心。

「呼呼呼!」

一點點火光,從熔岩煉獄的大地,火焰山,還有魔氣之中飛出,不受控制地飛入洞口。

「轟隆隆!」

熔岩煉獄的大地,在驚天動地的波盪之中,慢慢分裂。

一座座火焰山,也土崩瓦解,這熔岩煉獄……似乎在被毀滅撕碎。

火焰汁水,岩漿,火焰之力,是構成熔岩煉獄的力量基礎,但那些力量被吞沒以後,熔岩煉獄存在的根本失去了,就要崩碎。

這本就是深淵最核心的規則。

秦烈擁有虛渾之靈的血脈,而虛渾之靈……擁有吞沒同屬性能量的天賦。

吞炎,就是他和火靈共有的血脈天賦!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