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 混亂之血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 混亂之血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11-21 01:08  字數:2510

「殺我?」

黎昕神態自若,搖了搖頭,說道:「如果我還在炎日煉獄,你或許能夠殺死我,可惜此地乃神族的神域。而我,也築造出了第九層魂壇,並被主人激活了混亂之血」

「你是誰?你來我們光明家族做什麼?」

就在此時,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突然間叫嚷開來。

那是一名年老的光明家族的族人,他穿著潔白的長袍,神情激動,指著秦烈呵斥。

秦烈一臉茫然地看向光明家族的族長禹曦。

在他來看,血帝黎昕明明是來索取那塊血肉豐碑的,他則是擺明了態度要對付黎昕。

如此明顯的局勢,竟然有光明家族的族人看不清,反而對他進行橫加指責,這簡直是荒唐。

「族老,他是秦烈啊。」禹曦解釋道。

「秦烈?」那個光明家族的族老,愣了一下,冷哼道:「我知道了,他就是那個混血者了沒有純粹的烈焰血脈,又不是我們光明家族的族人,他為何多管閑事?」

不等禹曦多言,這名族老又開口說道:「禹曦,將家族的那塊血肉豐碑暫時交給烈焰鳶吧?他如今是我族的神王,而且他也只是短暫用一陣子,你何必呢?」

「是啊,既然我們都承認他神王的身份了,就應該奉命行事才對。」又有一個光明家族的老者講話。

禹曦那張英俊的臉,聽到那些族老的嚷嚷以後,驟然變得陰沉如水。

秦烈則是恍然大悟。

他終於明白,黎昕帶著那些邪龍族的族人,對禹曦動手的時候,為何光明家族沒有出現眾多強者助戰。

原來,在光明家族的內部,有數名德高望重的族老,早就認可了烈焰鳶的神王身份。

就是因為這樣,當黎昕以烈焰鳶的名義。向禹曦索要光明家族那塊血肉豐碑時,他們居然都在紛紛勸說。

光明家族那些族老的態度,讓秦烈意識到,在神族五大家族的內部。恐怕意見還是不統一。

可能有很多的族老,見識到烈焰鳶的力量,還有那眾多的依附者以後,都向烈焰鳶妥協了。

「少主,是不是很意外?」血帝黎昕一臉地嘲諷。「你根本就不明白,主人在神族的內部,有著多大的影響力。在主人銷聲匿跡的那些年,主人也沒有忽略對神族內部的滲透,當主人踏入神域時,主人的那些支持者,一個個顯露出來,讓主人很順利地就達成了目的。嘿,這些年來,神族看似是由五大家族在統領。可暗中聽命於主人的強者,要超乎你的預料」

秦烈猛然一震。

「禹曦大人,交出血肉豐碑吧,不要給光明家族惹麻煩。」黎昕終於不耐。

「滴答滴答」

一滴滴五顏六色的鮮血,就在這個時候,一點一滴地從黎昕掌心滴下來。

那一滴滴的鮮血,都落在他的第九層魂壇上,如色澤晶瑩的珠子,在魂壇上緩緩滾動著。

「紫色,惡魔的鮮血。藍色,靈族的鮮血,赤紅色,人族和神族的鮮血顏色……」

盯著那一滴滴的血珠子。秦烈眼神驚異,迅速做出判斷。

「去吧。」

黎昕低低一笑,那些滾動在他那第九層魂壇上的血珠子,猶如碎小的彩色星辰,疾射向禹曦。

一滴滴顏色不同的鮮血,都蘊藏著豐沛的血肉之力。空中飛逝時,竟然還釋放出種種不同的血脈天賦。

「吼」

其中一滴紫色的鮮血,猛地蛻變,轉瞬間化為了和黎昕相似的惡魔。

那惡魔咆哮著,從下方的湖面內,吸扯出億萬噸湖水。

「呼」

惡魔倏地飛入湖水中,體型巨變,成為以湖水為根基的大惡魔。

「嗤嗤」

另外一滴藍色的鮮血,撕裂了空間,帶出眾多鋒利的空間光刃。

那些空間光刃瞬間斬向秦烈和禹曦。

「呼呼呼」

赤紅色的血滴,衍化為滔天的烈焰火海,形成了熾烈的炎界。

一種綠色鮮血,篡改了地心的重力,讓秦烈和禹曦懸空的身軀,朝著下方猛地一震。

「惡魔之力,靈族的空間法則,烈焰血脈,還有地魔族的扭曲地力……」

光明家族的禹曦,看著那一滴滴色澤不同的鮮血,分別衍化出奇異的血脈天賦,神色連連驚變。

秦烈也吃了一驚,對於血帝黎昕所謂的混亂之血,有了一個認識。

在黎昕動用血脈力量時,他感覺到黎昕的體內,存在著相互衝突的血脈。

那種種不同的血脈,在黎昕的體內,不但顏色各異,而且沒有任何的融合,還分處在黎昕的四肢和不同的血管。

這一點和他的完美之血明顯不同。

他的一滴鮮血,可以蘊藏惡魔神族虛渾之靈等等不同的血脈天賦和屬性。

而黎昕,要動用不同種類的鮮血,想要釋放惡魔神族靈族的血脈力量,他至少要用到三滴不同的鮮血。

「混亂之血,只是種種的鮮血,以他的軀體為容器而已,相互間連第一輪的融合都沒有。」

秦烈馬上意識到,黎昕所謂的混亂之血,存在著太突出的缺陷。

「黎昕,你還差得遠著呢。」

他微笑著揮手,虛空一點,指尖一團燃燒著的熾烈火焰飛逸而出。

那一團火焰,靈巧地飛逝著,落向黎昕弄出的惡魔身上。

以湖水為軀體,以一滴黎昕鮮血為靈魂的惡魔,被秦烈那一團火焰碰觸以後,立即發出了嘶嘯聲。

幾乎同時,一簇簇的火焰,以秦烈為中心飛出。

每一簇火焰內,都蘊藏著秦烈的血脈氣息,有著種種不同的屬性和血脈天賦。

那些火焰,全部找上黎昕弄出的血脈異常,不斷衝擊腐蝕著黎昕的力量。

「哧啦」

秦烈隨手一划,一個巨大的空間縫隙裂開,從中飛出了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

那塊巨大的火焰隕石,從天而降,猛地墜落向黎昕的九層魂壇。

黎昕抬頭,看著那巨大的火焰洶湧而來,冷哼一聲,魂壇驟然湧出濃稠血氣。

「咻咻咻」

一條接著一條的血龍,從他魂壇內竄出,撕咬著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

黎昕則是駕馭著魂壇,眼中燃燒著嗜殺戰意,向秦烈猛地衝來。

「我知道,主人答應我的鮮血,對我都毫無意義只有你的鮮血,才是我能擺脫他,真正翱翔星河的良藥」黎昕在心中瘋狂地厲嘯。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