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瘋狂的血帝!

第一千七百七十章 瘋狂的血帝!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11-20 18:04  字數:2518

卡斯托爾的另外六具分身,全部從煉獄逃離,這明顯不合理。

背後,必有天啟和烈焰鳶暗中幫助。

卡斯托爾的分身,想要儘快地恢復到巔峰戰力,必須要通過吞食強大的惡魔。

這時候,上面一百層深淵的惡魔,又恰恰被伏擊斬殺了幾個……

奧斯頓懷疑那些被斬殺的大惡魔,最終都會被卡斯托爾給煉化,是非常合理的。

「卡斯托爾么。」

秦烈沉吟了一下,以獨特的秘術傳訊奧斯頓:「沒事,不用太過於擔心,就算他的八具分身,全部都恢復了巔峰的戰力,我也自信可以壓制他!」

「我還有別的事情,等我處理好,我會去各大深淵層面,逐個斬殺他的八具分身!」

切斷和奧斯頓的聯繫以後,秦烈喚出星空鏡,以星空鏡的空間異力,立即打開了一個通道。

「你們去幫曠絕。」他看向暗昊三人。

「好!」

暗昊三人點頭,沒有絲毫的猶豫,馬上飛入了空間通道。

在他們離開以後,秦烈變幻著星空鏡,調整了一下方位,帶著那八個不死泰坦,也飛入了空間通道。

「咻!」

一霎後,他就在神域光明家族的領地現身。

在一個澄凈的湖泊畔,建造著華貴明亮的宮殿,成群的宮殿內都住著光明家族的族人。

宮殿周圍的廣場上,停泊著眾多巨大的星空戰艦,豎立著一個個域界之門。

此刻,就在那巨大的湖泊上方,懸浮著眾多光明家族的強者。

「吼!」

一頭頭邪龍,巨大的龍身翻騰著,也在雲層中浮動著。

邪龍一族,在三萬年前就臣服於烈焰鳶,但烈焰鳶被神族問責時,他們又跟隨烈焰鳶一同消失。

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展。邪龍一族的十階邪龍,已經有七個之多。

九階和八階的邪龍,同樣有不少,他們每一次行動都往往和血帝黎昕一道兒。受黎昕的調度。

此刻,血帝黎昕在索要光明家族族長禹曦的那塊血肉豐碑時,也帶上了眾多的邪龍。

「嗤嗤!」

無數絢爛的紅光,交織著明熠的光輝,將禹曦的身影淹沒。

燦燦光熠中。血帝黎昕的九層魂壇,釋放出滔天的血氣,流露出驚人的氣勢。

「築造出第九層魂壇了。」

秦烈的身影,倏一在光明家族的地界顯現,立即就察覺到黎昕的驚人波動。

來此之前,他還感到疑惑,覺得烈焰鳶安排黎昕來找禹曦討要那塊光明家族的血肉豐碑,是不是太狂妄了一點?

只有八層魂壇的黎昕,比起光明家族大多數的十階血脈戰士,也強不了太多。

而禹曦。則是光明家族的族長,在整個神族都屹立了很多年。

血帝,憑什麼讓禹曦交出那塊血肉豐碑?

「惡魔氣息,靈族的氣息,還有邪龍和神族的氣血波動……」

仔細感知了一番後,秦烈微微變色,看向那黎昕的目光,多了一絲凝重。

之前,他從沒有在黎昕的身上,感覺到那麼多雜亂不同的血脈氣息。

可現在……

「秦烈。你最好不要插手。」

一頭巨大的邪龍,察覺出他的到來以後,突然嘶嘯而來。

這頭邪龍長四千米左右,灰白相間的龍身上。龍紋繁密玄妙,濃郁的血肉氣息如要噴涌而出。

「布羅克赫斯特?」秦烈喝道。

「是我。」邪龍族的族長布羅克赫斯特,龍目深深看著他,說道:「卡爾弗特告訴過我,在我們離開以後,你幫了我們邪龍族很多。就是因為念著你的恩情。我們邪龍族在靈域,幫你掃清了修羅族、龍族和海族的障礙。但是一直以來,我們都忠於烈焰鳶大人,在我們來看,你是主人的外孫,不應該和主人為敵。」

「希望你不要讓我們為難。」

布羅克赫斯特言辭切切地勸說,希望秦烈不要插手他們和光明家族的爭鬥,不要阻擾烈焰鳶的大計。

「抱歉,在我的眼中,可沒有他這個外公。」秦烈語氣平靜,道:「我理解你的立場,但我……不能支持你。」

話罷,他回頭看向八個泰坦族的戰士,道:「纏住那些邪龍,不過,不要擊殺他們。」

「秦烈,請不要讓我們為難!」布羅克赫斯特低吼。

然而,秦烈已再沒有多看他一眼,還沒有蛻變的身影,一閃後,就在血帝和禹曦所在的戰區顯現。

他一出現,激烈衝擊的黎昕和禹曦,瞬間分開。

身形枯瘦的黎昕,赤紅色的眼瞳,充滿了瘋狂和嗜殺之意。

他靜坐於九層血淋琳的魂壇,那九層魂壇如今高如血山,彷彿是由眾多異族強者的血骨堆砌而成,從那魂壇上不斷流逸出刺鼻的血腥味。

和以前不同,這次黎昕在面對秦烈的時候,明顯戰意昂揚!

他舔了舔唇角,嗜血的眼瞳深處,有著極其隱諱的貪婪和渴望。

「少主,你不應該來此,你應該去曠絕那邊的。」黎昕嘿嘿怪笑,「你也不應該在炎日煉獄時,放我離開。在你向惡魔君主蛻變時,我也築造出了第九層魂壇,而且主人幫我將混亂之血激。最近一段時間,我連續吸食了惡魔、神族、靈族還有眾多異族的鮮血,以血之始祖的竊血秘術,將他們鮮血內蘊藏的天賦和力量煉化,使其成為我血脈的一部分。」

「和你一樣,我也能運用其他強族的血脈力量了。」

「譬如烈焰血脈!」

「呼呼!」

黎昕狂笑著,一簇簇赤紅色的火焰,從他那九層魂壇內飄忽而出。

這一刻,在他的身上,秦烈感覺到明顯的烈焰家族的血脈動靜。

「為了造就你,烈焰鳶竟然允許你吸食自己族人的鮮血,他一點都沒有變!」光明家族的一名族老痛心疾道。

「嘿,還不止一個呢。」黎昕神態猙獰,瘋狂道:「主人還答應了我,你們這些膽敢反抗他的同族,事後也會被我吸食掉鮮血。我將聚齊嗜血、黑暗、玄冰和光明四大家族的鮮血!」

秦烈冷靜地看著黎昕,突然意識到,此時此刻的黎昕,已經被自己混亂的鮮血所控。

眼前的黎昕,和他所知的黎昕,不論是氣息還是講話的方式,都明顯不同了。

烈焰鳶點燃黎昕混亂之血的同時,也徹底改變了他,讓他變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嗜血者。

「抱歉,看來我只能殺死你了。」秦烈嘆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