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證明自己!

第一千七百六十七章 證明自己!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11-19 00:07  字數:2446

神族的那些族老,在秦烈肯定了自己的身份以後,都忽然沉默了。

他們以狐疑地目光審視著秦烈,暗暗運轉血脈,來感知秦烈的氣息波動,從而衡量秦烈的真實力量。

暗昊,寒澈和烈焰昭三人,也沒有吭聲,同樣驚疑不定地望著秦烈。

在他們的感覺中,眼前的秦烈,也顯得有些莫測高深,讓他們無法簡單地判定出秦烈的力量。

「走出了炎日煉獄……」

黑暗家族的暗昊,心中思付著,幽暗的眼瞳,驟然爆出精芒。

「難道是?」

他轟然一震,失聲驚叫:「你通過了煉獄法則的考驗?」

此言一出,寒澈和烈焰昭也大吃一驚,齊聲道:「你成為第八位惡魔君主了?!」

「什麼?第八個惡魔君主?他?」玄冰家族的族人,不可思議地瞪著秦烈,道:「一名擁有烈焰血脈的我族混血者,成為了八層煉獄的君主?第八大惡魔君主?」

「這怎麼可能呢?」

「不太現實!」

「只有純粹的惡魔,才能成為煉獄的君主,他……應該不是吧?」

那些玄冰家族和黑暗家族的族老,都嚷嚷開來,明顯是不太相信。

縮小為人形,而且沒有刻意激神族和惡魔血脈的秦烈,神情淡然,微笑著看向他們。

他相信,以眼前那些神族族老的能量,要不了太久,就能通過他們的途徑,知道星河深處最近生的那些事情。

有些事實,通過別人的嘴敘說,比他親自來講明,可能更加可信。

果然!

沒過多久,又一個黑暗家族的族老,匆匆由域界之門穿梭而來。

那個族老拄著枯木拐杖,身形消瘦如乾屍。昏暗的眼睛卻閃爍著攝人的光芒。

「拜倫老哥!」

他倏一到來,玄冰家族和黑暗家族的老者,都略略鞠身行禮,顯然輩分低於此人。

「阿叔!」暗昊則是微微吃驚。

他很清楚。眼前的拜倫乃是神族內部,最有威望的幾名族老!

身為黑暗家族現今的族長,暗昊深知拜倫不單是他的長輩,還是他小時候崇拜的人物。

之前,他試著邀請拜倫。希望拜倫來冰夜界,可惜被拜倫給拒絕了。

從其他幾個族老的口中,暗昊知道拜倫也不想神族繼續內鬥下去,已經承認了烈焰鳶神王的身份。

明明拒絕過了,表明了不配合態度的拜倫,突然急匆匆地又來了,讓很多人都摸不著頭腦。

「那個,那個秦烈,他,他從炎日煉獄出來了!」

壓根沒有見過秦烈的拜倫。看也沒有看秦烈一眼,只是望著暗昊說道:「他竟然通過了深淵法則的考驗,斬殺了大惡魔陶洛斯和雷澤恩以後,就直接榮登為煉獄的第八大君主!後面的那些惡魔,聚集在炎日煉獄的深淵通道口,都沒有剛進去,全部都迅逃離了!」

深吸一口氣,可還是難以平復內心激蕩的拜倫,繼續道:「最驚人的是,他先後去了骨族和羽族的星空。將入侵骨族和羽族的陰影生命都給屠殺乾淨了!」

拜倫瞪著暗昊,道:「那孩子……真是我族的族人?」

暗昊神情獃滯。

其餘的那些族老,聽到拜倫的一番話後,全部噤聲了。

他們一個個震驚地看著臉色淡然的秦烈。

「你們……怎麼都不說話?」拜倫一頭霧水。

「老哥。那個……」一名黑暗家族的族長,悄悄點了一下秦烈,說道:「這就是你說的那個傢伙。」

拜倫乾瘦的身子猛地一抖,旋即跳將起來,驚叫道:「你就是秦烈?」

「見過前輩。」秦烈微笑。

「你身上,你身上的氣息……」拜倫疑惑重重。

秦烈嘿笑著。旋即激烈焰血脈,一團團熾烈的火焰,以他為中心,瞬間衍變為火焰海洋。

在那燃燒的烈焰之中,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還有烈焰家族的那塊血肉豐碑,不時地浮現而出。

此刻,被他壓抑的血脈力量,終於強悍地爆出來。

「嚎!」

化為凡人的秦烈,一聲低吼後,肉身膨脹,在短短十來秒的時間,蛻變為七千米的煉獄大惡魔。

更狂暴的烈焰,從他全身洶湧噴,恐怖的火焰法則,似乎要將冰夜界都給融化掉。

「秦烈!夠了!」寒澈急忙喝道。

「是秦烈!」

感知到熾熱的火焰,從一座冰晶宮殿飛出的米雅,看了一眼那巨大的惡魔,立即分辨出秦烈的身份。

玄珞也從另外一個宮殿走出,望了一眼化身大惡魔的秦烈,在震驚的同時,心中也泛出了苦澀。

多年前,他代表著玄冰家族的族人,在本源始界征戰時,血脈力量和秦烈一致。

那時,他雖然弱秦烈一籌,可他始終認為那是因為秦烈持有烈焰家族血肉豐碑的緣故。

一晃間,秦烈成為了炎日深淵的締造者,被曝光擁有著完美之血。

沒多久,秦烈的名號,就在整個星河傳盪開來。

他總想拉近和秦烈間的力量差距。

直到此刻,在秦烈蛻變為大惡魔形態,身上同時釋放出惡魔和神族的氣息以後,他終於死心了。

他隱隱感覺到,如今的秦烈,體內蘊藏的血肉精氣,已經過了在場的所有強者。

包括暗昊、烈焰昭,和他們玄冰家族的族長寒澈!

「哦,抱歉。」

秦烈反應過來,嘿嘿乾笑了一聲,那巨魔般的龐大身軀,又迅縮小。

很快的,他將所有的血脈之力收回,只單純保留烈焰家族的血脈。

他成了一個擁有赤紅色眼瞳和頭,一身烈焰氣息,很純粹的烈焰家族的族人。

拜倫獃獃看著他,再次感受後,現秦烈身上的氣息,和烈焰昭的幾乎沒有太多的差別。

如果沒有剛剛的一幕,只看現在的秦烈,那根本就是一個最純粹的烈焰家族的血脈戰士。

「這就是完美之血的奧妙么?好神奇,真的好神奇!」

「剛剛那個……就是真正的惡魔君主的完全體吧?」

「好強!給我的感覺,應該不會弱於烈焰鳶太多!」

黑暗家族和玄冰家族的那些族老,到了這時候,看待秦烈的態度,又悄悄生變化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