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 唯一真神!

第一千七百四十六章 唯一真神!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11-06 13:36  字數:2808

bx

得到地心源母注入的靈域眾生,再也不用擔心燼滅之光的侵蝕,而那些竄入這一方星域的陰影生命,也因為凌語詩的存在,戰鬥起來束手束腳。

單單凌語詩一人,在融合地心源母以後,就足以改變靈域的局勢。

何況,還有一個剛剛從空間夾縫回歸的秦浩。

「蓬!」

又是一個陰影生命,被冰帝的極寒之力,將結為岩冰的軀體爆碎。

那個陰影生命的靈魂氣息,瞬間就消失影。

裂開的空間縫隙口,秦烈和凌語詩的幽魂,冷冷看著兩個逐漸靠近的陰影暗界。

秦烈注意到,後來的那個陰影暗界,在冰帝、炎帝等人沖入以後,陰影生命開始大量的死亡。

那些陰影生命,不能再以散亂的星河之力,來淬鍊軀體。

他們與靈域眾生的戰鬥,在失去燼滅之光的優勢時,不是再法阻止。

另一邊,秦浩的九層魂壇,釋放著奪目的神芒,濺射出一束束蘊含毀滅之力的異光。

被毀滅之力碰觸的陰影生命,奇異的軀身,都忽然變得易碎比,接連炸碎消失。

因凌語詩和秦浩,不利於靈域眾生的局勢,被完逆轉過來。

「呼!」

終於,兩個涌動的陰影暗界,成功融為一簇。

「嗷!」

一個陰影生命的厲嘯,從那融合後的陰影暗界內傳來,那如巨大幽暗雲團的陰影暗界,像是有著生命意識般,突地飛向了綻開的空間縫隙。

「陰影生命逃離了!」

冰帝在陰影暗界內,感受著異變,急忙大喝。

「退出來!」

秦浩也看出情況不妙,大聲咆哮著,他的九層魂壇,瞬間化為熾烈的太陽。

數炫目的神光,從那魂壇內揮灑而出。為靈域的眾生掃清了障礙。

那些像是深陷泥沼的靈域眾生,在陰影暗界內,原來活動受很大的限制。

但是當秦浩盡情釋放力量以後,他們都突然感到似失去了重重束縛。一個個立即從陰影暗界飛出。

「咻!」

巨大的陰影暗界,像是虛態的妖魔,縮小著,鑽回了來時的空間縫隙。

眨眼間,那陰影暗界就消失影。

在那空間縫隙口。秦浩和冰帝、炎帝等人,都靜坐於九層魂壇之上,冷冷地看著那裂開的縫隙口。

他們擔心會有的陰影生命湧入。

「不會了。」

就在此時,凌語詩的幽魂,一閃後,已挪移到那撕裂的空間縫隙口。

從那眾多交叉的空間裂縫內,閃現出許許多多的不知名域外流光,似通往不同的域界星空。

然而,當凌語詩的幽魂到來以後,那些交織的空間縫隙。如突然被不知名的力量影響。

眾人清晰地看到,那些綻裂的空間縫隙,就像是生靈的傷口一般,緩緩蠕動著,漸漸癒合。

「這是……」

冰帝暗暗動容,震驚地望著凌語詩,猶豫了一下,說道:「你可以填補靈域的遺漏之處?」

凌語詩微微一笑,點頭道:「我是擁有這樣的能力。」

冰帝大喜,「這樣是不是意味著。陰影生命再想踏入靈域,你會第一個知曉他們的動向?」

「我會阻止他們的到來。」凌語詩自信道。

此言一出,靈域的那些域始境強者,還有異族的血脈戰士。都是欣喜如狂。

他們終於意識到,在靈域的地心源母認主以後,這一方星空發生了怎樣的巨變。

整個靈域,因凌語詩和地心源母的融合,彷彿忽然有了生命。

凌語詩就是這方星空的庇護者和守護神!

「太好了,實在太好了。」華天穹喜不自禁。

「凌小姐。我師父?」陳霖欲言又止。

魔龍族的斯科特,也湊上來,道:「我父親?」

陳霖和繆怡姿的師傅,魔龍族的老族長,還有雷帝,都陷入了陰影暗界。

他們本以為那些人早已死亡,可根據凌語詩的說法,那些人都還健在人世。

只是……他們被陰影生命囚禁在某一處奇地。

他們都想藉助於凌語詩的力量,將雷帝,魔龍族的族長,還有陳霖的師傅拯救出來。

「抱歉,我暫時沒有那個力量。」凌語詩一臉歉意,說道:「我還沒有徹底融合地心源母,就算我真正融合了地心源母,我也不敢保證,能夠在陰影生命的禁地,將他們給救出來。」

「他們究竟在何處?」斯科特急切道。

凌語詩猶豫了一下,旋即看向了秦浩,說道:「應該在燼滅之海附近某處。」

「燼滅之海!」秦浩臉色猛然一變。

「我要收回地心源母的力量了。」凌語詩淡然道。

話音方落,從炎帝、冰帝,還有赤血猿王、斯科特等人的身上,突然飄飛出點點璀璨星芒。

那些星芒,帶著靈域純粹古老的氣息,似乎還交織著奇特的生命奧義和力量法則。

然後,只是一霎,那些星芒似乎就消失不見。

失去地心源母的眾人,臉上都浮現出失落之色,有些念念不舍。

但眾人也沒有說什麼,沒有再因為此事而動怒,因為凌語詩和地心源母以後,給靈域眾生帶來的利益,似乎遠超他們融合地心源母的價值。

「我消耗了不少靈魂力,我目前的狀態,不適宜長時間在外。」她深深看向秦烈,表露出要返回地心源母的意思,又以任何人都聽不到,也感知不到的靈魂秘術向秦烈傳音,「在場的所有人,我都能感受清晰明了地感受到他的靈魂波動,不論他們人在何處,我都可以找到他們。唯有你,我沒辦法感知你的靈魂,法捕捉,也法影響你的一切。」

秦烈愕然。

他知道凌語詩是以靈魂傳音,知道只有他能聽見,可是……他不理解凌語詩話里的含義。

他問:「這說明什麼?有什麼特別的嗎?」

凌語詩沉吟了一下,再次以獨特的傳音說道:「這說明你不屬於靈域。」

秦烈倏然一震。

他旋即明白了凌語詩這番話的含義,他身為炎日煉獄的締造者,只要那些誕生於炎日煉獄的惡魔,他都能清晰感知到。

因為他是炎日煉獄的主人!

凌語詩也有一樣,只要是誕生於靈域的生靈,她也能非常清楚的感知。

她法感知自己,意味著自己並非誕生於靈域,不是靈域的生命種族。

「你要是靈域的生命,我可以幫你很多很多,可以調用靈域的許多力量,讓你感受靈域的核心法則,可惜……」凌語詩輕聲嘆息。

「你去好好休息,盡徹底融合地心源母吧。」秦烈眼瞳幽幽道。

凌語詩深深看著他,點了點頭。

一切盡在不言中。

隨後,眾人就看到凌語詩望著秦烈,那靈魂幽影如海市蜃樓般,逐漸消失。

她終化為虛。

然而,之前被注入地心源母的那些強者,都有一種感覺——她已充斥於星空的每一個角落!

這是一種玄之又玄的感覺,彷彿從今天起,在靈域的每一個旮旯,每一個臨近的域界,凌語詩都是所不在的神靈!

她是唯一的真神!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