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 未知神秘

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 未知神秘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11-02 23:30  字數:2748

bx

「地心源母,竟然就是這東西。」

秦烈臉上滿是震驚,獃獃地看著那球形的大氣泡,覺得有些匪夷所思。

秦山的表情,比他還要驚駭,「你是說,鎮魂珠內,那烙印著高級古陣圖的都是……這樣的地心源母?」

這些年來,鎮魂珠一直由秦家持有,然而,除了秦家的第一代——秦天,秦家再沒有人能得到鎮魂珠的認可。

秦天之所以可以,完是因為秦天和魂之始祖的靈魂融合為一了。

秦山雖然是秦家歷史上,傑出的煉器師,可他也未能勒破鎮魂珠的奧妙。

直到秦烈死而復生,鎮魂珠才嵌入秦烈的眉心,成為了秦烈的私有靈器。

因此,秦山始終不知鎮魂珠內部的神奇。

如今,通過秦烈的描述,他驚奇地發現,鎮魂珠內部存放著高級古陣圖的,竟然乃是一個個地心源母……

他也被深深地震懾到了。

「和眼前的地心源母相比,還是稍稍有些不同的。」秦烈一邊感悟著,一邊說道:「鎮魂珠那些球形的氣泡,似乎……只是虛幻之物,並未真實存在的。那裡的地心源母,只能以靈魂加以感知,就像是虛狀態的虛渾之靈。而眼前的地心源母,不但肉眼可見,也是確實存在的,能夠以靈魂觸感,也能……以手觸碰。」

這般說著,他緩緩伸出手,輕輕摸向那巨大的地心源母。

晶脈交匯的奇異空間,四處閃亮著熠熠晶光,那地心源母則是漂浮空中。

數絢爛的流光,在地心源母內游弋閃掠著,綻放出美麗而神秘的複雜線條,蘊藏著奇特的力量奧義。

一股令人心神沉迷的氣息,從那地心源母內釋放出來,只是臨近地心源母,秦烈就覺得這具暗魂獸分身。都被淬鍊了。

他那十階的魂族分魂,似乎,也在接近地心源母的時候,被凈化蛻變著。

他對那地心源母。生出了本能的貪慾,想要將地心源母煉入靈魂軀體,化為自身的一部分。

這念頭,隨著他的手指,慢慢靠近地心源母。變得越來越強烈。

「呼!」

那株靈魂樹,不自禁地從暗魂獸分身體內飛逸出來,下意識地就要逸入地心源母。

秦山輕喝:「停住!」

那一株十階分魂的靈魂樹,猛地頓住,靈魂樹倏然一變,衍化為虛態的幽魂。

幽魂怔怔地看向秦山。

「你也經受不住地心源母的誘惑。」秦山輕嘆道。

「咻咻咻!」

一絲絲明熠的晶光,交織成古樸的圖案,那圖案如一般捆縛著秦烈所化的幽魂。

試圖接近地心源母的秦烈,靈魂被困住,動不得。

「先離它遠一點。」

秦山變幻法決。那光幕絲纏繞著秦烈的幽魂,將其帶離地心源母。

「呼!」

秦烈的幽魂,重落入暗魂獸分身,他的分身,也立即往後退,與地心源母保持了距離。

「知道我為什麼不讓其他人過來了吧?」秦山苦澀道。

「你是擔心踏入此地者,經受不住誘惑,馬上著手融合地心源母?」秦烈醒悟過來。

他對自己的意志力,向來頗有自信,可剛剛只是稍稍靠近了地心源母。他就像是鬼迷心竅了,差點就要動手煉化地心源母了。

他知道,不是自己的意志力減弱了,而是地心源母的誘惑實在太大。

「你難以抵禦誘惑。其他人……也是一樣。」秦山神情肅然,「任何人靠近了地心源母,都會本能地生出煉化之心,炎帝,冰帝,姬旦他們也是一樣。神族的那三位。恐怕就加難克制內心的貪慾了。其它太古強族的族人,一旦湧入此地,恐怕表現比你還要不堪。這也是為什麼我要將地心源母藏匿起來,不讓其他人窺見的緣由。」

話到這兒,他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才說:「我可以分裂一點地心源母出來,但是,那些分離的地心源母,恐怕……」

他緩緩搖頭。

他和暗昊、冰帝等人擔心的事情一樣,他擔心分離出去的地心源母,難以被收回。

因為很難有強者能抵禦地心源母的誘惑。

地心源母的一部分,如果被分離後,化為了那些強者的生命和靈魂的一部分,那些強者或許能對付陰影生命,可靈域……必將遭受重創。

感受過地心源母誘惑的秦烈,也突然意識到,不論他如何努力,恐怕都控制不了人心的貪慾。

他也明白了,只要地心源母被分離了,那些被分離的部分,都應該法重收回。

沉吟了一會兒,他突然道:「爺爺,先回去吧,我們另想他法。」

秦山一怔,旋即說道:「可我們已經答應了他們。」

「沒事,就說地心源母實在太少,被分離以後,靈域會立即死亡。」秦烈道。

「但那些陰影生命?」秦山皺眉。

「我想別的辦法。」秦烈又深深看了一眼那奇異形態的地心源母,然後說道:「親眼見到了地心源母,給了我很大的發和震撼,或許……我能找到的辦法。」

秦山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道:「也好。」

其實,在他的內心深處,也不願意以靈魂的地心源母,作為和陰影生命戰鬥的武器。

秦家,大的使命,就是守護靈域地底的地心源母,保證靈域能持續衍化發展。

他也不願看到靈域走向死亡。

「那我帶你離開。」

他兩手結印,準備動用秘術,將秦烈帶出此地。

秦烈也做好了安心離開的準備。

然而,就在他們即將離開時,秦烈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