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感悟

第一千七百三十六章 感悟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10-31 18:55  字數:2562

「地心源母附近,必然存在著一條條的晶脈,晶脈可以說是超大型域界的經絡。」冰帝等他靠近以後,解釋道:「晶脈的延伸之地,形成許許多多的晶礦,產生出各類屬『性』的靈石晶體,和名山大川相連,孕育出眾多的天材地寶。那些天材地寶,都是我們煉器的材料,也是我淬鍊軀體和魂壇的必需品。一旦地心源母枯竭了,那些晶脈就不再輸送能量,靈域的天地靈氣就慢慢消失。」

「那時,就意味著靈域的自我死亡。」

冰帝沉『吟』了一下,又道:「地心源母,乃是所有晶脈的核心,說是萬千晶脈的生命和靈魂都不過分。」

「那東西……對任何生靈都是最奇妙的蛻變奇物。」

停頓了一下,冰帝深深看向他,道:「秦烈,你確定要將地心源母『弄』出一部分,煉化為靈甲,『交』給祖翰那些傢伙,和異族的強者?」

「你相信事後,他們都會歸還?」

「你敢保證,他們不會在得到靈甲以後,立即煉化地心源母?」

冰帝在星河深處顛簸流離多年,他比秦山、姬旦等人,更加清楚地心源母的奇妙。

他深知,很難有人可以抵禦地心源母的『誘』『惑』。

「如今在靈域上,生活著億萬人族的族人,雖然其中絕大多數都是凡人,可凡人……乃是我們武者的基礎。」

「地心源母如果被消耗大半,靈域的天地能量勢必不如現在濃郁,也很難繼續孕育出眾多的天材地寶。」

「最終,被損耗的還是我們人族的利益,人族後續可能就無法大量湧現適合修鍊的凡人。」

「我們的根基,都會因為地心源母被消耗,而動搖。」

冰帝搖頭苦笑。

他似乎認定了,一旦將地心源母拿出,『交』到那些太古強族族人手中,就不可能再索要回來。

「我會盡量追回。」秦烈沉聲道。

「要是追不回呢?」冰帝反問。

秦烈猶豫了一下。說道:「據我所知,地心源母可以相互融合,如果靈域的地心源母被動用太多,導致人族出現了大麻煩,我會……」

冰帝一驚。

「有一天,我會去別的超大型域界,攫取地心源母。來彌補靈域的損傷。」秦烈沉喝道。

冰帝駭然,「擁有地心源母的超大型域界。必然有強大的生命種族存在啊!」

神域,靈族的靈界,還有骨族,羽族的域界,包括其他的那些超大型域界,都有地心源母。

可那些域界上,都生活著極其強大的生命種族!

秦烈想要從那些強大的生命種族手中,奪取地心源母,用來彌補靈域的缺陷。就和神族入侵靈域一樣。

這是不死不休的戰鬥!

「只要我沒有被卡斯托爾給奪舍,過了卡斯托爾那一關,有一天我勢必能成為星海間最強者之一。」秦烈目光堅定,「到了那一天,我應該擁有了足夠強大的力量。那力量,足夠讓我從其它強大的生命種族手中,把地心源母給『弄』出來!」

冰帝轟然一震。

也在此時。神族的暗昊,寒澈和烈焰昭,也從上方落下。

他們也恰巧聽到了秦烈的這番話。

這時,暗昊三人才明白,秦烈剛剛沒有解釋,堅持下地底深處的決心。

——原來秦烈心中已生出了霸道的野心。

極力反對的暗昊三人。知道秦烈的野心以後,都顯得有些『激』動。

「如果你是這樣想的,那麼……可以賭一賭!」烈焰昭大笑道。

一直以來,神族在對待其它生命種族的態度,都是這般的蠻橫霸道。

神族的歷史,也是一部血淋琳的侵略史,他們就是通過這樣的方法。不斷地強大自身,最終成為星海的一方霸主。

秦烈的想法,對他們而言,其實是非常振奮的。

這意味著,如果有一天秦烈取代了烈焰鳶,成為了神主,那神族還將以不變的步伐,繼續稱霸星空。

這是他們樂意看到的。

「呼!」

秦烈和冰帝等人,講話時,突地墜落到一個晶瑩的天地。

秦烈以靈魂略一感知,發現這地底深處的世界,充斥著成千上萬的晶脈。

那些晶脈,如繁密巨大的蜘蛛網,向靈域的地底空間延伸。

「大地,也是靈陣圖!」

這時,他忽地想起他爺爺秦山教導他的那番話,如醍醐灌頂般,他瞬間有了深刻的明悟。

他沒有想到,在靈域的大地深處,充斥著眾多『交』織的晶脈。

以靈魂感知後,他才發現靈域地心的晶脈,當真如結構繁密的靈陣圖,密密麻麻地佔滿了大地深處。

「我很早之前,就來過靈域的地心,我知道下面的奇妙之處。」秦山站在一塊冰瑩的晶塊上,微微一笑,對他說的:「當年,在你沒有開竅的時候,我灌輸給你的那些知識和理論,是我自己的親眼所見。我第一次下來時,身為煉器師的我,也感到無比的震撼。我沒有想到,在大地的深處,那眾多的晶脈,竟然是以這樣複雜神奇的方式存在。」

「每一個超大型的域界,其實,都可以看作一個巨型且奇特的生命體。」

「地心源母,就是這個奇特生命體的心臟和靈魂!」

「這一條條通往靈域各方角落的晶脈,和我們體內的經絡一樣,有著相似的作用。」

「它們將天地能量輸送到四面八方!」

秦烈眼睛明熠,輕輕點頭,「我明白了。」

他從沒有一刻,如現在這般,對域界、靈陣圖、生命的構成那麼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