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不戰而退

第一千七百二十八章 不戰而退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10-27 15:20  字數:2594

bx

羽族星空。

眾多羽族的戰士,駕馭著種種飛禽狀的器物,義反顧地沖向了陰影生命。

秦烈的血魂獸分身,和羽族的族長克米特站在一起,密切關注著戰區。

「停!」

秦烈突然發出一聲暴喝。

「怎麼?」克米特愕然,疑惑地看著他,「你怎麼了?」

此時,第一批的羽族戰士,即將和陰影生命接觸。

「讓他們部退回來!馬上!」秦烈急聲道。

克米特雖然不知道具體情況,可他還是選擇了相信秦烈,立即朝著一件特殊的器皿,發出了刺耳的厲嘯。

嘯聲,似乎在整個星河傳盪開來。

——那是撤退的訊號。

「族長在幹什麼?」

「馬上就要和陰影生命接觸了,為什麼要撤退?」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很多的羽族戰士,都不甘心,一個個嘟囔著。

離陰影暗界近的麗娜,已經看到有陰影生命,從那陰影暗界內,漸漸顯露出來。

她也不清楚克米特為何會中途改變命令。

「聽族長的!回去!」

但她選擇£了相信,大聲疾呼著,催促著羽族族人,立即重返來時之地。

一時間,星海的羽族戰士,都掉轉了方向。

「呼呼!」

從一簇陰影暗界內,浮現出陰影生命來,因為就在陰影暗界中,所以他沒有重凝結軀體。

陰影暗界中。陰影形態的他們。戰鬥力強。

只有在離開陰影暗界以後。他們才會重以特殊的環境,來凝結生。

那個模糊的陰影生命,冷冷看著羽族族人撤離,似乎還有些遺憾……

一會兒後。

所有出發的羽族戰士,部重聚集到克米特身旁,臉色都陰沉難看。

「族長,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麗娜問出所有人的心聲。

克米特沒有回答,而是看向了秦烈。

羽族族人的視線。也自然而然地,落到了秦烈身上,他們很多人眼中都帶著怒意。

「靈域那邊的戰鬥,提前結束了。」秦烈聲音低沉。

任何一個羽族的戰士,都看出了他情緒低落,感覺到了他的悲傷。

「潰敗來的太突然了,我們還沒有反應過來,就死傷慘重了。」秦烈嘴角溢滿了苦澀,「陰影生命藉助於燼滅之光,從不知名的域外。召喚出一道道流星。那些纏繞著燼滅之光的流星,在我們那一方星空飛逝著。不斷收購著性命。血肉之軀,一旦沾上了燼滅之光,要不了太久,便會化為虛消失。我們那邊的力量,加上神族三大家族的族長,都沒有能支撐住。」

話到這兒,所有不滿憤怒的羽族族人,都沉默了下來。

「老實說,你們羽族的戰力,尚且不如我們。」

抬頭,秦烈望向克米特,又看向那些沉默的羽族戰士,說道:「我不想你們和我們一樣。」

場內,落針可聞,沒有一個羽族族人講話。

骨族的布雷多,也把那星空巨獸煉製的屍奴召喚回來,聽到秦烈的解釋後,他嘆息了一聲,道:「陰影生命真就那麼可怕?」

「我們法抵禦那些能腐蝕一切的燼滅之光。」秦烈道。

「那我們……」克米特聲音艱澀,神情顯得很力。

這畢竟是他們羽族的星空,他們只能看著陰影生命,通過陰影暗界一點點蠶食他們的域界。

如果完不作為,身為族長的他,過不了心裡那一關。

因為,那些被陰影暗界蠶食吞沒的域界上,還有不少他們羽族的族人。

他必須要做點什麼,才能給自己,給身旁那些羽族戰士一個交代。

「找到抵禦燼滅之光的辦法,在此之前,盡量避和陰影生命開戰。」秦烈給出建議。

「就是……不戰而退了?」麗娜輕聲道。

「如果戰,必敗疑,只能白白犧牲你們族人的性命。」秦烈冷酷道。

此刻他內心也是悲痛的。

靈域那邊,有不少太古強族的十階血脈戰士,一瞬間被斬殺掉。

之後,那些聚集空間縫隙口的各方強者,直接就崩潰了。

這場抵禦外域來客的戰鬥,比他們三萬年前,被神族擊潰,來到加迅猛。

暗昊,寒澈和烈焰昭,動用了兩塊神族的血肉豐碑,才勉強擋住陰影生命後續的追殺。

血肉豐碑這種神族至寶,濺射到燼滅之光後,沒有被消融,讓他看的了一絲希望。

因為,根據傳言來說,燼滅之光能消融腐蝕一切實物,這包括種種靈器,血肉,星空巨艦,甚至於星辰和域界!

只有影形的虛體,譬如靈魂,或許才能不被燼滅之光化為虛。

血肉豐碑,明明濺射到燼滅之光,卻沒有任何腐蝕消融的痕迹,讓他意識到萬事並非絕對。

靈域眾多強者的心神潰敗,都是因為對燼滅之光計可施,只能避讓逃離。

如果陰影生命沒有燼滅之光,即便是他們能夠變幻原始形態,根據環境來淬鍊的軀體,也有很多辦法擊殺掉。

暗昊,就通過黑暗法則,殺死了幾個陰影生命。

他也在一個陰影生命進來的那一霎,通過金銳之力,破壞了那陰影生命內部的力量構造,從而殺死了陰影生命。

冰帝和寒澈,也以極寒之力,將陰影生命擊殺。

這說明陰影生命絕不是敵,只要能找到方法,也是可以殺死的。

眾人懼怕的,始終都是那些恐怖的,能腐蝕消融一切的燼滅之光。

「秦烈,真的一點戰勝的可能都沒有嗎?」克米特慎重地再問。

「強行開戰,損失的,永遠都是你們羽族戰士的性命。」秦烈點頭,又道:「而且,靈域那邊的戰鬥提前結束了,這意味著……陰影生命可以集中所有的力量,來對付你們。」

「在我們靈域那邊,陰影生命的陰影暗界,還沒有能到來。」

「而這裡,卻有陰影暗界存在,陰影暗界乃是他們的另一殺手鐧。」

「你自己考慮清楚吧。」

克米特深深吸了一口氣。

他沒有說什麼,而是扭頭看向那些同樣聽到秦烈這番話的羽族戰士,想知道他們內心的決定。

然後,他從每一個羽族族人的眼中,都看到了驚懼和不安。

他於是有了答案。

「先……退離此地吧。」克米特垂頭,想了想,又吩咐麗娜:「通知下去,把附近域界的所有族人,都盡轉移。」

「明白。」麗娜苦澀道。

她知道,克米特的這個決定,代表羽族和陰影生命的戰鬥,也提前承認了失敗。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