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大動蕩

第一千七百二十一章 大動蕩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10-23 18:33  字數:2476

「烈焰鳶去神域了。」

通過血魂獸分身,秦烈將最新的消息,告知了暗昊、寒澈和烈焰昭。

同時,秦業也把擎天城域界之門粉碎,各方空間裂口消失的訊息,通傳了過來。

自信滿滿等候陰影生命侵入的眾人,連番聽到不利的消息,瞬間蒙了。

一種當頭棒喝的感覺,浮上所有人心頭,讓大家全部沉默了。

「這些事情存在著聯繫。」

秦山震驚過後,迅冷靜下來,他望著那布滿燼滅之光空間縫隙的眼神,也變得複雜起來。

他懷疑有些人在為陰影生命鋪路……

「爺爺,你是說?」秦烈臉色一變。

「或許,還會有糟糕的消息傳來。」秦山嘆了一口氣,「依我看,從你父親返回靈域,中途出現意外那時,一些力量就著手布置了。」

寒澈冷聲道:「都有誰?」

「天啟,烈焰鳶。」暗昊深吸一口氣,凝重道:「他們兩個就夠了。」

如今的星河,只有魂族的御魂大帝,能夠穩壓天啟和烈焰鳶一頭。

除此之外,再沒有什麼強大的存在,能保證穩穩勝過他們。

剛剛蘇醒的卡斯托爾也不行。

天啟和烈焰鳶聯手弄出的動靜,引了深淵煉獄巨變,對整個星河都造成了巨大影響。

他們足以在御魂大帝沒有動作之前,將星河攪的天翻地覆!

「呼。」

此時。秦烈靈魂繼續通過血魂獸分身。接受著消息。

看了一眼愁雲密布的眾人,他又說道:「烈焰鳶去神域,帶著眾多強大的麾下,地魔族,龍獅族,還有三眼族,加上另外幾個種族。竟然全部宣告臣服於他。」

「什麼?」烈焰昭大驚失色。

地魔族,龍獅族和三眼族,雖然不如四大階血脈種族強大,但也不是很弱小的種族。

單單這三個種族的力量,就足以和羽族、骨族抗衡了。

除此以外,還有幾個小一些的種族,也都向烈焰鳶效忠。

這意味著,烈焰鳶在消失的這些年,其實從未安分過。

「沒想到啊。真沒有想到,他竟然在不知不覺間,積累了如此強大的力量。」暗昊感嘆不已,「以他本身的力量,再加上眾多的依附者,他想要問鼎神王之位。或許真有可能。」

「應該會有不少族老動心。」寒澈也說道。

「他選擇的時機。也非常的巧妙……」烈焰昭滿臉苦澀,「我們三個在靈域,而且短時間還回不去。這意味著,玄冰家族,黑暗家族和烈焰家族群龍無!」

「五塊血肉豐碑不齊,只有曠絕和禹曦的話,恐怕真的鎮不住他。」暗昊彷彿看到了結果。

「該死!」烈焰昭低聲咆哮。

這時候,他們突然醒悟過來,知道那些靈域空間裂縫的消失,十有八九也是烈焰鳶的手段。

暗昊。寒澈和烈焰昭,都不懂得空間之力。

不藉助於域界之門,他們三個也休想撕裂空間,直接踏入神域。

這就導致他們無法插手神域的戰鬥。

「呼!」

秦烈深深吸了一口氣,臉色陰沉無比,「剛剛從骨族那兒,又得到了一個新的消息,這個消息……同樣不妙。」

「說吧。」暗昊早有準備了。

「卡斯托爾的另外六具分身,逐個從煉獄蘇醒,又開始興風作浪了。」秦烈道。

新來的消息,來自骨族族長拉緹戈,他一直密切關注著煉獄內卡斯托爾的動向。

他獲知了卡斯托爾的反常異動。

「之前卡斯托爾沒有動作,是因為你父親鎮守著鬼祭煉獄,即便是卡斯托爾……也忌憚你父親的力量。」秦山沉默了一下,「你父親一被天啟扯入無盡亂流,卡斯托爾的另外幾具分身,馬上就有了動作。這說明天啟和烈焰鳶,還在幫助卡斯托爾,試圖讓卡斯托爾恢復巔峰之力,率先去承受御魂大帝的怒焰洗禮。」

「天啟,烈焰鳶,卡斯托爾,再加上陰影生命……」寒澈面寒如冰,「星河即將大亂啊。」

「已經開始亂了,六層煉獄不太平了,神域被烈焰鳶點燃了戰火,我們和羽族的星空,即將要承受陰影生命的衝殺。靈族……恐怕也不會老實,如此來看,星河馬上就要變天了。」秦山道。

他和神族三大家族族長的對話,靈域的眾強全部聽著,所有靈域的強者,也感受到了羽族的驚慌不安。

本以為,神族大軍將至,能幫助靈域抵禦陰影生命。

誰也沒有想到,強大如神族,也遇到了自身的麻煩烈焰鳶。

此時,他們完全無法指望神族,因一個個空間縫隙消失,還有擎天城的域界之門的爆碎,羽族想要來建造連通天木界的域界之門,也已不可能。

他們和羽族,有一方,或許要面對陰影生命全力的襲殺

「我總覺得,這件事……陰影生命也有份。」秦烈突然道。

「什麼?」炎帝尖叫,「那些陰影生命,難道和天啟、烈焰鳶有默契不成?」

「我和陰影生命接觸過,我能感覺到……他們都有很高的智慧。甚至於,他們的生命進化形態,還要強過我們一截。」秦烈苦笑,「這麼特殊的生命,必然有著極高的智慧。只要有智慧,就能和天啟和烈焰鳶交流,而且……天啟和烈焰鳶,又確實進入過陰影暗界,並且也是成功活著走出的。」

「有這個可能。」暗昊幽幽道。

「嗤嗤!」

就在他們講話時,那布滿燼滅之光的空間裂縫,突然更加明顯的撕開。

一縷陰影,穿越了裂縫,從絲絲燼滅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