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回歸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回歸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10-17 02:56  字數:2430

bx

暴亂之地,炎日島。

時隔多年以後,炎日島已經成為暴亂之地,為矚目的一個奇地。

暴亂之地各方白銀級勢力,經過泊羅界的巨變,又在寒寂深淵征戰過後,部都發生了蛻變。

寂滅宗,天劍山,天器宗,萬獸山,黑巫教等勢力,都從白銀級,進階到了次一級的黃金級。

因為,在這些勢力之中,已經開始大量出現虛空境的強者。

虛空境,乃是黃金級勢力的標誌。

咒之始祖對暴亂之地的詛咒,在秦烈的插手下,早已消失。

越來越多的不滅境武者,在衝擊虛空境的時候,成功的突破。

如今,在各大勢力當中,都有數名虛空境的武者坐鎮。

而且以前戰亂不休的暴亂之地,因秦烈和炎日島的存在,變得極其團結有秩序。

「秦烈回炎日島了。」

「他終於回來了。」

「一眨眼,又是很多年了,還以為他在域外出了事呢。」

炎日島上,一座大型空間傳送陣,不斷地閃爍著異芒。

許多暴亂之地的強者,一從那些傳送陣出來,都熟絡的交談著。

寂滅宗的南正天,雷閻,楚離,還有天劍山的燕白衣、洛塵,天器宗的馮毅和羅翰、羅可馨,幻魔宗的雨凌薇,血煞宗的沫靈夜,雪驀炎等等,部聞訊而來。

這些人,以前都是暴亂之地的一方霸主,相互間並不和睦。

秦烈的到來,還有三大鬼族的入侵。令這些勢力終聯合對外。

後來,秦烈前往泊羅界,也將他們一併帶入。

再往後,他們又跟隨著秦烈去了寒寂深淵,又開始和深淵惡魔戰鬥。

不知不覺間。他們已將秦烈視為了主心骨,也都知道他們的命運,都因秦烈而改變。

他們如今雖然在暴亂之地,可他們因為有著泊羅界,方便於出沒於寒寂深淵,讓他們獲得的資源。其實不比中央世界的勢力少。

而且,在靈域其它的疆域,很多勢力的武者,也都悄悄往暴亂之地遷移。

暴亂之地,已經成為除中央世界以為。吸引強者磨礪和苦修的奇地。

「很多老朋友都來了。」

炎日島上,那座為宏偉的宮殿內,秦烈微笑著說道。

殿內,宋婷玉和唐思琪兩女,一左一右伴隨在他身旁。

從擎天城回來後,他們就在此地靜靜地呆著,聽秦烈講述在深淵煉獄驚心動魄的戰鬥。

因為知道眼前的秦烈,並非本體。而是以暗魂獸分身變化而成,所以她們並沒有和秦烈有肌膚之親。

兩女始終認為,只有秦烈的本體。才是真正的秦烈。

秦烈自覺虧欠她們太多太多,這趟回歸以後,沒有去插手神族和擎天城結盟的細節,而是陪同她們回到了炎日島。

他本想是將所有的時間,都用來陪同兩女的,卻不知道誰走漏了消息。

結果。所有暴亂之地有頭有臉的人物,都聞訊而來。已經佔滿了炎日島。

他在宮殿上,一眼看去。都是曾經熟悉的舊友,其中很多人以前和他還是敵人,後來隨著局勢的變幻,漸漸成為了他身旁的戰友。

譬如萬獸山的祁陽,天器宗的馮毅、羅翰等人。

「暴亂之地自從解除咒之始祖的密咒後,以前那些不滅境的,都在衝擊虛空境的時候,變得很順利。」宋婷玉淡然一笑,又說道:「我們和幽冥界,和泊羅界,和寒寂深淵,如今和巨人族,修羅族,還有龍界那邊,都有著密切的往來。各種琳琅滿目的靈材,通過我們的渠道,被輸送到暴亂之地。鑄造魂壇需要的材料,幾乎都可以在我們暴亂之地找到。」

停頓了一下,她神色有些傲然,又道:「即使是中央世界,在很多靈材上,都未必有我們。」

「都是婷姐的功勞。」唐思琪甜笑道。

「辛苦你了。」秦烈輕聲道。

「沒,沒有。」宋婷玉鼻子一酸,低聲說道:「以前在赤瀾大陸時,我天賦還算是出眾,可是到了暴亂之地,我就知道我的修鍊天賦其實一般。我又不能像思琪一樣,在煉器方面幫到你,只能在別的方面努力了……」

這些年來,她其實一直感到自卑。

雖然有著源源不斷的資源傾斜,可她修鍊的進境始終緩慢,她又不懂得煉器,覺得自己很沒用,幫不到秦烈太多。

到了後面,她每一次再見秦烈,都知道秦烈一直突飛猛進,在整個靈域的影響力變得越來越大。

她的壓力,也與日俱增,認為自己和秦烈的差距變得太大太大。

她只能在她擅長的方面極盡努力。

於是,她便一手造就了炎日島的繁華鼎盛,讓暴亂之地都漸漸成為了靈域的焦點,吸引著眾多強大的武者來暴亂之地磨礪修鍊。

在她的努力下,暴亂之地在某些方面,比中央世界都似乎加適合武者修鍊。

也是因為這樣,秦山幾次暗示她們可以回擎天城,她都拒絕了。

她要將炎日島,打造成另外一個擎天城,要讓暴亂之地,有朝一日超過中央世界,成為靈域的中心。

「島主,大家都來了,你是不是也該從溫柔鄉出來了?」這時候,馮蓉笑吟吟地走了過來。

「見見那些老朋友吧。」唐思琪說道。

「血煞宗的沫靈夜想要問問你,血厲那老傢伙,被你弄到哪兒去了?」馮蓉道。

秦烈一拍頭,道:「忘了這一茬了。」

血厲,苗風天和將岸,都在他本體熔煉炎日煉獄時,被直接牽引了過去。

直到現在,對很多人而言,血厲等人的突然消失,都是一個謎團。

「走吧。」

他和宋婷玉,唐思琪,一同從那宮殿內飛出,悠然落向炎日島那寬闊邊的廣場。

廣場上,已聚集了眾多暴亂之地的大人物,一看到現身,眾人都展露出笑容。

「秦島主,你可終於回來了。」

「別來恙啊!」

「好久不見了。」

「呼!」

秦烈落在眾人之間,淡然一笑,道:「的確很久不見了,我這趟回來,意味著靈域再次掀開的篇章,我們……可以正式踏進域外星河深處了。」

眾人嘩然。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