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九耀界

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九耀界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10-15 01:15  字數:2997

bx

靈界。

蔚藍色的大海邊際,一塊塊巨型陸地,如寶石般點綴在大海上。

其中一塊陸地上,隨處可見體型巨大的魔寵,那些魔寵在海邊,森林內,相安事地棲息著。

此地,自古以來,都屬於靈族的大賢者獨有。

一座座宏偉的宮殿,在那陸地上如山般聳立,其中一座大的宮殿內,天坐在空曠的殿堂,握著命運權杖,領悟著力量奧義。

「咻咻!」

一束束異芒交織在天的正前方,迅速凝為一扇空間之門。

卡斯托爾從白骨界逃離的靈魂,倏然穿過那空間之門,以一簇幽魂的形態顯現。

閉目領悟力量奧義的天,緩緩睜開眼,看了卡斯托爾一眼,詫異道:「你怎麼弄成這麼一副模樣?」

以靈魂顯現的卡斯托爾,神情陰沉,「我這具血肉分身,在白骨界被秦烈燃燒成了灰燼。」

天愈發驚訝,「怎會這樣?那小子的本體,不是還在炎日煉獄嗎?」

「是他的魂族分身。」卡斯托爾哼道。

「不會吧?」天將命運權杖收起,認真地打量著卡斯托爾,道:「他的魂族分身,沒有烈焰血脈,如何能將你的分[身燃燒成灰燼?就算是他的本體,以他對火焰力量的認知,也應該不能拿你怎麼樣吧?據我所知,如今的星河,也只有烈焰鳶那傢伙,才能以火焰之力,燃燒你的一具血肉分身。難道是……烈焰鳶動手了?」

「不太可能。」天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烈焰鳶和我早有默契。他不會在這個時候對你出手。」

「秦烈得到了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卡斯托爾喝道。

「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天終於變色。

卡斯托爾神情沉鬱。道:「因為秦烈,骨族沒有向我效忠,我法順利掌控骨族的力量。沒有骨族幫助,沒有那些強大的屍奴,我另外六具分身想要恢復巔峰,恐怕沒那麼容易。」

遲疑了一下,他又說道:「另外六層煉獄的那六個傢伙,比格羅姆難纏的多。我那沒有恢復巔峰的分身,不能拿他們怎麼樣。」

「我還是需要你們的幫助。」

卡斯托爾後道。

天皺著眉頭,沉默了好一會兒,然後才說:「我和烈焰鳶的計劃,如今已經暴露了,想要再一次幫你,恐怕也沒那麼容易。」

卡斯托爾嘿嘿一笑,說道:「哦,我並不著急,反正那傢伙還沒有醒來。只要他沒有醒來。沒有對我動手,就人可以徹底擊殺我。」

「就是那六大君主合力。也頂多將我再一次封印,他們毀滅不了我。」

頓了一下,他深深看向天,「而你,在得到命運權杖以後,應該急於嘗試吧?」

「烈焰鳶,也在等待著,想要盡邁入終極之境。」

「你們兩個等候了那麼久,其實早就可以突破了,就是害怕他醒來盯上你們吧?」

「我不著急,我可以繼續等,你們呢?」

「想讓我替你們擋槍,你們……是不是應該多出點力?」

話到後來,卡斯托爾的語氣,變得冷厲嘲諷。

天久久沉默。

半響後,他緩緩站起,說道:「我去和他溝通一下。」

「你們既然害怕,就把你們該做的事情,為我做好。」卡斯托爾冷笑道。

天猶豫了一下,突然問道:「如果炎魔之王沒有隕滅,你和他都在巔峰之境,你……能否勝過他?」

卡斯托爾神情一冷,道:「不知道。」

「我提醒你一句。」天微微一笑,說道:「烈焰鳶如果成功踏入終極之境,他也就領悟了火焰的終極之力,他就是另一個炎魔之王,天生能剋制你。」

此言一出,卡斯托爾也沉默了。

「哦,還有,秦烈的完美之血……是他一手弄出來,那是他為自己準備的,你想剝奪可沒那麼容易。」天又道。

「我自有定奪。」卡斯托爾冷冷道。

「我希望你明白一點,你和我,應該還可以共存於世,你我都在終極之境了,也是誰都奈何不了誰的。但是,你和他同時在終極之境,他是可以煉化你的。」天微笑道。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卡斯托爾輕輕點頭。

「那就好。」天笑了。

……

未知的星河深處。

九個熾烈的太陽,釋放著驚人熱浪,像是洶湧燃燒的大火球。

在那九個太陽之間,有一個赤紅色的域界,終年被九個太陽烘烤著。

這方天地名叫九耀界。

九耀界的大地,似乎永遠都在燃燒著,天空時有火炎流星墜落,一座座火焰噴涌著岩漿。

此地,比炎日煉獄的朱雀界,還要熾熱難耐。

對大多數的生命種族而言,這樣的域界,都是不適合生存的。

然而,一些極度依賴火焰的生命種族,卻將這樣的天地,視為夢寐以求的修鍊之地。

譬如朱雀,譬如炎魔,譬如烈焰家族……

九耀界一座座巨大的火山中央,遍地都是滾動的岩漿,岩漿將那片火山中央化為了火海。

在那火海上,有著一座以火焰結晶淬鍊而成的宮殿,整個宮殿似乎永遠都在燃燒著,釋放著比周邊火山都要恐怖的炎熱氣息。

「呼!」

一個空間之門,在那宮殿的上方,一點點的形成。

空間之門逐漸形成時,數洶湧的火焰之力,化為肉眼可沒的火苗,紛紛飛入那火焰宮殿。

突然間,這一方極致炎熱的世界,似乎一下子清涼了。

一名神族烈焰家族的戰士,從那空間之門內冒出,他敬畏地看了一眼那火焰宮殿,道:「老家主,我剛剛得到消息,秦烈以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將出現於白骨界的卡斯托爾的一具分身燃燒成灰燼。卡斯托爾對骨族的行動,因為秦烈的插手,被破壞了。家族和寒澈也去了白骨界,如今我族和白骨界結盟了……」

這個神族的戰士,有著九階的血脈,他畢恭畢敬地,將近發生的事情,向火焰宮殿的那位詳細道明。

「哦,我知道了,你回去吧。」從火焰宮殿內傳來一個威嚴的聲音。

那名神族戰士,躬身一禮,然後才轉身踏入空間之門。

「呼!」

在他離開不久,同樣從那空間之門內,走出了血帝黎昕。

黎昕躬身行禮,神情頹喪地說道:「主人,我在深淵通道內,幾經轉道,才回到九耀界。我差一點……和黃泉煉獄一起崩碎,是小主人幫了我一把,我才能回來。」

「他取代了格羅姆?」烈焰鳶在火焰宮殿內詢問。

「是這樣的,不過……也有卡斯托爾在暗中幫他。」黎昕沉吟了一下,道:「小主人在那株生命古樹內,察覺到了主人您的烙印,他……已經不再信任您了」

「不再信任。」烈焰鳶語氣淡漠,「他也從未信任過我。」

「我剛得到消息,秦浩……沒有離開煉獄,他應該會在另外六層煉獄,去狙擊卡斯托爾的分身。」黎昕又道。

「哦,我知道了。」烈焰鳶淡淡道。

突然,他感覺到九耀界的空間法則,猛地一變。

「天……」

空間規則的變化,讓他立即意識到,靈族的天大賢者正在趕來。

只有靈族的天,才能稍稍改變他締造的空間規則,能在任何時候到來。

「你去吧。」他示意黎昕離開。

「遵命。」黎昕行禮後,轉身走向空間之門。

「近一段時間,不要和秦烈接觸了,他既然有了戒心,那就……由他去吧。」烈焰鳶說道。

「明白了。」黎昕消失於空間之門。

也在此時,天撕裂了空間,忽地出現於此。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