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七百零一章 燃魔!

第一千七百零一章 燃魔!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10-14 10:57  字數:3438

bx

「沒有錯,就是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

烈焰昭望著那塊被秦烈召喚而來的火焰隕石,感受著從那火焰隕石上釋放的力量法則波動,眼神熾烈。

「呼呼!」

短短時間,白骨界的天空,就被濃烈的火海覆蓋。

「啪啪!啪啪!」

存在於天空的三個空間通道,在那火海當中,似乎都在燃燒。

三個空間通道,分別被卡斯托爾,神族的烈焰昭,還有秦烈開。

可這時候,那些空間通道都似乎在燃燒,而且白骨界的種種力量奧義,都像是被強行逆轉。

始作俑者的秦烈,深深吸了一口氣,發現周邊的天地,像是在一點點朝著朱雀界進行衍變。

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似乎不論到達那一個域界,都能將那個域界轉變為純粹的火焰世界。

「秦烈!還請,還請速戰速決!」

骨族族長拉緹戈,感受著白骨界的異變,嚇的心驚膽顫。

他知道骨族的族人,根本不能適應火焰燃燒的天地,而且那些煉製屍奴的埋骨池,也需要在極寒的環境下存在。

一旦讓白骨界的天地法則,完的逆轉過來,骨族……都可以要被迫遷移出白骨界。

他承受不起失去白骨界的損失。

「我明白。」

秦烈神情淡漠,簡單回應了拉緹戈一聲,以心魂操控著那塊火焰隕石,試圖將卡斯托爾熔煉。

「轟!」

一圈圈赤紅色的火焰漣漪,如火焰蕩漾的波浪,驟然湧向了卡斯托爾。

「嗷嚎!」

卡斯托爾仰天咆哮,他那高階惡魔形態的軀體,猶如不斷瘋漲的古樹。

一眨眼功夫,他就完成了蛻變,變成了一個數千米高的巨型惡魔。

在那巨型惡魔的腦後,一團團陰魂蠕動著。像是卡斯托爾生出了一個個的頭顱。

仔細去看,會發現整整八個巨大的陰魂團,如八個巨大的魔首在晃蕩著。

「死魂鎖鏈!」

數幽魂惡煞,麻繩般纏繞著。化為一條條黑灰色的鎖鏈。

那些鎖鏈倏一形成,就突然消失。

「咻!」

就在此時,秦烈的腦海之中,就多了一條條死魂凝結的鎖鏈。

不等他反應過來,他就發現他那沉落暗魂獸體內的靈魂。被那鎖鏈纏繞著,給硬生生抽離出來。

一株魂族獨有的靈魂樹,枝葉茂密,瞬間沉浮在暗魂獸頭頂。

那巨大的靈魂樹上,纏繞著一根根以死魂編織的鎖鏈,鎖鏈如蟒蛇,將秦烈的靈魂樹死死勒住。

「嗤嗤!」

灰褐色的魂芒,在那些鎖鏈和秦烈的靈魂樹上,不斷地濺射開來。

秦烈那十階的靈魂,忽然感到比的虛弱。他那種種的靈魂秘術,像是部都不起作用了。

而且,他和那塊火焰隕石的聯繫,也彷彿被強行切斷了。

他突然感覺不到那塊火焰隕石的氣息了。

「很好!你很好!」

卡斯托爾的靈魂厲嘯,從那一條條蟒蛇般的鎖鏈中傳來,陰狠凶戾。

「我真是小看你了,你不但擁有完美之血,竟然還能得到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你果然是這個時代的寵兒。」

「可惜,你遇到的是我!」

「炎魔之王又如何?他早已不屬於這個時代。連自己的靈魂記憶都化為了虛,只留下烙印著火焰力量的一塊結晶。」

「沒有靈魂,沒有記憶,只是力量法則的結晶。你真以為他可以煉化我?」

「痴人說夢!」

「喀嚓!」

隨著卡斯托爾的厲嘯,秦烈的那一株靈魂樹,突地有枝幹被扯斷。

「蓬!」

在一根巨大的枝幹,從那靈魂樹上斷裂炸碎時,羽族的提亞,眼眶中突然濺射出綠幽幽的火苗。

「嗷!」

以魂奴身份。效忠於秦烈的提亞,驀地凄厲的慘嚎。

多綠色的火苗,以他的眼眶開始,蔓延到他身。

擁有十階羽族血脈的提亞,鬼哭狼嚎著,靈魂之火漸漸燃盡。

他身旁的古塔斯,坤羅和辛達,眼睜睜看著提亞靈魂枯竭,都在恐懼著。

他們也是秦烈的魂奴,他們很清楚,成為魂奴的那一刻,秦烈在他們的靈魂之中植入了烙印。

那烙印一形成,他們和秦烈就有了聯繫,一縷本魂就寄托在秦烈的靈魂樹上。

秦烈那靈魂樹上的枝幹,粗壯的幾支,都屬於他們。

提亞的那一根枝幹,被卡斯托爾死魂凝鍊的蟒蛇折斷,將提亞瞬間殺死的過程,他們都看的清清楚楚。

他們意識到,只要卡斯托爾繼續下去,將秦烈靈魂樹上那代表著他們的枝幹折斷,他們……也將步入提亞的後塵。

「不!」

古塔斯發出驚叫,他再也顧不上其它,立即向卡斯托爾那巨大的魔身衝去。

地魔族的辛達和坤羅,只是略一遲疑,也都暗暗咬牙,同樣施展出地魔族的秘術。

「地裂術!」

白骨界的大地,如波浪一般蕩漾著,一塊塊堅硬的石頭,在辛達和坤羅的血脈力量下,拔地而起。

那些石頭,在他們的血脈力量影響下,都化為鋒利的尖錐體。

「百倍重力!」

一股奇異的磁場,在那些尖錐體石頭衝天而起時,驟然籠罩在卡斯托爾身上。

卡斯托爾那巨大的魔身,忽地被百倍的重力影響,也猛地往下一沉。

然而,只是沉落了數十米,卡斯托爾就適應了的重力場,從而穩住了身勢。

蛻變為大惡魔形態的卡斯托爾,巨大的魔瞳釋放著紫色太陽般的光芒,冷冷地看向古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