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不走了!

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不走了!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10-11 01:36  字數:2659

火焰熾烈的地心深處。

那塊赤紅色的天外隕石,靜靜地鋪在如熔爐般的火山底部,一簇簇奇妙的火焰圖紋,猶如擁有生命般緩緩涌動著。

在那些火焰圖紋之中,以古老深淵文字鐫刻的「炎日」兩字,釋放著太陽般的神光,顯得如此的奪目。

種種火焰的力量奧義,規則大道,似乎都蘊藏在那些涌動的火焰圖紋當中。

任何生靈,似乎只要能夠在此逗留,去觀察那些火焰圖紋,就能領悟火焰力量的真諦。

那是力量規則的直觀體現。

秦烈的一縷靈魂意識,在炙烈燃燒的火山之心,端詳著那塊奇特隕石。

他越來越覺得,這塊不知從何而來,不知怎麼就落在朱雀界的隕石,就是那炎魔之王的結晶。

懷著這個疑惑,他的這一縷靈魂意識,倏然一動。

神域,眾神殿。

秦烈的暗魂獸分身,深吸一口氣,突然伸手點向半空。

一絲絲神秘的靈魂力量,在空中描繪著,將那塊沉落在炎日煉獄的奇特隕石給勾勒出來。

「這是……」

烈焰昭轟然一震,獃獃看著那以靈魂絲線描繪出來的隕石,看著那上面顯現的▽火焰圖紋。

不知為何,只是看著那些火焰圖紋,烈焰昭的血脈,都變得活躍洶湧。

一股炎熱氣息,從那慢慢顯現的赤紅色隕石上,一點點釋放出來。

眾神殿都在變得燥熱。

秦烈也微微變色,解釋道:「我只是將一塊隕石的形態。以魂力描繪出來。就像是書寫一幅畫而已。為何……」

他感覺到了,眾神殿的氣溫,就因為那描繪出的隕石,而變得熾熱。

擁有烈焰血脈的烈焰昭,死死瞪著那塊只是虛幻的隕石圖,身上已有零星的火芒閃爍。

似乎,從那隕石的火焰圖紋之中,烈焰昭就領悟到了火焰力量的玄妙奧義。

「只是圖畫?」寒澈駭然。

秦烈點頭。「我的一縷靈魂在那邊,我通過端詳它的樣子,將其給描繪出來,想確認這東西……是不是炎魔之王的結晶。」

此言一出,神族五大家族的族長,全部都被驚住了。

「它,它在哪兒?你怎麼找到的?」烈焰昭結結巴巴地詢問道。

烈焰昭明顯失態了,看他的樣子,似乎恨不得立即前往那隕石所在地。

「怎麼?對你的烈焰血脈大有益處?」曠絕道。

烈焰昭不迭點頭,「那塊隕石上的種種火焰圖紋。都蘊藏著火焰奧義的真諦,只是看虛無的畫面。我血脈都在沸騰!」

「那就錯不了了!」禹曦深深吸了一口氣,道:「如果傳言屬實,那塊隕石,應該就是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

「蓬!」

烈焰昭再也無法控制血脈的動靜,全身燃燒出洶湧的烈焰,將眾神殿都給蒸騰的熾熱難耐。

「不要顯現那隕石了!」暗昊急忙喝道。

秦烈愣了下,突然醒悟過來,急忙收回魂力。

以他魂力勾勒的隕石,在眾神殿內忽地消失,一點蹤跡都沒了。

那隕石一消失,烈焰昭那暴動的血脈力量,立即神奇地平靜下來。

他不斷地深呼吸,調整自己的心境,說道:「那隕石……應該就是炎魔之王的生命結晶!」

秦烈鎮定自若,道:「它在炎日煉獄,和我的魂壇……已融為一體。在那隕石上,烙印著『炎日』兩字。」

五大家族的族長,聽他這麼一說,一個個看向他的目光,都變得無比的怪異。

「你小子的運道……」暗昊搖頭苦笑。

「簡直就是齊氣運於一身。」寒澈感嘆道。

秦烈沒有因他們的讚歎而自傲,而是認真地詢問道:「這東西……能滅掉卡斯托爾?」

「如果你可以領悟上面所有的火焰力量奧義,即便是全盛時期的卡斯托爾,恐怕都要繞著你走。」禹曦沉吟了一下,又說道:「不過,因現在卡斯托爾沒有恢復巔峰力量,只要你能善用這東西,想要給他製造點麻煩,應該會很容易。按照你所說,那個出現於白骨界的卡斯托爾的分身,還沒有恢復到最強的力量,你只要能御動這隕石,借用上面的火焰力量,卡斯托爾的那具分身……必敗無疑。」

「但你,怎麼才能將其從炎日煉獄帶入白骨界?」暗昊問道。

「我是炎日煉獄的締造者,是新的惡魔君主,而且……我能動用星空鏡。」秦烈微笑道。

「那你……可以試試。」禹曦點頭道。

「你動用吧,我也去一趟白骨界,見見白骨界的老朋友。」烈焰昭道。

「我陪你一起。」寒澈也說道。

給他們這麼一說,秦烈立即底氣十足了,嘗試著動用炎日煉獄的那塊火焰隕石。

與此同時,白骨界。

骨族的拉緹戈,經過一番深思熟慮,突然開口道:「卡斯托爾,你放秦烈走吧,他是因為我們而來。」

一身紫色衣衫,顯得優雅不凡的卡斯托爾,淡然一笑,道:「想通了?」

拉緹戈點頭,「想通了。」

卡斯托爾臉上笑容更加迷人,說道:「那好吧,秦烈,你可以領著你的那些魂奴走了。」

「卡斯托爾大人!」艾森伯格的比克喝道。

夜鬼的塔隆也一臉急色。

古塔斯,坤羅,還有辛達和提亞,原本都是夜鬼的強者,如今都成了秦烈的魂奴。

他希望卡斯托爾能夠出手,將秦烈擊殺,然後幫坤羅等人解脫。

他相信卡斯托爾擁有這個力量。

「無妨。」卡斯托爾擺擺手,示意比克和塔隆不要著急,「這個秦烈是我選定的目標,不論他現在多麼的耀目,最後都是為我做嫁衣。我很樂意在我八具分身,一一恢復到巔峰之前,看到他越來越強大。他的強悍,本就是我一手造就的,你們儘管放心,該是你們的早晚都屬於你們。」

「明白了。」

「遵命。」

比克和塔隆,雖然不知卡斯托爾話里具體的含義,可他們不敢違背卡斯托爾的命令,只能屈從。

「你走吧,我們骨族……不是卡斯托爾的對手。」拉緹戈深深看著秦烈,又想起上一任骨族族長,被卡斯托爾殘忍殺死的場景,愈感到心悸,「你的好意,我們心領了,但我們不想被滅族。」

「抱歉。」布雷多也向他致歉。

眾多骨族族人,本欲表不同的意見,可是都被他們的那些長輩給呵斥的不敢出聲。

那些後來趕到的,骨族的老人,也都對卡斯托爾有著深深的懼意。

在拉緹戈決定服軟時,他們也突然覺得輕鬆了,好似卸下了心頭的一座大山。

那一刻,他們才明白,卡斯托爾給他們帶來的恐懼,歷經數百萬年依未曾消失。

「我還就不走了。」秦烈微笑著說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