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炎魔之王!

第一千六百九十七章 炎魔之王!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10-10 12:28  字數:2403

「卡斯托爾的八具分身,真要是全部恢復巔峰之力,重新成為深淵之主,浩瀚星海內,敢於和他撕破臉的,恐怕也只有魂族的御魂大帝了。」

黑暗家族的暗昊,忽然出現於眾神殿的門口,隨後臉色陰鬱地走來。

在他之後,嗜血家族的曠絕,光明家族的禹曦,也都神情沉重地出現。

知道秦烈到來後,他們都從各自的領地趕來,不過還是慢於寒澈和烈焰昭。

對於卡斯托爾,神族這五大家族的族長,同樣感到棘手。

他們深知巔峰時期的卡斯托爾,是何等的恐怖,何等的霸道跋扈。

那個時期,強大如他們,都要暫避鋒芒,不敢和卡斯托爾正面衝突。

「現在的卡斯托爾沒有那麼強大啊。」秦烈道。

「不錯。」嗜血家族的曠絕,咧嘴森然一笑,說道:「如果只是一具分身,就算是我,都可以戰勝他!即便他分身在巔峰時期!」

秦烈眼睛一亮,「依我看,只要讓骨族的族人,看到卡斯托爾並非不可戰勝,拉緹戈和布雷多就敢反抗他。」

「我能戰勝他,但是……我殺不了他。」曠絕補充道。

「就連御魂大帝插手,八大惡魔君主加時空妖靈一族的族長合力,也只是暫時鎮壓他而已。」暗昊一臉苦澀,「他畢竟踏入過終極之境,修鍊的死魂力量奧義,又是出了名的奇詭難測。想要徹底殺死他。將其完完全全的煉化。的確是千難萬難,幾乎……不可能。」

「也並非不可能,只不過能完全殺死他的存在,已經……在他之前隕滅了。」光明家族的禹曦說道。

此言一出,另外四大家族的族長,都怔住了,旋即皺眉思索。

「死魂力量奧義。乃世間陰魂的極致力量,這種陰森詭異的奧義,同御魂大帝的雖然不一樣,可都是偏向於靈魂奧義。」

禹曦沉吟了一會兒,說道:「因為差不多的特性,御魂大帝出手,也只能鎮壓他,不能徹底將其抹殺。」

頓了一下,他看向了烈焰昭。道:「只有最極致的炎火,才有可能將他集大成的死魂熔煉為虛無!」

「你們烈焰家族的血脈,如果能突破到終極之境,就有希望將其煉化為灰燼!」

「烈焰鳶暗中促動卡斯托爾的蘇醒,不怕卡斯托爾重新成為深淵之主,就是因為他有這樣的底氣!」

秦烈駭然。「他可以?」

「現在當然不行。」禹曦搖頭。「但如果烈焰鳶能更進一步,成功踏入終極之境,他的烈焰血脈就能生質變,從而可以和那個燃燒萬界的炎魔之王比肩!」

「他應該有這樣的自信,所以才完全不怕卡斯托爾恢復巔峰,不怕卡斯托爾重新成為深淵之主。」

「因為烈焰家族那熾烈的血脈,達到終極之後,是可以剋制他的。」

暗昊緩緩點頭,道:「有道理。」

寒澈也贊同道:「不錯,烈焰家族的終極之血。應該可以熔煉卡斯托爾的死魂。」

「炎魔之王如果還活著,也足以將卡斯托爾化為灰燼,可惜啊……」禹曦搖頭。

「炎魔之王?那是誰?」秦烈奇道。

「那是在卡斯托爾之前的一位深淵之主,炎魔一族永恆的驕傲。」禹曦顯得有些敬畏,「關於炎魔之王,我也所知不多,他隕滅時,我們都還沒有出生。我只是在兒時,聽族內的老人說過,說炎魔之王乃是火焰之力的終極掌控者。炎魔之王的隕滅,直到現在都是一個謎團,有人說他是在和御魂大帝激斗後死亡,也有人說他修鍊火焰之力走火入魔,不慎把自己煉化成了一塊烙印著火焰終極秘密的奇特隕石。」

「對我們而言,他已經是千萬年前的人物了,我族見過他的老人,早都已經死光了。」

「我也只是聽過他的名號而已。」

烈焰昭也感嘆道:「我也聽阿叔說過,說他對火炎之力的認知,乃世間之極致。」

「一塊烙印著火焰終極秘密的隕石……」

秦烈喃喃自語,臉色忽然變得怪異,突然想起了埋藏在朱雀界火山之心的隕石,「不會是……那東西吧?」

「怎麼?」暗昊疑惑道。

秦烈沒有立即回應,而是先和主魂溝通,以分魂來感知炎日煉獄的天地。

他這暗魂獸分身,去感知炎日煉獄時,就像是以靈魂窺探自身的血脈,探查腦海內的異常……

似乎,在不知不覺間,炎日煉獄已化為了他的血肉。

這是一種極其玄妙的感受。

感知炎日煉獄,就像他以前以本體,來感知丹田靈海的變化,非常的清晰直觀。

一簇靈魂意念,在炎日煉獄朱雀界的領地內,倏然形成。

「咿呀!」

他的一縷靈魂意識,倏一出現於融入炎日煉獄的朱雀界,立即聽到了火靈的訊念。

他瞬間感覺到,火靈的氣息已充斥在每一個角落,而且變得極其強大。

他看的了火焰滔天的大地,看到噴涌著的火山,看到大地溝壑內,流淌著滾燙的岩漿汁水。

他看的了眾多朱雀界的族人,在這個極度炎熱的天地內,一臉喜色的修鍊著……

與此同時,他也感覺到那座最熾烈的火焰底部,沉落著的那塊烙印著火焰規則的奇特隕石。

「炎魔之王的結晶?」

他的本體,曾經在朱雀界的火山之心,以一層魂壇和那隕石相互映照,他本體還被那隕石淬鍊過一番。

在那隕石上,如今烙印著「炎日」兩字,他和那隕石有著奇妙的聯繫。

「炎魔之王,乃是一名血脈越了十階的炎魔,那隕石如果是炎魔之王的結晶,和魂壇相容也卻有可能。」

「因我,我的那一層魂壇,本就是炎日深淵的本源晶面,也是深淵的奇妙產物。」

「炎魔之王,火焰終極之力,炎日深淵,還有我的烈焰血脈,這都是火焰力量。」

「或許,那東西……真的就是炎魔之王的結晶。」

他的一縷靈魂意識,在已成為炎日煉獄一部分的朱雀界的天空,默默地思索著。

半響後。

「咻!」

他的那一縷意識,忽然向火焰之心滲透,並瞬間進入其中。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