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根深蒂固的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根深蒂固的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10-10 05:10  字數:2643

bx

「卡斯托爾!」

所有骨族的族人,聽到那一聲譏笑後,都神情巨變。

包括族長拉緹戈。

秦烈也微微變色,看著從那空間通道內,緩緩走出的卡斯托爾。

以高階惡魔形態示人的卡斯托爾,著一身深紫色的華貴衣衫,顯得俊逸不凡,眼瞳充滿了一種魔異的吸引力。

不識得他的人,猛一看到此時的卡斯托爾,都會誤以為他是一個出身高貴,卻嬌生慣養的高階惡魔。

絕對法將他和曾經的深淵之主聯繫在一起。

然而,拉緹戈和布雷多這兩個骨族的強者,偏偏都熟悉他,知道他的狠辣情。

也見識過他那殘忍嗜殺的手段。

因此,在他又一次現身後,身為骨族族長的拉緹戈,都分明流露出懼意。

「你之前不是說過,會給我們時間考慮的嗎?為什麼出爾反爾?」拉緹戈色厲內荏道。

卡斯托爾淡然一笑,優雅地說道:「我從你的眼神中,就看出了你的決定。或許是因為隔了太久太強,已經讓你記不得我的手段了,所以嘛……我現在幫助你回憶一下。」

不等拉緹戈多言,他又看向秦烈,道:「你怎會摸到了這裡?」

「你能來,我就不能來了?」秦烈反問。

眼前的卡斯托爾,應該就是九幽的那一個分身,他身上的氣息沒有黃泉煉獄的那個恐怖。

在九幽煉獄時,卡斯托爾並沒有展現出超強的戰力,當天離開以後,他也匆匆消失。

就是因為這樣。秦烈對九幽的卡斯托爾的分身,沒有太多的懼意。

他並不覺得,卡斯托爾區區一具九幽的分身到來,就能完逆轉白骨界的局勢。

「我來,可以主宰局面。而你……完法幫到拉緹戈。」卡斯托爾笑道。

笑聲中,他雙瞳中魔光乍現,突然釋放出死魂奧義。

就在他和秦烈之間,突生一股難以言喻的磁場,那磁場讓人的靈魂失控,變得瘋狂嗜殺。

「噗噗!」

十來個血脈較低的骨族族人。眼眶中的神采,如煙花璀璨炸開。

旋即,一束束灰褐色的魂影,從他們眼中冒逸而出。

「咻!」

那些魂影,瞬間化為了妖魔。一下子就將骨族形態的秦烈纏繞住。

一股強猛的靈魂吸附力,將秦烈入駐里格爾腦海的靈魂裹住,硬生生將秦烈從里格爾的骨身內拉扯出來。

「來!」

相隔數千米,卡斯托爾遙遙召喚里格爾的骨身,里格爾的骨身立即呼嘯飛出。

一霎後,里格爾的骨身,就被他拉扯到了艾森伯格的比克身旁。

「收好你的屍鈴。」卡斯托爾淡淡道。

「多謝!」比克大喜過望,急忙從里格爾的手中。將他親手賜予的屍鈴奪下來。

「叮鈴鈴!」

屍鈴一落入他手中,他隨意搖晃了一下,那頭泰坦巨屍立即朝著他。乖乖地跪伏下來。

他飛向泰坦巨屍的肩膀,臉上滿是失而復得的喜悅,緊握著屍鈴,遙遙看向秦烈,道:「不管你是誰,是什麼身份。你殺了里格爾,你都要陪葬。」

從里格爾體內。被卡斯托爾「揪」出來的秦烈,驚悸下立即傳喚了血魂獸。

「呼!」

血魂獸龐大的軀體。猛地漂浮過來,秦烈那沒有血肉傀儡的靈魂,重落入血魂獸體內。

出奇地,卡斯托爾並沒有阻止他,而是很隨意地看著他靈魂歸位。

似乎,在卡斯托爾的眼中,這個魂族的分魂根本不足為懼。

而且他也沒有繼續理會秦烈。

「拉緹戈,現在……你考慮的怎麼樣了?」他語氣冷漠道。

「卡斯托爾!」

「真是卡斯托爾!」

「他竟然來了!」

此時,眾多從白骨界周邊匯聚而來的骨族族人,都逐個趕到此地。

他們倏一過來,就看到那站在空間通道下方的卡斯托爾,紛紛驚呼。

這些急匆匆趕來的骨族族人,都是拉緹戈、布雷多的人,而且大多數的血脈等階不低。

其中一部分人,以前見過卡斯托爾,知道這個曾經的深淵之主多麼的可怕。

他們都本能地感到了恐懼。

靈魂重融入血魂獸的秦烈,看了那些骨族族人一眼,又望了望拉緹戈,布雷多,還有沙爾托,心情突然沉重了。

他看得出來,這些曾臣服卡斯托爾的骨族族人,對卡斯托爾有著一種根深蒂固的恐懼。

他們似乎從心眼裡認為,卡斯托爾是不可戰勝的。

秦烈突然意識到,除非有絕對的證據,證明卡斯托爾並非敵,打破他們內心的恐懼,不然……在卡斯托爾的脅迫下,他們還是可能會選擇屈服。

眼前的卡斯托爾,只是一具沒有恢復到巔峰之力的分身,要是能在骨族族人的面前擊敗他,就能讓很多的骨族族人有信心反抗他。

這是一個極佳的機會!

「只要能勝過他!就能改變一切!」

秦烈暗暗思量著,以十階魂脈的分魂,來溝通本體和另外一具暗魂獸分身。

神域。

秦烈的暗魂獸分身,從九幽煉獄離開以後,沒有返回靈域,而是在奧斯頓的指引下,通過深淵通道內的隱秘黑洞,直接來到了此地。

暗魂獸分身,在蒼曄、乾煋的接引下,剛剛到達眾神殿。

玄冰家族的蒼曄,還有烈焰家族的烈焰昭,先一步到來,正在和他講話,詢問在他們離開以後,煉獄的異變。

他還在不急不慢的解釋著。

突地,他輕輕皺眉,說道:「卡斯托爾的一具分身,如今去了白骨界,正在白骨界攪風攪雨。」

「白骨界?」玄冰家族的寒澈,略一思付,就明白了其中緣由,說道:「他應該是為了讓骨族像以前那樣效忠於他。」

秦烈這具暗魂獸分身緩緩點頭,「就是這個目的。」

「你另有身份在白骨界?」烈焰昭好奇道。

「是的。」秦烈答了一聲,沉吟了一會兒,說道:「骨族的族長,還有其他骨族的強者,都太過於畏懼卡斯托爾,似乎連反抗的念頭,都很難提起來。」

「以前的卡斯托爾太過於強大霸道,而且行事極端殘忍,在他統治深淵那短暫的一陣子,別說骨族了,連我們都要敬讓他三分。」寒澈臉色深沉,說道:「骨族會懼怕他,是因為他差點以一己之力,將骨族的強者殺光。事實上,骨族如今的族長拉緹戈,也是在他殺了上一任族長後,才順利成為骨族族長的。拉緹戈,是親眼看著他將骨族上一任族長殺死的。」

「上一任的骨族族長,就是被他所殺?」秦烈駭然。

寒澈沉重地點頭,道:「在御魂大帝沒有動作之前,他在那段時間是敵的。」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