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 內亂

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 內亂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10-05 16:28  字數:2764

「死魂,死魂的氣息……」

索姆爾愣愣地看著逐漸沒有動靜的巴狄,也顯得有些難以置信。⊥,

「索姆爾!為什麼會這樣?!」

三眼族的莫羅,是真的關心巴狄的生死,眼看巴狄明顯活不成了,他立即質問。

來自於秦烈的靈魂烙印,在巴狄的腦海燃燒著,將巴狄的靈魂化為了灰燼。

而索姆爾那些施加到巴狄身上的靈魂力量,卻被死魂的能量給死死抑制住,再也無法影響秦烈的魂印。

試圖逃離秦烈掌控的巴狄,就在這麼一霎那的時間,徹底的銷聲匿跡。

眾人再也感覺不到一絲巴狄的氣息。

坤羅和提議、辛達這三個魂奴,本來也想有模有樣的學習巴狄,也想擺脫秦烈的控制。

可是在巴狄死亡以後,他們馬上就老實下來,立即施展出全部的力量,幫秦烈對付那些夜鬼的舊友。

莫羅連巴狄都護不住,又怎麼可能護的了他們?

與其立即魂飛魄散,不如以魂奴的身份,為秦烈征戰,至少這樣還能苟活……

「好!」

骨族的沙爾托,一見背叛的巴狄,被秦烈翻手滅殺,突然就振奮了。

「血脈!死亡獻祭!」

沙爾托冷冷看著巴狄,突然運轉出血脈秘術,巴狄那靈魂爆滅以後的軀體,突然間湧現出一股死亡能量。

濃郁的死亡能量,化為灰褐色的光束,忽地朝著索姆爾飛去。

與此同時。失去了生命的巴狄。那雙眼瞳之中。竟然又閃爍出異芒。

他略顯艱難的活動著,突地撲向了莫羅,似乎在極短時間內,被沙爾托的死亡之力給控制。

身為骨族的族人,而且還是十階的血脈,沙爾托有種種關於死亡的奇特秘術。

剛剛死去的生靈,他可以通過他的血脈秘術,短時間給掌控一段時間。

當然。剛死的生靈,因為沒有經過骨族秘術的煉製,不是真正的屍奴,不可能揮出太強的力量。

可巴狄畢竟是三眼族的族人,和莫羅還是摯友,他又是因為聽信莫羅的一番話,才慘遭厄運,這讓莫羅心有一絲愧意。

眼看著死去的巴狄,像是重新活過來,突然撲來。莫羅分明有了一絲慌張。

他沒有第一時間出手,而是下意識地。馬上開始後退。

「只是一具沒有靈魂,連屍奴都算不上的死屍而已,你竟然會害怕他?」

奪舍了特魯西的索姆爾,對骨族的眾多秘術洞察秋毫,他知道眼前的巴狄,能揮出來的力量,極其的有限,根本不可能對莫羅構成威脅。

充其量,那巴狄也只能嚇唬嚇唬莫羅而已。

「碎!」

索姆爾眼瞳幽幽,盯著那死去的巴狄,也施展出一種骨族秘術。

一點點磷火,忽地在巴狄的屍身上點燃,那磷火似來自於巴狄體內,有一種自毀般的力量。

「嘭!」

巴狄的屍身,陡然爆碎,這具矮小的三眼族軀體,一下子炸成了碎片。

「你對付秦烈!」

索姆爾竟然以一種上位者的姿態,對莫羅下達了命令,他自己反而緩緩後退。

「血脈秘術……」

他一邊嘀咕著,竟然也開始動用骨族的秘術,以特魯西體內的骨族血脈,來攪亂死亡能量。

從巴狄體內被沙爾托抽離的,向著他飛來的那些死亡之力,快要擊中他的時候,忽然間頓住。

「嘿嘿!」

索姆爾怪笑著,一把將那一束死亡能量抓住,遙遙看了沙爾托一眼。

「如我一樣的魂族族人,在奪舍了血肉傀儡以後,還能如傀儡一樣自如地運用血脈秘術。現在的我,雖然有著魂族的魂魄,可軀體卻是如假包換的骨族族人!」

「你用那種低階的,從死屍體內剝離的死亡能量,欲圖來擊殺我,是不是太小瞧我了?」

「轟!」

索姆爾講話時,圍擊沙爾托的夜鬼強者,以地魔族的秘術,御動著隕石,改變了重力,狠狠地轟擊向沙爾托。

沙爾托連番動用骨族的秘術,血脈之力消耗巨大,被兩塊巨大隕石轟擊正著後,突然拋落到那些骨族族人之中。

也在此刻,秦烈皺著眉頭,又一次感受到本魂正在領悟的,來自於卡斯托爾的死魂力量。

「呼!」

巴狄爆碎的屍體內,一塊血肉碎片反常地蠕動著,突然疾飛向三眼族的莫羅。

「果然是死魂力量!」

莫羅的第三目,驟然釋放出強光,他清晰地看到那塊血肉之中,潛藏著幽魂煞靈。

「咻!」

一道暗綠色光芒,從莫羅第三眼內,射向了那團血肉。

在那光芒之下,那團血肉瞬間解體,一縷縷纏繞在一塊兒的怨魂,從那血肉內呈現出來。

「卡斯托爾,竟然真是卡斯托爾的力量……」

莫羅神情陰沉,不斷地動用三眼族的血脈秘術,條條綠幽幽的靈魂光束,從他的第三眼中飛出,和那些怨魂廝殺起來。

「咻!」

就在此時,一個巨大的屍體,陡然在那些狂熱的骨族族人中出現。

「屍奴!」

那些骨族族人,一看到那巨大死屍出現,都目顯喜色。

他們都以為族內的強者趕來了。

然而,還不等他們喜上眉梢,那個體型巨大的死屍,突然就對著他們大開殺戒。

「喀喀喀!喀嚓!」

除了沙爾托外,那些血脈不到十階的骨族族人,在幾個呼吸的時間,就被轟殺成爆碎的骨屑。

「艾森伯格家族的屍奴!」

沙爾托出凄厲的嚎叫,在那個巨大的屍奴現身以後,他似突然間明白了什麼。

艾森伯格家族,就是特魯西所在的家族,乃是骨族最古老最強大的家族之一。

沙爾托在現特魯西被索姆爾奪舍以後,還慶幸艾森伯格家族和索姆爾、夜鬼沒有什麼聯繫,只當那特魯西是被索姆爾偷偷擊殺。

可是,在看到那個擊殺同族的屍奴以後,沙爾托就知道骨族內部出現了大變。

「嘿,這個你信任的特魯斯,的確是一個忠心耿耿的骨族族人。」

「他在知道家族的決定以後,反而想要背叛家族,想要將艾森伯格家族的動靜告知你。」

「沒辦法,我在得到艾森伯格傢伙的允許後,只能殺了他了。」

索姆爾遠遠看著沙爾托,語氣冷漠無情,淡淡地說道:「卡斯托爾蘇醒了,他不但去了白骨界,見了你們骨族的族長,也同樣去了艾森伯格家族。你是十階的骨族戰士,你應該也知道上一次艾森伯格家族,也是最早效忠於卡斯托爾的骨族族人。這個家族,一直崇拜著卡斯托爾,始終認為卡斯托爾的輝煌,才能給骨族帶來新的盛世。」

「你們這些老傢伙,對卡斯托爾的蘇醒感到恐懼,可艾森伯格家族,和其它的一些骨族族人,恰恰和你們的態度相反。」

「他們希望能和以前一樣繼續追隨卡斯托爾。」

……

ps:大學老同學來揚州旅遊,老逆要招待,今天就一章,抱歉,祝大家國慶節玩的開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