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叛變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 叛變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10-05 01:20  字數:3194

同為三眼族的族人,莫羅只關心巴狄,他對古塔斯等人的死活似乎並不在意。

特魯西的承諾,令他神情振奮,他揮揮手,鎮定地下達命令:「給我殺!」

一聲令下,另外四個夜鬼的強者,都奔著古塔斯、坤羅、辛達和提亞而來。

骨族的特魯西,那雙眼睛釋放出暗青色光芒,他嘿嘿看著秦烈,說道:「你偏偏要來骨族的星河……」

「轟!」

從矮小的莫羅身上,陡然迸出洶湧的血脈動靜,他的第三眼瞬間變得眩目。

一股無形的力量,突然施加在秦烈的身上,激活了魂獸的血脈。

以人形模樣示人的秦烈,感受著血脈的波盪,不受控制地膨脹。

他在頃刻間,就恢復為血魂獸的原始形態,血魂獸碧幽的眼瞳中,不斷地濺射出零星鬼火。

[無錯]

「特魯西……」

秦烈碧焰燃燒的眼瞳,冷冷看向莫羅,隨後又看了一眼那只有九階血脈的骨族族人。

不知為何,從那特魯西的身上,他生出了一種熟悉感。

好似……他曾經和特魯西接觸過。

然而,他絞盡腦汁想了一番,實在沒有想到他在什麼地方,和眼前的這個骨族族人打過交道。

他唯一認識的骨族族人,就是沙列。

「主人……」

骨族的古塔斯,看著以前並肩作戰的夜鬼強者,朝著他們衝殺過來,輕聲喝道。

他在徵詢秦烈的意見。想知道秦烈是想要留下來一戰。還是和沙爾托那樣。盡一切可能逃離此地。

他要準確知道秦烈的意圖。

「戰!」

沒有回頭去看古塔斯,秦烈通過靈魂間的聯繫,將他的心意表明。

古塔斯立即激血脈之力,一縷縷灰白色的死亡力量,從他那晶瑩的骨身中流溢而出。

他是骨族族人,但卻和特魯西不一樣,他雖然被骨族驅逐了,可他對骨族……並沒有太深的恨意。

夜鬼這趟明顯要對骨族動手。他在成為秦烈的魂奴以後,就意味著脫離了夜鬼。

既然不再是夜鬼的強者,而且秦烈又和沙列關係匪淺,他要是能幫助沙爾托,和秦烈一起助骨族度過此劫,或許……他還有重返骨族的希望。

一想到這裡,古塔斯立即振奮了,變得殺氣騰騰。

「你們……真的不是一夥的?」

先前已經將秦烈一行人也視為仇敵的沙爾托,眼見在那莫羅的命令下,夜鬼開始對秦烈和古塔斯動手。忽然疑惑了。

「我和特魯西不同,即便我在夜鬼的時候。也盡量不對骨族動手!」古塔斯喝道。

這般說著著,古塔斯渾身繚繞著死亡之力,已將一名地魔族的戰士纏住。

絲絲縷縷的死亡之力,一靠近那名地魔族的戰士,那個地魔族的生命氣息就開始迅衰竭。

沙爾托眼睛閃爍著疑惑之光,他盯著古塔斯,看著古塔斯不像是作秀,漸漸相信了秦烈和古塔斯的立場。

「這裡是我骨族的星域,你們夜鬼難道忘記了,你們上一次過來,留下了多少具屍?」

意識到秦烈真是盟友以後,他鎮定了下來,衡量了一下雙方的戰鬥力,他不再急於離開。

「喀嚓!喀喀!」

在他身旁,眾多低階血脈的骨族族人,被那些夜鬼的強者轟殺,骨骸都在炸碎。

「死亡之力!狂熱!骨骼強化!」

矮小的沙爾托,那晶瑩的骨骼內,流動著彩色的能量光波,他連續施展了兩種獨特的血脈天賦。

「呼呼呼!」

濃郁的死亡之力,化為森白的霧氣,將附近所有的骨族族人都罩住。

那些血脈低階的骨族族人,一被那些充盈著死亡之力的霧氣裹住,骨骼都「喀喀」脆響,似乎都變得強大了。

那些骨族族人眼瞳的怯意,也在沙爾托的「狂熱」血脈天賦的影響下,變得嗜戰,冒出凶戾的光芒。

一時間,本急著離開的那些骨族族人,似突然脫胎換骨,氣勢都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死戰!」沙爾托高呼。

「死戰!」

所有還活著的骨族族人,都響應他的大聲嚷嚷,一個個氣勢如虹。

「喀喀喀!」

已死去的骨族族人,一根根碎骨,詭異地相互靠攏,似乎突然被賦予了神秘的死亡力量。

晶瑩鋒刃的碎骨,在沙爾托的力量之下,彷彿重新擁有了生命智慧,竟然如長矛利劍般,閃電般刺向夜鬼的強者。

「噗!噗噗!」

不清楚骨族奇妙的夜鬼強者,猝不及防之下,被散落在他們身旁的碎骨,給刺出一個個血洞。

「小心!都小心!」

「即便是已死的骨族族人,也萬萬不可掉以輕心,只要骨骼沒有化為骨粉,他們依然可以殺死你們!」

「注意了!」

一些老資格的夜鬼強者,都厲聲提醒,讓那些新加入的夜鬼武者小心。

他們都知道,每一個骨族的族人,在死亡之後都可能會因為骨族強者詭異的血脈天賦,化為攻擊利器。

剛剛沙爾托一心想要逃離,那些骨族的族人,也沒有求戰的**,所以他們沒有提醒。

這時候,沙爾托在現秦烈等人竟然真是盟友以後,馬上打消了逃離的念頭,決心在此死戰。

決死戰鬥的骨族族人,在十階血脈沙爾托的天賦催動下,突然就爆出了正常的戰鬥力。

「巴狄……」

以血魂獸形態懸浮星河的秦烈,沒有去看反抗的骨族,而是冷不防來了這麼一句。

莫羅的勸說,特魯西的保證,讓身為魂奴的巴狄看到了新生的希望。

此時,當古塔斯、坤羅等人同以前的舊友戰鬥時,巴狄始終在猶豫著。

顯然,莫羅和特魯西的那番話,對巴狄造成了很深的影響。

「主人,我,我……」

巴狄面露難色,看了看莫羅,又望了一眼特魯西,似難以抉擇。

「我可以保你不死,我是認真的。」特魯西自信道。

「我的兄弟,我們會和以前一樣,我們有一天會重返三眼族,完成我們當初的承諾。」莫羅也誠懇道。

巴狄愈動搖了。

「你心亂了,這樣的你……對我沒有價值了,反而可能是威脅。」秦烈語氣冷漠,「既然如此,我也想,那個小小的骨族族人拿什麼來庇護你。」

「主人不要!」巴狄尖叫。

他知道,秦烈已經捨棄他,現在就要對他痛下殺手了。

「嗤嗤!」

在他尖叫時,從他的眼瞳之中,就冒出了碧幽的鬼火。

似乎,巴狄的靈魂,忽然就開始燃燒了。

「特魯西!」莫羅沉喝。

「嘿!」

九階的骨族族人,暗青色的眼瞳,陡然一變,也化為了碧焰燃燒的色澤。

那眼瞳的顏色,從中釋放的詭異氣息,和那秦烈血魂獸眼瞳的一模一樣。

「蓬!」

從特魯西光潔的額頭,跳躍出一個個碧綠色的魂印,那些魂印像是雲棉一般,突然黏在了巴狄的身上。

猛一看,乾巴巴的巴狄,像是穿了一件花花綠綠的衣裳。

碧綠色的魂印,內部有無數神秘的魂族符文緩緩涌動著,不斷地在影響著秦烈施加在巴狄腦海的魂印。

秦烈感覺到,他植入巴狄靈魂的印記,在特魯西動手以後,魂力正在迅消弱。

他和巴狄之間的聯繫,也在這時候,一點點地中斷。

「魂族!」

他冷冷看著特魯西,看著變幻了瞳孔色澤,也施展魂族秘術的骨族族人。

他終於明白,眼前的特魯西,早已被一名魂族的族人奪舍,九階的骨族血脈,只是一個幌子而已。

一道靈光閃過,他轟然一震,猛地暴喝道:「索姆爾!」

「沒想到吧?秦烈,我們又見面了。」特魯西語氣漸漸變得冷幽,「本源始界內,你奪取了本該屬於我的一切。不然,我現在就是炎日深淵的締造者,將有可能成為一名新的惡魔君主!是你斬殺了我的分魂,破壞我辛苦籌劃的大事,害我本魂都受了重創。」

……未完待續……

第一千六百八十六章叛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