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 夜鬼的觸手

第一千六百八十四章 夜鬼的觸手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10-03 23:31  字數:2990

「秦烈,古塔斯,布雷多大人有令,允許你們跟隨我們前往白骨界。」

白骨戰艦上,那名骨族的老人,和沙列溝通以後,請示了族老布雷多,旋即做出迎接的架勢。

「主人,我,我……」

古塔斯一聽說布雷多居然也邀請了他,不但沒有一點喜色,反而顯得惶恐不安。

「沒事,他們應該沒有惡意。」秦烈寬慰道。

「那……好吧。」古塔斯無奈道。

「請!」

白骨戰艦上,那名骨族的老人,示意秦烈和古塔斯兩人上來。

「你們暫時留在此地,等我和沙列見過面以後,我會過來接引你們。」秦烈吩咐坤羅四人。

「遵命。」坤羅等人恭敬道。

「走吧。」秦烈以人形的模樣,從那褐色隕石中飛出,向骨族的白骨戰艦飛來。

古塔斯緊隨其後。

「主人!等等!」

三眼族的巴狄,突地驚喝一聲,臉色也驟然變得驚異不安。

秦烈神情一變,他和古塔斯登船的身形,瞬間在空中停住。

他沒有去看巴狄,而是死死盯著白骨戰艦上的那些骨族族人,道:「巴狄,你現了什麼?」

身為三眼族的族人,巴狄在一些事情的嗅覺上,有時候比他還要敏銳一點。

最近一段時間,他領著巴狄等五個原屬於「夜鬼」的魂奴,行走於星河之中,時常會遇到點麻煩。

巴狄往往會給他很好的建議,有幾次都是在巴狄的提醒下。他才察覺到威脅。

從他將靈魂印記,烙印在巴狄的靈魂當中起,他就對巴狄百分百信任了。

因為他很清楚,在印記形成以後,只要他有心。可以隨時讓巴狄靈魂爆滅。

而且,只要他出了事,巴狄等魂奴也將立即死亡。

所以他相信巴狄不會在還是魂奴的時候背叛他。

巴狄的一聲輕喝,讓他立即懷疑其眼前骨族族人的動機,以為巴狄現了什麼,還當那些骨族族人要謀算他。

「怎麼回事?」那名骨族的老人。冷冷看了一眼巴狄,道:「這裡是我們骨族的領地,如果我們想要幹什麼,你以為你們能活著離開?我們沒必須去耍一些陰謀詭計!」

「不是你們。」巴狄深吸一口氣,道:「我感覺到了莫羅的氣息。」

「莫羅!」古塔斯臉色一變。急道:「怎麼可能?莫羅怎麼可能會在附近?」

「他是誰?」秦烈皺眉。

「莫羅和我一樣,也是三眼族的族人,而且還都是夜鬼的人。」巴狄臉色越來越凝重,他看了一眼白骨戰艦上的骨族老人,說道:「莫羅在附近,就意味著有夜鬼的強者也在附近活動。而且,在我們侵入靈域之前,我就聽說莫羅從腦那兒得到了秘密命令。想要在骨族進行一些大動作。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不單單是莫羅,就連腦……或許也在骨族的領地。」

「沙爾托。你最好立即將這個消息稟報給布雷多大人!」古塔斯沖著白骨戰艦的骨族老人說道。

身為骨族的族人,而且還是十階的血脈,古塔斯認識骨族的強者也是理所當然。

他知道那老人名為沙爾托,也是骨族的一名族老。

「好!」名叫沙爾托的骨族老人,眼神一變,也緊張起來。

「主人。以前我們夜鬼在我族的領地活動過,被我族……殺的血流成河。」古塔斯所謂的我族。自然就是骨族了,「夜鬼是絕對不敢在神族、靈族和魂族的星河流竄。但骨族、羽族和地魔族,我們有時候並不是那麼畏懼。只不過,夜鬼上次還是在我族遭受了重創,這次或許是報復,也或許是因為別的原因,他們肯定是過來了,我相信巴狄的判斷。」

秦烈緩緩點頭,道:「想來骨族應該很容易對付夜鬼。」

「希望如此。」古塔斯道。

「蓬!」

就在此時,沙爾托手中和喚屍鈴相似的靈器,陡然爆碎。

「喀喀!」

靈器的碎片,化為鋒利的骨片,把沙爾托炸的血肉模糊。

他身旁眾多的骨族族人,也都紛紛遭殃,竟然都被那靈器碎裂的骨片給重創到。

「沒想到古塔斯大人在背叛了骨族以後,又一次背叛了夜鬼。」

從那白骨戰艦上,傳來了一個骨族族人冰冷的聲音,旋即在眾多骨族族人痛呼時,一個身高只有一米五六,血脈在九階的骨族族人,忽地飛出。

他率先離開了白骨戰艦,與秦烈等人也隔了一段距離,「巴狄大人,您在我們夜鬼擁有如此高的身份地位,你為何要帶領古塔斯他們背棄夜鬼?」

「你們在入侵靈域的行動,即便是失敗了,腦也不會拿你們怎樣。」

「你們究竟因何而背叛?」

那小小的骨族族人,在遠離秦烈、古塔斯後,冷冷質問。

顯然,這個潛伏在白骨戰艦上的骨族族人,也早已成為了夜鬼的人。

他或許一直都在找尋合適的機會,等其餘夜鬼的強者趕到以後,對白骨戰艦上的同族動手。

他可能都沒有料到,會在動手之前,突然遇到了秦烈,還有夜鬼的五個重要人物。

他更加沒有想到的是,以巴狄為的夜鬼五大強者,去了靈域不久以後,竟紛紛背棄了夜鬼。

「莫羅大人就要到了,我想莫羅大人會很有興趣知道你們在靈域的行動細節。」那個只有九階血脈的骨族族人冷笑道。

「你是誰?」古塔斯怒喝道。

「嘿,我加入夜鬼的時間不長,按照腦的想法,我應該在大人您從靈域凱旋歸來以後,成為您的麾下。」那名骨族族人,陰陽怪氣地說道:「可惜啊可惜,我可是一直將大人您視為偶像。我之所以決定背棄我族,也是因為有大人您的先例,是追隨大人您的腳步啊。我實在沒有想到,大人您在夜鬼待的好好的,為何會突然那麼想不開呢?」

「不過也好,大人您既然決定離開夜鬼,以後我就有可能成為夜鬼內,身份最高的那個骨族族人。」

「您在夜鬼收集的那些強大的死屍,腦必然是要交給我的,因為只有我可以將那些死屍再次利用起來。」

「嘿嘿,這麼看來我運氣真不錯。」

露出獠牙的那個骨族族人,一邊譏諷著,一邊繼續後退。

他和白骨戰艦,和秦烈等人,似乎已拉遠到足夠安全的距離。

「特魯西!你的家族,是我們骨族最古老的家族之一,你竟然會背叛我族!?」骨族的沙爾托,死死地瞪著那個九階血脈的骨族族人,道:「你好大的膽子!這是你個人的計劃,還是你們家族的決定!?」

他感覺到了強烈危機。

他知道那九階血脈的特魯西,背後的家族在骨族極其的強大,是最為古老的家族之一。

他沒有聽說過骨族,在什麼事情上對不住特魯西,也沒有聽說特魯西做過什麼必須讓骨族清理他的錯事。

他完全想不到特魯西背叛骨族的理由。

他不得不懷疑,特魯西的背叛,後面有更深的原因,有家族在撐腰。

如果是那樣,骨族……恐怕將會生驚天之變。

「沙爾託大人,你後面會慢慢了解到事實真相,我暫時不好多說什麼。」特魯西冷然道。

此言一出,沙爾托心中一沉,忽地意識到局勢必然比他所想的還要複雜。

「呼!」

一塊暗紅色隕石,從一塊塊隕石間隙內穿梭著,朝著秦烈這邊極靠近。

「巴狄,你們究竟在靈域生了什麼?腦待你不薄,你我還都是同時從三眼族離開,你這重大的決定,是不是應該提前知會我一聲?」從那暗紅色的隕石上,傳來了惋惜的聲音。

「莫羅。」巴狄苦澀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