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骨族舊事

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骨族舊事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10-02 19:49  字數:2467

bx

卡斯托爾之所以會找上骨族,除了因為骨族需要大量強者的屍身煉製屍奴,又不消耗他任何靈魂以外,還有一個加重要的原因。

骨族對魂族來說,有著極強的戰鬥力,而且隱隱能剋制魂族。

魂族族人,擅長於種種靈魂秘術,尤其精通侵入生靈的靈魂,將其蛻變為魂奴。

而骨族煉製的屍奴,卻沒有任何的靈魂。

一個個骨族的屍奴,同魂族的族人戰鬥時,因為壓根沒有靈魂,所以能疫魂族族人的靈魂攻擊。

屍奴,只懼怕魂族族人奪舍的那些血肉傀儡的力量。

當年,卡斯托爾就是讓骨族使喚著那些屍奴打頭陣,對魂族的族人發動衝擊。

面對著沒有靈魂,純粹只是死屍組成的屍奴大軍,魂族很是力。

魂族的靈魂秘術,魂葬,等等魂族的靈器,都只是針對擁有靈魂的生命。

在這些魂族聞名星河的種種手段,部失去了作用,只能以他們奪舍的血肉傀儡本身力量和骨族屍奴戰鬥時,他們損失慘痛。

就是利用屍奴,卡斯托爾和骨族的強者,讓魂族苦不堪言。

也是如此,一直以來魂族都對骨族感到頭疼,在卡斯托爾被轟殺鎮壓後,魂族極力主張將骨族滅族。

骨族後來能存活下來,都是神族、靈族等種族,覺得骨族對魂族有威脅,所以刻意放骨族一馬。

但是,魂族卻始終針對著骨族,數百萬年來都是如此。

而骨族在逐漸強盛以後。也一直將魂族視為大的仇敵,極度仇視魂族的族人。

到今日也一樣。

秦烈這具血魂獸分身,明顯乃是一個強大的魂族族人,貿然出現於骨族的星域領地,讓骨族發現了。一定會有麻煩。

何況,他旁邊還有一個被骨族驅逐,永遠不準入境的古塔斯。

古塔斯會懼怕也是理所當然。

「原來如此……」

通過古塔斯的記憶,了得到骨族和魂族那段過去的秦烈,若有所思地喃喃道。

「主人,我們還是趁早離開吧。」古塔斯請求。

「不急。」

秦烈搖了搖頭。看向遠方的熠熠星光,知道那些都是骨族的域界星辰,思索著下一步的方針。

「我感覺到有白骨戰艦在接近我們。」古塔斯苦澀道。

「哦,你怎麼能感覺到?」秦烈奇道。

「我畢竟是骨族的族人啊。」古塔斯解釋。

「那正好。」秦烈滿不在乎,說道:「我正想見一見沙列。」

「沙列。您認識沙列?」古塔斯微驚。

「當然。」

他們講話時,秦烈那變化為本體以後,依然是碧幽碧幽的眼瞳,忽有所覺地看向一處星海。

一艘森森白骨淬鍊而成,散溢著濃郁死亡氣息的星空巨艦,漸漸映入他眼帘。

神族、靈族這樣強大的高智慧種族,在浩瀚星海走動時,往往都有獨特的星空巨艦。

星空巨艦能讓那些強大種族的武者。安然在上領悟血脈力量,而不用擔心被星海中的流光異力沖洗。

許多的星空巨艦,還有極其強大的攻擊力。既是一個種族強大的象徵,也是大型的攻擊利器。

以白骨鑄造的白骨戰艦,就是骨族的招牌,白骨戰艦在星河飛馳時,其他種族的族人,一下子就能辨別出那是骨族族人在活動。

「白骨戰艦在過來!」古塔斯驚叫。

另外那四名魂奴。眼看白骨戰艦到來,體內血脈力量波動明顯加。

他們做好了戰鬥準備。

「不用太緊張。」秦烈擺手。

「主人。即便是變化為本體的人族形態,骨族還是會瞬間認出你真實的身份。你散溢著。魂族的靈魂氣息,是法改變的啊!」古塔斯提醒。

「我知道。」秦烈淡然道。

他示意古塔斯不要囉嗦,鎮定自若地等候著白骨戰艦的靠近,在那白骨戰艦即將到來前,他又道:「你們留在此地,我過去就行了。」

話罷,他從這塊褐色隕石飛出,向那白骨戰艦而去。

「魂族!一個十階的魂族族人!」

「還有一個同族氣息!」

從那逐漸逼近的白骨戰艦上,傳來了幾個骨族族人的驚呼聲,旋即一個個骨骼晶瑩,身材矮小的骨族族人,從那白骨戰艦上冒了出來。

「請幫我傳喚一下沙列,就說秦烈想要見他一見。」秦烈遠遠高喝。

「找沙列?你怎會認得沙列?」一名骨族族人喝道。

「秦烈……」

白骨戰艦上,一個年長的骨族族人,似聽過這個名字。

他思索了一會兒,道:「部不準動,我和沙列說一下!」

「族老,沙列怎麼會認識魂族的傢伙?一定是他胡說八道!」其他的骨族族人吆喝道。

「閉嘴!」

骨族的族老,瞪了那傢伙一眼,旋即取出一個和喚屍鈴相似的鈴鐺,試著和沙列聯繫。

離此不遠的白骨界。

在那埋骨池附近,和布雷多等骨族的族老,剛剛進行過談話不久的沙列,突然一震,「秦烈在我們這裡!」

「這怎麼可能?他不是應該在煉獄嗎?」布雷多奇道。

「應該是秦烈的一具魂族的分身。」沙列解釋,「那傢伙本體是人族和神族的混血,可他另有魂族的分身,卡達克你們知道吧?」

「卡達克,那傢伙很強大,他不是魂族大皇子的麾下戰將嗎?」布雷多說道。

「卡達克隕滅在靈域,殘魂被秦烈煉化,成為了秦烈的分身之一。」沙列說道。

「他竟然能夠將魂族的族人,煉化為他的分身,這傢伙……」布雷多大為吃驚。

「我讓人安排他過來?」沙列請示。

「好!我也立即讓你父親回來!」布雷多道。

骨族的族長拉緹戈,在埋骨池待了一陣子,這才離開不久。

他吩咐了沙列,讓他盡去一趟寒寂深淵,通過秦烈來弄清楚煉獄的狀況。

沙列和布雷多都沒有料到,秦烈的一具分身,竟然莫名其妙地到了骨族的勢力範圍,突然請求見他。

「古塔斯好像也在那邊?」沙列又道。

「古塔斯?」布雷多哼了一聲,道:「和我骨族未來相比,那傢伙的事情,一點都不重要。」

「知道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