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陰雲密布

第一千六百七十三章 陰雲密布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9-26 05:01  字數:2929

bx

裂開的空間,在秦浩九層魂壇的力量之下,又重閉合。

秦烈的那一簇幽魂,則是落向幽冥城的暗魂獸。

本欲戰鬥的那些大惡魔,還有人族的冰帝、炎帝等人,也都相繼進入了幽冥城。

「凌丫頭的狀態不太妙。」

秦烈靈魂回歸以後,秦山皺著眉頭,憂心忡忡地說道。

「天走了,可他扭轉的命運之力,還是殘留在大家的靈魂中。」冥梟臉色深沉,「按照那天的說法,命運的改變不會那麼消失,這丫頭……怕是支持不了那麼久。」

秦烈也注意到,凌語詩臉色煞白,靈魂的波動越來越大。

以眼前的局勢來看,她有極大的可能,會因為控制不了靈魂的異動,從而魂飛魄散。

「糟糕。」

冰帝看著凌語詩,同樣愁眉不展,叮囑眾人道:「近一段時間,大家不要嘗試突破境界,不要想著重鑄魂壇。」

「就連領悟魂壇內的力量奧義,也都停下吧。」秦山勸道。

這時候,九幽君主奧斯頓,和一眾大惡魔懸浮於天空,也讓他們都小心一點。

命運的異變,會在短期內影響眾人,這段時間內,不論是人族的強者,還是那些大惡魔,都好不要去領悟力量奧義。

不然,有極大的可能,會變得和凌語詩一樣。

天和那些靈族的族人,雖然暫時離開了九幽,可他帶給眾人的影響……將始終存在。

「沒有想到那天竟然如此強大。」秦浩神情嚴峻。

他這麼一說,眾人都是苦笑不迭。連他都覺得天可怕,其他人就加覺得力了。

沒有他展現出超常的戰力,沒有他以一己之力,讓阿薩德和那些靈族的血脈戰士動不得,天未必就會離開。

戰鬥。如果繼續下去,或許靈族會損失慘痛,可他們……也將付出承受不起的代價。

「現在該怎麼辦?」華天穹問道。

此言一出,眾人又沉默了下來,部皺著眉頭。

「我本體在炎日深淵,短時間內。法助大家離開九幽。」秦烈沉吟了一會兒,凝重地說道:「就算我本體還在,暫時……也好不要試著離開?」

「為何?」炎帝不解道。

「我擔心在通過星門離開時,也會發生意外,近一段時間大家的運氣都會奇差。保不準就有致命的意外發生。」秦烈苦笑。

「也,也對。」炎帝想起之前的意外,也感到心有餘悸。

他從未想到,天拿到命運權杖以後,竟然有如此逆天的手段,將眾人的氣運都給改變。

「呼!」

此時,九幽君主奧斯頓,收斂了巨大的魔軀。以一個俊美高階惡魔的形象飛落到眾人身旁。

他先深深看了一眼秦浩和秦烈父子,旋即才說道:「天的血脈,還沒有跨過十階。如果讓他真的踏入終極之境。他不僅可以改變生靈的命運,連種族的氣運……都能扭轉過來!」

「什麼?!」

秦烈駭然失色,禁不住尖叫,「連種族的氣運,他都可以改變?」

俊美非凡的奧斯頓,面沉如水。點頭說道:「命運權杖上一任的持有者,也曾經夢想突破到終極之境。以命運權杖和他自身的血脈之力,將靈族的命運改變。」

「可惜。他的巔峰狀態,也不及如今的天,他當時持有命運權杖,也法做到天今日所做的事。」

「他說過,如果靈族後來的大賢者,可以突破到終極之境,那個人……可以用命運權杖讓靈族成為強的種族!」

「凌駕四大超階血脈種族之上的第一種族!」

深深吸了一口濃郁的魔氣,奧斯頓又道:「他期待的那個人,如今終於出現了。」

「天!」秦浩沉喝。

「不錯,就是天。」奧斯頓嘆息,「擁有了命運權杖,天進階終極之境的可能性,又變大了許多。」

「或許,在卡斯托爾的八具分身,都一一恢復巔峰之力以後,他真的就能趁勢邁入終極之境。」

「到了那時,星河的格局都會因此而改變,如今惡魔、神族、靈族、魂族的平衡局面,也會被他打破。」

「那樣靈族就將勢不可擋地成為星河唯一的霸主。」

「御魂大帝也未必就能阻止他。」

「卡斯托爾……」秦浩扭頭看了一眼秦烈,語氣生硬地說道:「我不會讓他的八具分身,都逐個恢復到巔峰。」

一旦卡斯托爾的八具分身,都恢復到巔峰狀態,就相當於多了八個惡魔君主。

那時候,對卡斯托爾而言,時機也終於成熟了,他會立即對秦烈下手。

他的主魂,已融入秦烈的魂壇,他需要融入主魂,以秦烈來重成為深淵之主。

他的成功,意味著秦烈的魂滅,這是秦浩絕不願意看到的。

「卡斯托爾蘇醒的分身,會很難對付,他要逃,幾乎難以殺死。」奧斯頓冷靜思考著,說道:「只有在他另外六具分身,在沒有蘇醒之前,對其突下殺手,好……能禁錮那六個分身之魂。只有這樣,他才法部恢復到巔峰之力,那樣的話,他就法讓御魂大帝注意到,天也沒有時機實行計劃,秦烈……也會安。」

「只有他部恢復巔峰,御魂大帝才會注意到?」秦烈好奇道。

天,烈焰鳶還有奧斯汀、卡斯托爾,都如此懼怕的御魂大帝,不應該神通比廣大,對所有的事情都了如指掌嗎?

御魂大帝為何不提前對卡斯托爾動手?

「魂族的御魂大帝,乃是星河間神秘的存在,他似乎已活了千萬年之久。」奧斯頓沉吟了一會兒,說道:「在我出生不久後,我就知道他的存在,而那時……他就已經是星河恐怖的存在。」

「據我所知,御魂大帝早已不再關心星海內各族的動靜和變幻,他連魂族的動亂都不在意。」

「他的時間,都用來領悟天地間種種力量的真諦,探索我們所法理解的規則秘術。」

「大多數的時候,我們可以當他處於沉睡長眠狀態。」

「只有在星河之中,出現能威脅到他的存在,有比強大的生靈,試圖進階終極之境時,他才會有所感應。」

「那時候他才會緩緩醒來。」

奧斯頓解釋道。

「天和烈焰鳶已如此強大,都還沒有引起他的注意?」秦山驚道。

「不,他上一次醒來時,已看出了天和烈焰鳶的潛力,所以欽點他們為靈族和神族的血魂導師。」奧斯頓一邊思索著,一邊說道:「他注意到了天和烈焰鳶,只是天和烈焰鳶還不夠強大,還不足以讓他覺得忌憚。即便是現在,天和烈焰鳶都在終極之境的門檻前,只要他們不繼續嘗試,沒有真正邁出那一步,他還是不會在意。」

「對御魂大帝而言,漫長的時間長河內,誕生了許許多多如天、烈焰鳶一樣強悍特殊的存在。」

「我哥哥奧斯汀,卡斯托爾,都是這樣的傢伙。」

「在他們之前,還有很多這樣強悍又氣運大盛的存在,可那些傢伙終都一個個隕滅沉寂了。」

「我那哥哥,經歷兩次死亡後,這次算是完消失了,卡斯托爾也死過了一回。」

「天和烈焰鳶,對御魂大帝來說,只是和奧斯汀和卡斯托爾一樣的存在。」

「連重返短暫邁入終極之境的卡斯托爾,都在爆滅後,化為了八條冥河被鎮壓了數百萬年,天和烈焰鳶就能保證一定成功?」

秦烈呆愣半響,語氣艱澀道:「原來,現今的天和烈焰鳶,在他眼中都依然還是小角色。」

「就是這樣的。」奧斯頓奈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