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篡改氣運!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篡改氣運!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9-24 01:45  字數:2653

bx

沒有被毀滅之力,給粉碎為虛的靈族族人,只要沐浴在玄天靈球的寶光下,都在迅速恢復著傷勢。

一個個強大的靈族戰士,還有他們的魔寵,因得到了龐大的生命力灌溉,從而將不斷破壞他們生機的毀滅之力耗盡。

當那些侵入他們體內的毀滅之力,被濃郁的生機,給一點點耗盡以後,他們也就完恢復了過來。

「阿薩德!小心他!」天又一次提醒。

「毀滅之力!」

九幽君主奧斯頓,醒轉以後,似瞬間弄清了局勢。

他驚奇地看向秦浩,魔瞳著異光如炬,似進一步認識到了秦浩的厲害。

這時,他愈發覺得深淵魔龍阿茲加洛被秦浩所傷,當真是一點都不冤枉。

「卡斯托爾……」

駕馭著九層魂壇,朝著靈族聚集地衝擊的秦浩,突地輕呼。

他注意到,剛剛被他轟滅了的卡斯托爾,如今又生龍活虎地出現。

他看向卡斯托爾時,卡斯托爾都微微變色,道:「天!你該動用你的命運之力了!」

「我知道。」天回應。

他攥住命運權杖的那隻手,手背上的筋脈,似乎突然和命運權杖內的命運之線連接在一起。

天手背上一根根冰藍色的筋脈,綻放出明熠的光芒,並慢慢蠕動開來。

同一時間,秦烈能感覺到,之前那些被命運權杖力量滲透的生靈,魂魄內的命運之線突地詭異變幻起來。

那些生靈的氣運,似乎在短時間內。被強行改變了。

冰帝和炎帝,駕馭著他們的九層魂壇,本來也是沖向靈族。

突然,從秦浩轟破的巨洞中,濺射出幾道不知名的域外流光。

那些域外流光。好巧不巧的,就飛落到冰帝和炎帝的魂壇。

「啊!」

冰帝和炎帝,齊聲尖叫,他們的九層魂壇,猛地劇烈搖曳,似一下子不受控制。

「嘭!嘭嘭!」

他們那不受控制地魂壇。猛地撞擊到道森和那些大惡魔身上,使得那些同樣想要擊殺靈族的大惡魔,都被沾上了燃燒的火焰,還有極度的寒冰之意。

從秦浩身旁裂開的巨洞中,飛濺出的域外流光。有千百道之多。

那些流光本來是沒有任何規律的四處濺射。

可在天動用了命運權杖的力量後,那些四處濺射的流光,就偏偏會飛射到冰帝、炎帝、姬旦,還有阿茲加洛、道森那些大惡魔身上。

沒有一個靈族的族人,被那些序的流光擊中,靈族族人完不受影響。

似乎,在突然間,冰帝、炎帝和那些惡魔的運氣。一下子就變得比糟糕起來。

反觀靈族的族人,一個個運氣好的驚人,不受那些對他們有害的。小概率的事件影響。

「你在幹什麼!」

「媽的!你們這些異域者,不是在幫助靈族吧?」

「你們這是要和我們戰鬥嗎?」

空中,九幽的那些大惡魔,被冰帝、炎帝失控的魂壇撞擊到,都紛紛暴怒叫嚷。

冰帝和炎帝都哭喪著臉,不知該如何解釋。也覺得解釋不清。

「轟轟!」

華天穹的魂壇,和另外一個補天宮強者的魂壇。忽地撞擊到一起。

他們尖叫著,不得不暫時停止攻擊靈族。而是往幽冥城飛來。

秦烈注意到,幽冥城的天空,人族的那些域始境強者,還有眾多的大惡魔,一個個的運氣,都變得極差。

許多偶然的事件,都恰恰在他們之中發生,打亂了他們的步驟。

脾氣火爆的惡魔,完不清楚狀況,還當那些人族的傢伙,根本就是潛藏的敵人。

有幾個大惡魔,嚷嚷著,已經開始對炎帝動手。

目標本來一致的眾人,由一些意外,突然窩裡鬥了。

「氣運,氣運變了……」

九幽君主奧斯頓,身為深淵的締造者,終究看的深。

他在注意到局勢的詭變以後,馬上明白了緣由,知道那種種的意外,並不是「意外」。

天掌握了命運權杖以後,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將他們的氣運給短暫改變了。

和天為敵的人族、惡魔,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運氣都會變差。

靈族那邊,運氣可能會變得越來越好,這會形成連鎖反應,可能會終改變局勢。

在他意識到變幻的源頭以後,他立即盯住了天,和天手中的命運權杖。

他知道扭曲氣運的關鍵就在天和命運權杖上。

幽冥城中,秦烈的的分魂,入駐暗魂獸分身後,又變化為人族形態。

「唔……」

也在此時,他身旁的凌語詩,突地發出一聲痛楚輕呼。

「她似乎有些承受不住那些靈魂烙印的宏大秘義,有走火入魔的徵兆,奇怪,明明剛剛還好好的。」秦山皺眉道。

秦烈駭然失色。

他立即回憶起來,凌語詩也受到了命運之力的影響,靈魂之中的命運之線也被扭動過。

這可能導致凌語詩的運氣也會在接下來變得極差。

凌語詩如今又在領悟奧斯汀靈魂烙印的關鍵時刻……

一旦出現了意外,凌語詩可能會走火入魔,可能會靈魂爆滅!

小小的差錯,就可能導致凌語詩死亡,誰都沒辦法就她。

這一刻,秦烈也終於意識到命運力量的恐怖!

命運之力,是真的可以扭轉局面,以氣運為切入點,足以改變一切的奇詭力量!

這意味著,天能夠以一己之力,將現今的九幽局面逆改!

九幽局面逆轉,進入九幽的所有人族強者,幽冥城的凌家人,都會因此而遭殃。

「好可怕的力量!」

秦烈深吸一口氣,心裡在極速思索著,想著該如何來引起的變化。

「怎麼了?剛剛發生了什麼?」冥梟道。

「我也在奇怪。」秦山回應。

「天藉助於命運權杖,將時空停止,以命運之力侵蝕了眾人的靈魂……」秦烈陰沉地說道。

「強行扭轉氣運!」秦山深吸一口氣,想了一下,越來越覺得可怕,也道:「好恐怖的力量法則!」

「炎帝和冰帝的意外,和惡魔的衝突,都是因為氣運的變化?」冥梟驚駭道。

「應該是這樣。」秦烈答道。

「天,果然是個難纏的傢伙。」冥梟嘆了一口氣,看向凌語詩,說道:「她也被影響了,該怎麼才能幫她?要不,我試一試?」

「別!」

秦烈急忙阻止,喝道:「你和她一樣,也在時空靜止的那一刻,被天的命運之力影響,你不要幫倒忙啊!」

「我,我也……」冥梟一驚。

「除了我,卡斯托爾,天,還有……我父親。所有生靈的氣運,都被天給影響,被短暫扭改了。」秦烈苦澀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