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時空靜止!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時空靜止!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9-23 06:16  字數:2430

bx

所有的靈族族人,都堅信只要給天拿到命運權杖,他們的劣勢局面必將逆轉!

他們對命運權杖的威力比的自信!

「呼!」

從水潭飛出的命運權杖,釋放著萬丈虹光,陡然落向天手中。

這一刻,天地間嘈雜的聲音,突然消失。

天慢慢從深藍旁轉過身,攥著命運權杖,看著從八方飛來的惡魔,還有炎帝和冰帝等人。

天嘴角流露出嘲諷的笑意。

「大賢者,可……可以了嗎?」

深藍嘴唇蒼白,似耗盡了血脈能量,聲音顯得很虛弱。

天憐惜地看向她,柔聲道:「可以了,你好好休息。」

深藍旋即緩緩閉上眼。

「命運權杖,我先借用一段時間。等你的血脈突破到十階,我會親自將命運權杖交給你,看著你成為靈族的族長。」天關切地說道。

深藍閉著眼微微一笑,卻沒有答話。

「你才是靈族的未來,我……只是為你暫時護航一段時間。」天以只有他自己能聽到的聲音說道。

旋即,天緊緊攥住了命運權杖,深深吸了一口氣。

一股恐怖的氣息,以他為中心,驟然瀰漫八方天穹。

時間,空間,在一霎那停止!

所有沖向靈族的大惡魔,都保持著原來的姿勢,詭異的定格在空中。

炎帝,冰帝,姬旦和華天穹駕馭的九層魂壇,保持著傾斜飛旋的姿態,也停滯不動。

每一個靈族的族人,也同樣都受到影響,也部定住。

就連九幽君主奧斯頓,那龐大的魔軀,也緩慢的,一點點僵硬。終完停了下來。

幽冥城城內,冥梟,秦山,凌語詩。角魔族、鬼目族、暗影族的族人,也都定格不動。

在頃刻間,方圓千萬里的天和地,都永遠保持著固定的姿態。

秦烈的那具暗魂獸分身,也在此刻。受到那種詭異磁場的影響,也動不得。

然而,另有一股異力,似視九幽空間的阻礙,從他本體灌泄而來。

他那十階的分魂,生出強大的抵抗力,不斷地抗衡著來自於天和命運權杖的影響。

他生出一種,深陷於泥沼之中,在痛苦掙扎的可怕感。

可至少,他還有感覺。還在努力的抗衡著。

他注意到,整個天地,所有的生靈在這一刻,不但軀體不動,連心臟的跳動聲都停止了。

甚至,強大如炎帝、冰帝的靈魂,都沒有產生靈魂波動……

這意味著冰帝、炎帝的靈魂都被定格!

他心神駭然,被這詭異的場景震撼到,隨後感應到靈魂的抵抗力,逐漸的增強。

他的暗魂獸分身。依然動不得,但他十階的魂族靈魂,那一株靈魂樹,卻從魂獸眼中漂浮而出。

他靜靜地觀察著天地。看著所有定格的生靈,看向天的方向,心中漸漸被一種恐懼感侵蝕。

他萬萬沒有想到,在天握著命運權杖以後,竟然獲得如此強大的力量增幅。

天擁有命運、時間、空間三種血脈屬性,精通著三種力量奧義。可命運權杖……明明只是和命運有關。

天拿到命運權杖的霎那,時間和空間部定住,難道命運權杖對時間和空間都有恐怖的影響力?

他感到難以置信。

然後,就在下一刻,他發現他以魂族的「感魂術」,又看到了不同的風光。

他注意到,所有被定住的生靈,靈魂之中都有奇異的光線永休止地變幻著。

他能透過血肉看到近冥梟的靈魂,他看到冥梟的靈魂之中,只有絲絲光線扭動著,似永遠都在變化。

那算是冥梟軀體,和靈魂之中,唯一還在活動變幻之物。

那些深藏於靈魂之中的絲絲光線,似乎和一個生靈的命運相關,關乎著生靈不可改的過去,和不可知的未來。

不可變的過去,永遠不可知的未來,與時間、空間有著密切的關係,也是命運的核心。

突然間,秦烈意識到命運秘術,和奇妙的時間、空間,都有著深刻聯繫。

他也忽地明白,那些永遠都在扭曲變幻的光線,就是靈魂中的命運之線!

掌御命運權杖的天,透過命運權杖的力量,和自身的血脈,已完掌控了這一方天地!

連身為九幽君主的奧斯頓,面對著天的命運、時間、空間三種神奇的力量秘術,都失去了對自身的控制!

「咻!」

突然,有億萬碎小的冰藍色幽光,從那命運權杖內濺射開來。

那些幽光,雨點一般灑落到每一個生靈身上,並瞬間融入生靈血肉。

秦烈注意到,每一個被幽光碰觸的生靈,靈魂之中的命運之線,運行的軌跡,似乎都稍稍為之一變。

天,借用命運權杖的力量,似強行改變了不可知的命運!

「呼!」

一個巨大的血肉團,倏地從遠方飄飛而來,又在幽冥城空中停住。

「卡斯托爾!」

秦烈十階的魂族靈魂,敏銳注意到那血肉團,心神又是一驚。

這時候,出現於他視線中的所有生靈,不論是強大如奧斯頓的惡魔,還是道森,亦或者炎帝,冰帝,他父親秦浩,都處於靜止不動的狀態。

所有生命都受到天和命運權杖的影響和掌控。

而已經爆滅過一回的卡斯托爾,卻在這個時候,突然間飛了回來。

「天,你比命運權杖的上一任持有者還要強大。那傢伙,如果有你這樣強,他當年也不會被奧斯汀臨死前給毀去。」

從那血肉團內,傳來了卡斯托爾的聲音,血肉團慢慢變幻著,重凝成了卡斯托爾的形態。

「不愧是曾經跨越十階血脈門檻的深淵之主,我已竭儘力了,都法短暫影響你的命運軌跡。」

天握著命運權杖,抬頭看著卡斯托爾,也生出一絲敬意。

「我畢竟踏入過終極之境,看過奇妙的風景。」卡斯托爾森然怪笑著,視線突然落向幽冥城,道:「他呢?除了你我之外,他為何也不受你命運之力的束縛影響?」

「我也正感到奇怪。」天也說道。

他也飛向天空,和卡斯托爾處於同一高度,也好奇地看向秦烈所化的那株靈魂樹。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