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命運權杖!

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命運權杖!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9-22 13:42  字數:2402

屬於奧斯汀的殘魂氣息,似隨風而逝,完全消失於空中。

眾多碎小的紫色光點,全部匯聚向凌語詩,化為凌語詩的傳承秘印。

凌語詩神采飛揚,整個人像是在生著蛻變,不論是血脈的動靜,還是不斷增強的靈魂,都讓旁邊的炎帝、冰帝感到震驚。

不久後,凌語詩沖著秦烈的那具暗魂獸分身,露齒燦然一笑。

旋即,她便閉上眼,安靜地盤坐下來。

就在秦山身旁,就在幽冥城內,她放心地將那些靈魂烙印,融入她的血脈,化為她靈魂的一部分。

而此時,從秦烈暗魂獸分身眼中釋放的光芒,則是逐漸的黯然。

奇異的是,在暗魂獸瞳中光芒逐漸消失時,他給冰帝、炎帝的感覺,反而像是慢慢回來了……

那個他們熟悉的秦烈,在靈魂虛弱時,似乎終於歸來。

暗魂獸眼中的冰冷和陰森也徹底消失。

「秦烈……」

冰帝試著輕呼一聲,以此來確認如今的秦烈,已完全恢復了理智。

「我沒事。」秦烈回應了一句,他的暗魂獸分身,緩緩趴伏下來,眼中閃爍著思索的光芒。

就在剛剛,他嘗試以十階的分魂溝通鎮魂珠時,他感到立即和鎮魂珠達成了聯繫。

而且,鎮魂珠在得知他想要對付的目標,乃是曾經的幽冥君主奧斯汀時,反應也非常強烈。

他感覺到,鎮魂珠驟然爆出龐大的靈魂磁場,將他的十階分魂給瞬間影響。

隨後。他像是被鎮魂珠附體一般,以他尚且沒有能領悟的秘術,立即對奧斯汀凝成的「九幽魂獄」動手。

在那一霎,他似看到無數零碎的光線,在反覆切割著「九幽魂獄」。

奧斯汀的殘魂。在那些如「魂刀」般的光線切割之下,變得支離破碎。

他靈魂最核心的本源,也無法抵禦鎮魂珠的那種凌遲之力。

最終,奧斯汀的殘魂,不斷地崩裂粉碎,化為了千萬光點。

那些光點都烙印著「魂獄」的秘義。在奧斯汀消散之際,本能地感覺到凌語詩的血脈氣息。

它們旋即自融入凌語詩。

奧斯汀魂滅後,他也被鎮魂珠抽離了太多的魂力,感到極端的疲憊無力。

旋即,他又感覺到他和鎮魂珠的聯繫。因為他魂力消耗太大,而變得無法建立。

「來我們這邊!」秦山沉喝道。

秦烈愣了一下,又勉力催動著魂獸的血脈秘術,變幻為本體的模樣。

縮小以後的軀體,重新靠向了秦山,還有冰帝、炎帝等人。

此地,為靈域眾多域始境強者的聚集點,冰帝、炎帝、華天穹和姬旦等人。都釋放出了九層魂壇,締結出五顏六色的結界。

在層層結界下,他這具虛弱的暗魂獸分身。可以修養一陣子,可以抵禦很多風險。

「剛剛……」冰帝欲言又止。

「借用了一點其它的力量。」秦烈回應。

冰帝目顯異色,「奧斯汀曾經差點在卡斯托爾之前,成為深淵之主,這傢伙……徹底消亡了?」

他有點不敢置信。

如此強大的奧斯汀,短短時間內。已一絲氣息不存。

在冰帝的感覺中,奧斯汀應該是真的死了。可在數百萬年前,奧斯汀也被認為死亡了。可他還是以「九幽魂獄」的方式潛藏在了幽冥界。

冰帝擔心奧斯汀會故技重施。

「這次應該……真死了吧?」秦烈也不敢確定。

「死了。」冥梟倏地從天而落,由數千米的深淵大惡魔形態,轉瞬化為枯瘦的人形。

他深深看了一眼靜坐著的凌語詩,隨後咧嘴一笑,一臉歡悅地望著秦烈,「奧斯汀最核心的靈魂記憶,的確化為了虛無,而他領悟的靈魂烙印,則是成為了那丫頭血脈的一部分。最根本的東西,都被那丫頭吸收了,奧斯汀不可能復活的。他畢竟只是殘魂,沒有血肉之軀,他那顆惡魔心臟更是早就不在了。」

同為深淵大惡魔,冥梟如此的肯定,讓幽冥城眾人都暗暗鬆了一口氣。

「你怎麼回來了?」秦山道。

「呼呼呼!」

這時候,秦烈注意到以道森和阿茲加洛為的大惡魔,已撲向了靈族族群。

九幽君主奧斯頓,也終於不再浪費時間,同樣如血肉山巒般壓迫向靈族。

卡斯托爾的那具分身,被秦浩轟碎以後,重新凝成了血肉團。

那血肉團滾動著,只是眨眼間,就從這一方交戰的天地消失。

似乎,他並不急於短時間內,和九幽的惡魔決一死戰。

此時,他父親秦浩,駕馭九層魂壇,也在和靈族族長阿薩德血戰。

整個九幽煉獄,眾多至強的大惡魔,都和靈族掀起了血戰,冥梟卻在這個時候下來,這讓秦山有些不滿。

「我先要保證她安然無恙?」冥梟看著閉目靜坐的凌語詩,道:「我來九幽,是為了幽冥城的凌家族人,為了角魔族、暗影族和鬼目族。他們和靈族,還有那些大惡魔相比,戰鬥力太弱了,他們還不夠資格參與此戰。」

「好吧。」秦山點了點頭,說道:「靈族那邊我們還是要給出一點回應的。」

「不錯。」

「天啟對靈域破壞太多了!」

炎帝和冰帝立即表態,隨後,他們駕馭著魂壇,也沖向靈族。

姬旦和華天穹兩人,也吩咐補天宮和姬家的武者,同樣殺向靈族。

「不知死活。」

就在此時,靈族那邊的天啟大賢者,漠然無情地輕聲道。

他的聲音明明極低,可方圓萬里之內的所有生靈,都聽的一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