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再戰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 再戰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9-21 14:08  字數:2827

bx

「君主,這是好的機會!」

深淵魔龍阿茲加洛,在道森等域外惡魔的提醒之下,也向奧斯頓吼道。

這時候,天正在藉助於深藍的血脈,對命運權杖發起呼喚。

一旦讓天擁有了命運權杖,他的戰力將會邁向一個的高度,到了那時候想要對付他,就加艱難了。

「那就……動手吧。」

奧斯頓輕輕吸了一口氣,看向他哥哥奧斯汀形成的魔影,魔體內血脈波動驟然變得洶湧。

「你看好凌家那丫頭。」

也在此刻,秦浩別頭看了一眼秦烈,輕聲吩咐道。

秦烈一怔。

「轟!」

秦浩的九層魂壇,釋放著絢爛奪目的神芒,突地朝著靈族聚集地飛去。

他雄偉如山的身軀,筆直站在九層魂壇之巔,身上湧現出滂湃匹的驚人氣勢。

他那九層的魂壇,也在頃刻間,變得如巨山般巍峨。

「嘿,好強大的血肉氣息……」

卡斯托爾的那具分身,眼見秦浩的九層魂壇飛出,分明顯得有些驚訝。

本朝著靈族而去的秦浩,似聽到了他的驚呼,那座九層魂壇驟然頓住。

秦浩轉身看向了卡斯托爾的這具分身。

卡斯托爾眼神猛地凝重了。

「嘩嘩嘩!」

秦浩身下的九層魂壇,每一層內部都有滔滔靈力,如瀑布般噴涌而出。

那些靈力如惡蛇般相互吞噬,瞬間化為一條粗長的能量柱,燦燦神芒,從那能量柱內照耀出來,充斥著粉碎虛空的恐怖壓迫力。

卡斯托爾的那具分身,幾乎是在一霎間,就被那能量柱給轟擊正著。

「嘭!」

卡斯托爾尚且沒有恢復到巔峰之力的分身,陡然爆碎,化為了漫天零碎血肉。

「咦!」

九幽惡魔之中。奧斯頓的第二子亞倫,咧著嘴,一臉的驚駭。

還有幾個同樣有著十階血脈,和阿茲加洛實力相當的大惡魔。魔瞳中也是異芒閃耀。

剛剛,他們都知道阿茲加洛受了傷,而且是傷在底下的秦浩手中。

這些自負的大惡魔,都在嘲諷阿茲加洛,都說阿茲加洛是不是太老了。不然怎會被一個名不經傳的人族所傷?

自詡為高階智慧種族的亞倫,對於人族充滿了輕視,他也覺得阿茲加洛被秦浩所傷有點丟人。

直至此刻,眼看秦浩魂壇內靈力凝聚的能量柱,將卡斯托爾的一具分身,給撞擊的瞬間炸碎了,他們才意識到秦浩的可怕。

能量柱和卡斯托爾那具分身碰撞霎那,從中傳來的波動,讓他們都感到了心悸。

只是,那化為了漫天血霧的卡斯托爾。依然是靜靜地漂浮於空中。

沒有一滴鮮血,沒有一滴血肉,也沒有一根碎骨墜落。

那血肉模糊的區域,如一幅詭異的血腥圖畫,停滯不定。

秦烈以十階的魂族分魂,非常清晰的感覺到,卡斯托爾的靈魂氣息,充滿了每一塊血肉,每一滴鮮血。

即便爆碎為血霧,血雨。碎片,卡斯托爾依舊未曾死亡。

他猶記得,在黃泉煉獄的時候,卡斯托爾的一具分身。爆碎以後還是重聚了。

果然。

當秦浩轉身,駕馭著九層魂壇,又向靈族聚集地飛去時,那片血肉模糊之地,屬於卡斯托爾的靈魂氣息猛地變得強烈!

鮮血,碎肉。斷骨,有著生命般相互蠕動著融合。

短短數秒時間,那些零碎的血肉,凝結為一個巨大的血肉團。

而此時,秦浩的九層魂壇,彷彿巨山般轟然壓向聚集著的靈族族人。

靈族的族長阿薩德,一臉不悅的抬頭,冷冷看著那座九層魂壇轟落,哼道:「如果不是看在烈焰鳶的面子上,我們先前就摧毀幽冥城,將你給斬殺了。」

似乎,他先前率領眾多的靈族強者,在圍攻幽冥城的時候未儘力,就是為了給烈焰鳶一個面子。

從名義上來看,秦浩的確是烈焰鳶的女婿,而天在進入九幽時,應該和烈焰鳶有著默契。

他們是認為,真要是將秦浩擊殺了,可能會得罪烈焰鳶。

——即便他們知道烈焰鳶和秦浩並不和睦。

「先前我也放不開手。」秦浩沉聲道。

數絢爛的靈光,像是一條條溪流,從他那九層魂壇內垂落,猶如刺目的珠簾。

「空間之壁!」

阿薩德催動血脈天賦,只見在靈族族人頭頂的那一方空間,滋生著密密麻麻的紋絡。

那一刻,所有靈族的族人,都感覺他們和秦浩的九層魂壇,似隔著幾個世界。

他們都再也感覺不到來自秦浩魂壇的威懾力。

秦浩也明顯感覺到,他失去了對阿薩德靈魂氣息的鎖定,甚至覺得阿薩德已從九幽煉獄消失。

可阿薩德明明就在下方,以眼睛分明可以看到……

「呼!」

也在此刻,天空中奧斯汀的魔影,突地憑空消失。

「小心!」奧斯頓喝道。

他猛地看向了幽冥城,看向了凌語詩,在提醒她不要被奧斯汀奪舍。

聽聞了一番九幽和幽冥的舊聞,原本心智動搖的凌語詩,已經不打算犧牲自己。

她不再心甘情願地將軀身交出。

「秦烈,他來了。」她輕聲道。

「丫頭,他來不了的。」秦山微笑道。

交織的雷電光芒,像是倒扣的海碗,將秦烈和凌語詩等人覆蓋著。

那是天雷池的力量!

「只不是殘魂而已,也想在這方天地為所欲為,我看他是想多了。」秦烈冷聲道。

講話時,他從秦山和凌語詩身旁走出,來到了天雷池覆蓋不到的區域。

「感魂術!」他旋即動用魂族秘術。

他眼瞳中,許許多多幽暗的魂族秘紋,隨著他的感知滋生。

在他眼中,血肉和實物似逐漸變得模糊,而眾生的靈魂,卻變得異常的清晰。

層層灰褐色靈魂波動,就在天雷池覆蓋的周邊,不斷地游弋著,似乎在找尋著合適的機會。

「奧斯汀……」

激發出魂脈秘術以後,秦烈確定那灰褐色的靈魂波動,就是剛剛消失隱匿的奧斯汀。

奧斯汀懼怕天雷池形成的雷電之威,一直圍繞著凌語詩,想要在天雷池威力減弱的時候沖入。

秦烈也知道,天雷池收集的雷霆之力,並不是窮盡。

他爺爺秦山畢竟不是人族的雷帝,即便煉製出天雷池,也只能釋放天雷池內原有的雷霆之力。

而天雷池內儲藏的雷霆之力,秦山也動用過了幾回,或許要不了太久,就會被耗盡。

到了那時,奧斯汀會立即對凌語詩動手。

「和御魂大帝相似的靈魂秘術……」

力激發著「感魂術」的他,不單單把奧斯汀隱匿的殘魂,看了個清清楚楚,竟然還感覺到和本體融合為一的鎮魂珠,似乎已蠢蠢欲動。

鎮魂珠,是因為他這具魂族的分魂,將魂脈的魂力給盡情釋放了而有所異動。

於是,他試著以分魂和鎮魂珠聯繫,看看能否借用鎮魂珠的力量。

在他魂念一動後,他就發現,他分魂和鎮魂珠之間的聯繫和溝通,完不受煉獄的空間阻隔。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