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淡定的天啟

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淡定的天啟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9-17 17:32  字數:3063

readx

幽冥城。

眾多靈族的血脈戰士,騎乘著魔寵,在空中呼嘯著。

一座座魂壇,閃爍著絢爛虹芒,和那些騎乘著魔寵的靈族戰士衝擊在一塊兒。

秦浩,炎帝,冰帝,還有姬旦、華天穹等人,都是九層魂壇的強者,從他們魂壇內湧現的靈力波動,猶如道道噴泉。

幾個靈族十階的血脈戰士,以空間、時間、生命三種常見的血脈天賦,駕馭著魔寵,正在和他們纏鬥。

「呼呼!」

一條條幽藍色的血脈光線,從靈族族長阿薩德指尖飛出,那些血脈光線,亂蛇般纏繞住秦浩的魂壇。

「生命汲取術!」

阿薩德臉色森冷,施展出血脈秘術,只見那條條幽藍色的光線,蠕動著,似在吸食著秦浩魂壇內蘊藏的生機。

秦浩那座有九層高,始終靈巧活動著的魂壇,似乎一下子凝滯了。

「生命汲取……」

端坐於魂壇之巔的秦浩,神情不變,突然伸手胡亂撕扯。

「嗤嗤!」

秦浩身前的虛空,陡然扭曲變幻,凌厲至極的力量,詭異地覆蓋到他魂壇周邊的每一個角落。

「啪啪啪!」

纏繞在他九層魂壇上,一條條的幽藍色血脈光線,根根爆碎。

阿薩德的生命汲取術,也在頃刻間失效。

「烈焰鳶的女婿,果然不可小視。」

阿薩德微微變色,為秦浩展現出來的實力感到驚訝,他也忽然明白想要拿下幽冥城,恐怕沒有那麼簡單。

他悄悄觀察,現靈族其他的那些血脈戰士,也未能完全佔據上風。

他旋即有些疑惑地看向天啟。

重返幽冥城的天啟,和賽多利斯家族的貝蒂站在一起,並沒有立即參戰。

天啟只是淡然地注視著那些靈族血脈戰士,和人族魂壇強者間的戰鬥,顯得從容不迫。

時不時地。他還和貝蒂等賽多利斯家族的族人,交談上一兩句。

感應到阿薩德的目光注視,天啟微微一笑,嘴唇輕輕蠕動。

阿薩德旋即聽到了他的解釋。

「人族不可小視。他們一層層鑄造的魂壇,是通過領悟魂族的修魂秘術,依照他們靈魂的特點鑽研出來的。他們體內的靈力,和我們以血脈來吸收的天地靈氣,其實是同宗同源。人族。雖然天賦很差,可他們善於吸收各個種族的優點。短短三萬年時間,他們就成為了靈域的霸主,而且還在迅成長,可見他們的潛力非常驚人。」

聽完他的解釋,阿薩德臉色微變,似對人族開始刮目相看了。

「人族的血脈很奇怪,因為太過於普通,所以幾乎可以和任何種族的血脈結合。」天啟又以隱秘的方式說道,「或許。就是因為他們的血脈太普通,才能承載完美之血的奧妙。」

阿薩德又是一驚。

「呼!」

也在此刻,深藍嬌小的身影,忽地在天啟和貝蒂身旁閃現。

她停住以後,在她周邊的空間,還蕩漾著一圈圈的漣漪。

似乎,她是借用了奇妙的空間血脈,在幾個呼吸的間隔,瞬息而至。

「不錯,你對空間之力的使用。已越來越嫻熟。」天啟微微一笑,隨口一問:「暗血峽谷那邊如何?」

「我感覺到了九幽君主的靈魂氣息。」深藍小臉滿是凝重。

天啟滿不在乎地說道:「應該是凌家那丫頭通知了他,看樣子要不了多久,那些九幽的大惡魔就會殺過來了。」

「九幽的大惡魔。加上新來的外域惡魔,還有幽冥城的他們……」貝蒂臉色不太好看,惱怒地瞪著天啟,「你招惹了這麼多麻煩,你覺得我們還能離開九幽嗎?」

「當然能。」天啟微笑道。

「大賢者,以我們的力量。恐怕難以抗衡這三股力量吧?」深藍也憂心忡忡。

天啟正要答話,眉頭突然一挑,旋即道:「結界破碎了。」

貝蒂大驚,「九幽和外來的那些大惡魔,是不是馬上就到了?」

天啟道:「應該是這樣。」

「怎麼辦?這該怎麼辦?」貝蒂看著幽冥城空中,和人族交戰的那些族人,急躁地說道:「我們想要拿下幽冥城,都不是短時間可以做到的。當那些大惡魔,一會兒殺過來了,我們該如何應對?」

深藍也急聲詢問:「大賢者,您應該有別的安排吧?」

天啟緩緩點頭。

一看到他點頭,貝蒂和深藍忽然放下心來,似乎只要天啟保持著平靜,他們就相信問題不會太嚴重。

「深藍,貝蒂,你們來九幽也有很久了,可曾……感覺到什麼呼喚?」天啟話鋒一轉道。

這時候,九幽煉獄的大惡魔,還有道森那些外域的惡魔,隨時都可能殺進來。

而圍攻幽冥城的靈族血脈戰士,也只是稍稍佔據上風,並沒有取得壓倒性的優勢。

在如此局勢下,天啟沒有關心族人即將遭受的厄運,反而莫名其妙地來了這麼一句。

貝蒂和深藍面面相覷,都是一臉的疑惑不解,甚至不知道他這句話具體的含義。

「我是說,你們在九幽煉獄內,血脈……有沒有什麼時候覺得異常,或者是在什麼地方?」天啟再問。

貝蒂和深藍同時搖頭。

天啟皺眉,輕聲嘀咕道:「奇怪,她們都是靈種,在九幽各個區域也都活動過,按道理而言……不該一點感覺都沒有啊。」

「老頭子,你究竟想要找什麼?」貝蒂不耐道。

就在這時,她已看到化為一束光芒的秦烈,已漸漸臨近。

「吼!」

本來為人形的秦烈,就快要降臨幽冥城時,突然放聲嗷嚎。

他那具人形的軀體,以肉眼可見的度脹大,與此同時,那柄白骨鐮刀攜帶著濃郁的血腥氣息,先一步斬向阿薩德身下的魔寵。

「魂獸!」

貝蒂呆了一下,然後就注意到一眨眼功夫,秦烈蛻變為了魂獸。

很多靈族的血脈戰士,眼看一頭魂獸現身,也同樣被驚訝到,以為魂族也參與了此戰。

阿薩德身下的那頭魔寵,,乃是一隻烏光閃亮的大蜘蛛,那蜘蛛如巨大的圓盤般懸浮空中,一隻只刀鋒般的蛛爪,像是寒光閃閃的利刃。

秦烈的白骨鐮刀,劈砍過來時,那大蜘蛛的蛛爪猛地突出來,噼里啪啦地砍在白骨鐮刀。

一瞬間,秦烈暗魂獸分身淬鍊的白骨鐮刀,和那蛛爪就碰擊了千百次。

一連串叮咚聲過後,秦烈的那柄白骨鐮刀,打著旋兒,飛落回暗魂獸分身。

阿薩德騎著的大蜘蛛,則是張牙舞爪,陰森森的小眼睛,死死地盯著秦烈。

「呼呼呼!」

厚厚的雲層中,以奧斯頓、道森為的大惡魔,龐大如山的魔軀飛動著,也在秦烈之後浮現出來。

這些大惡魔都出現於幽冥城附近的天空。

「天啟!你來九幽究竟想幹什麼?」

奧斯頓的聲音,如炸雷般轟隆隆爆響,震的很多血脈低微的靈族族人,還有幽冥城的角魔族、暗影族族人,都是頭暈眼花。

「停一下吧。」天啟淡然道。

眾多騎乘著魔寵的靈族血脈戰士,立即棄下各自的對手,忽然飛向天啟所在的區域。

一眨眼功夫,所有強大的靈族血脈戰士,都匯聚在天啟身旁。

炎帝和冰帝等人,深深吸了一口氣,看著忽然到來的眾多大惡魔,臉色陰晴不定。

他們不知道那些大惡魔的立場。

冰帝深深看向秦烈的那具暗魂獸分身,眼中滿是詢問之意。

「自己人。」秦烈道。

冰帝臉色稍緩,壓力一下子減輕了,生怕那深淵魔龍阿茲加洛暴怒狂,沖著他們廝殺。

不久前,他們和阿茲加洛的衝突,他記憶猶新,他真的擔心突然冒出的眾多惡魔,是奔著他們尋仇的。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