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生命等階

第一千六百五十三章生命等階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9-14 18:37  字數:2523

bx

朱雀界的異變,驚動了朱雀族族人,還有一部分古獸族的強者。

然而,沉溺於領悟深淵力量奧義的秦烈,卻未曾注意到朱雀界的變化。

他那靜坐於魂壇的本體,連本源深海周邊的變化,都沒有餘暇去理會。

本體法察覺,他的暗魂獸分身,自然加不可能知道朱雀界的奇變。

他的暗魂獸分身,此時依然在暗血峽谷的上空,焦急等候著九幽君主奧斯頓的到來。

「呼!」

駕馭著一團團魂雲的凌語詩,安撫了亞倫和那些九幽惡魔以後,又飛逝到他身旁。

「那傢伙也是奧斯頓的兒子?」秦烈問道。

「你是說亞倫?」凌語詩訝然。

秦烈微微點頭,「我既然沒有刻意以『暗魂』隱匿氣息,自然就能聽到你們的對話。那個亞倫……好像很瞧不起我們?」

凌語詩愣了一下,旋即道:「他不會瞧不起你,他是覺得靈域的生命種族太弱。」

「你我都來自靈域。」秦烈道。

亞倫談起靈域時,語氣中滿是譏諷和不屑,又懷疑秦浩、秦山他們踏入九幽的動機,讓他隱隱有些不舒服。

近一段時間,他所接觸的人物,要麼是烈焰戈、暗昊、寒澈這樣的神族強者,要麼是格羅姆、道森這樣的十階大惡魔。

即使面對烈焰戈、格羅姆、道森等星河的一方霸主,他也沒有低人一等的感覺,反而漸漸培養出自信來。

忽然間,那亞倫言語之間。對來自靈域的人族滿是嘲諷,他多少有些不適應。

——他始終視自己為人族的一份子。

「不用和他一般見識,煉獄的高階惡魔,都是和他一樣的德行。」凌語詩淡然一笑,說道:「你還記得迪迦嗎?當初。炎日深淵還是本源始界時,他以煉獄惡魔的身份出現於本源始界,立即得到了眾多惡魔的依附。上面一百層的惡魔,也會覺得八層煉獄的高階惡魔,身份和血脈力量,都要尊貴強大一點。或許就是因為這樣。才漸漸養成了他們的臭脾氣,覺得他們才是高貴的生命種族。」

「迪迦……」

秦烈啞然失笑。

「哦,對了,迪迦應該也在黃泉煉獄吧?我還通過血脈秘術,和迪迦有過短暫的溝通。向他詢問你的消息?他現在怎樣?」凌語詩道。

「他應該是格羅姆後一個活著的血脈後裔了。在黃泉煉獄完崩滅之前,我利用星空鏡將他送入寒寂深淵了。」秦烈解釋。

「還活著就好。」凌語詩沉默了一會兒,忽然情緒低沉地問道:「凌峰怎麼死的?」

「天為了讓我封閉黃泉煉獄的深淵通道,把他,還有魯茲一起殺死了。」秦烈臉色陰沉道。

「天……」凌語詩也暗暗咬牙。

「此人非常可怕,你我……現今都不是他的對手。」秦烈嘆道。

「浩瀚星河,能完勝過天的強者,可能只有御魂大帝。而能徹底殺死他的。至今一個都沒有。」就在此時,傳來了奧斯頓的聲音,「連御魂大帝也殺不死他。」

「轟!」

聲音一落。一頭數千米高,猶如血肉山峰的龐大惡魔,陡然從虛空降臨。

這頭惡魔沒有格羅姆那樣的六對魔翼,在他的後背,高高豎起一根根尖銳的烏黑棱刺,猛一看。他後背像是插滿了骨箭。

那一根根棱刺,冰冷而鋒利。閃爍著攝人魔光。

這頭惡魔的腦袋上,一根粗長堅硬的尖角。筆直刺向天空,在那尖角的尖端,似有陣陣攝魂厲嘯聲響起。

他的兩隻巨大魔手,在並和以後,化為奇大比的鋸齒形長刀。

陣陣令人心神驚懼的力量,從那兩柄鋸齒形的長刀內傳來,彷彿足以撕裂天穹。

「父親大人。」凌語詩恭敬道。

秦烈一驚,旋即意識到眼前的大惡魔,正是奧斯頓的本體。

「吼!」

那頭名叫阿茲加洛的深淵魔龍,在奧斯頓之後,怒嘯著而來。

阿茲加洛倏一現身,突然一聲咆哮,就要將秦烈的這具暗魂獸分身撕碎。

「冷靜。」奧斯頓沉喝。

「阿茲加洛大人!」凌語詩也尖叫。

她不明白,在阿茲加洛現身以後,為什麼會突地盯著秦烈動手。

秦烈心中苦澀,知道他這具暗魂獸分身,在變化為本體以後,被阿茲加洛給認出了。

在他的本體,將秦浩,秦山給帶入九幽後,被深淵魔龍阿茲加洛察覺到,結果雙方爆發了戰鬥。

十階血脈的大惡魔阿茲加洛,被秦浩一拳轟的受了傷,遍體鮮血的匆匆逃離了。

「君主!是他,他和那些傢伙是一起的!」阿茲加洛嚎叫道。

「我知道。」奧斯頓冷哼一聲。

深淵魔龍阿茲加洛,從奧斯頓的冷哼聲,聽出了怒意,他那沖向秦烈的魔龍之身,也突然停住。

「秦烈,怎麼一回事?」凌語詩詢問道。

奧斯頓真身到來,阿茲加洛也現身後,底下的亞倫也飛向天空。

「阿茲加洛叔叔,怎麼發那麼大的火?」亞倫笑嘻嘻地問道。

阿茲加洛冷冷看了秦烈一眼,只是哼哼,卻沒有答話。

「秦烈,將阿茲加洛打傷的那個人族族人,是你的?」奧斯頓好奇問道。

他也是剛剛,和阿茲加洛一同過來時,才知道阿茲加洛與一群域外強者有過衝突。

阿茲加洛依照他的命令,去冥河檢查,意外發現冥河乾涸。

隨後不久,秦烈安排靈域的親人過來,位置也恰恰在冥河旁。

阿茲加洛誤以為,冥河的乾涸,與秦烈一行人有關,所以大發雷霆。

結果,阿茲加洛卻在秦浩的手中吃了虧,他這幾天一直在養傷,在聽到奧斯頓的召喚以後,才冒出頭來。

他將另外一批外來者的消息,剛剛和奧斯頓說明,一來到此地,就看到了熟悉的秦烈。

他這才忍不住出手。

「什麼,外來者傷了阿茲加洛叔叔?是誰?」亞倫嚷嚷道。

奧斯頓深深看向秦烈,等候他的回答。

「那是我父親。」秦烈道。

「厲害。」奧斯頓魔瞳明顯一亮,「阿茲加洛和我說了,那個傷到他的傢伙,戰力……或許不遜色靈族族長阿薩德。」

「不可能!這怎麼可能?」亞倫連連搖頭,「那傢伙是人族吧?區區一個人族,怎麼可能勝過阿茲加洛叔叔?」

「那傢伙的確是人族。」深淵魔龍阿茲加洛垂頭喪氣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