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暴露

第一千六百四十九章暴露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9-12 18:36  字數:2583

從深藍的口中,秦烈一得知天啟的意圖,心神瞬間一亂。

為了能分辨出深藍、凌語詩靈魂訊念的含義,他離暗血峽谷已太過於接近,他的心神大亂,令他潛隱的靈魂波動,忽地變得明顯。

「是誰?!」

凌語詩身旁,一個身形勻稱,衣著極為講究的高階惡魔,霍然抬頭。

他直勾勾盯著空中,深紫色的魔瞳中,電光乍現。

「誰在上面?」

更多的惡魔和靈族的戰士,也先後察覺到異常,紛紛抬頭看天。

秦烈暗叫不妙,旋即再次隱匿氣息,並徑直向幽冥城飛去。

「嘭!」

他突然感覺到,他狠狠地撞擊到一個無形的空間結界,潛隱的身影,被反彈後驀地顯形。

凌語詩和深藍,也都凝神看著天空,在他顯形以後,她們都明顯一愣。

「結界!空間結界!」

秦烈在空中定住以後,才注意到在他和幽冥城之間的空中,存在著結界。

心思一動,他就明白幽冥城附近的天空,已經被天啟大賢者,亦或者靈族那些擅長空間力量的血脈戰士封禁。

他也旋即明白,為何凌語詩帶領著那些惡魔,沒有選擇破空飛行,而是從下方的暗血峽谷趕向幽冥城。

原來,天空……是被封住了。

「這氣息……」最先感覺到秦烈存在的那個高階惡魔,冷冷盯著秦烈,臉色一變,道:「魂獸的氣息!是一個魂族的族人!」

「魂族!魂族怎麼在此?」又有一個惡魔叫道。strong最新章節全文閱讀/strong

「難道靈族和魂族一同湧入了九幽?」更多惡魔驚慌起來。

「不!我們沒有和魂族一起進入!」有靈族的戰士喝道。

「沒有?」那個高階惡魔愣了愣。突然道:「先抓住這傢伙!」

靈族的那些戰士,對於突然冒出的魂族族人,也都流露出惡意,「逮住他!看看他想幹什麼,問清楚他是怎麼過來的?」

忽然間。因秦烈的不謹慎,他成為了眾矢之的。

不論是惡魔,還是那些靈族的戰士,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把他當成了心腹大患。

「等一下!」

「等等!」

凌語詩和深藍,一前一後高呼。阻止了那些惡魔和靈族血脈戰士的行動。

「妹妹,怎麼一回事?」最早察覺到秦烈的高階惡魔,一臉疑惑地問道。

這個高階惡魔名叫亞倫,乃是九幽君主奧斯頓的第二個兒子,擁有九階的惡魔血脈。已經是一名強大的深淵領主。

九幽君主奧斯頓和黃泉君主格羅姆不同,他一共只有七個兒子,三個女兒,在他承認了凌語詩為血脈後裔以後,凌語詩才算是他第四個女兒。

格羅姆的子女,從出生起,就在相互廝殺,以期望能成為如戴利、羅頓、阿芙拉一樣被他認可的繼承者。

這是因為格羅姆從始至終。也沒有將他的那些子女,真的當一回事。

他甚至沒有將自己最核心的力量天賦,給烙印在子女的血脈之中。反而將他得自卡斯托爾的部分死魂力量,給分散到子女體內。

九幽君主奧斯頓則不同。

他極其在意自己的後裔,而且真的是用心培養,並且嚴禁子女間私鬥。

在他的教導下,他的七子三女,相互間的關係非常的和睦。手足之情的概念很深很深。

當他承認了凌語詩的血脈身份,將凌語詩帶入九幽以後。一開始凌語詩並不被他的七子三女認可,覺得凌語詩血脈不純。

然而。隨著最近的一場場戰鬥,還有凌語詩來到九幽的表現,她逐漸得到了一些人的認可。

奧斯頓的第二子亞倫,就是最先對凌語詩表露出善意,開始視她為妹的惡魔。

「我認識他。」凌語詩猶豫了一下,道:「交給我,我和他談談。」

亞倫訝然,「你怎麼認識魂族族人?」

「一時半會說不清。」凌語詩急切道。

亞倫深深看向她,點了點頭,說道:「大家先安靜一下。」

跟隨凌語詩而來的那些惡魔,都是九幽煉獄本土的,他們真正聽命的都是亞倫。

聽到亞倫的命令以後,原本想要衝天而起,對秦烈動手的他們,都老實了下來。

「你小心一點,那傢伙……給我的感覺很危險。」亞倫輕輕吸了一口氣,「我感覺,他至少是九階的魂族族人,甚至有可能……」

他的感覺很敏銳,秦烈雖然以暗魂血脈天賦,刻意潛隱了氣息,可他還是隱隱覺得不安。

這讓他明白,那個在天空露出來的魂族族人,絕不是一個容易對付的角色。

「我知道,他不會傷害到我的,你放心吧。」凌語詩道。

話罷,她駕馭著朵朵紫色魂雲,從暗血峽谷飛向天。

「小主人,那傢伙是誰?」一名靈族的血脈戰士,好奇地看向深藍。

深藍輕輕擺手,對他們做出一個噤聲的手勢,冰藍色的眼眸,一瞬不移地看向空中。

一股不太明顯的靈魂波動,就從她的眼瞳之中,向秦烈蕩漾而來。

「你私自帶了其它層面的惡魔過來,他發現了,要對幽冥城動手。我,我畢竟是靈族的族人……」

秦烈低頭一看,就感覺到了深藍的魂念波動,也以靈魂密語詢問:「幽冥城那邊怎樣了?」

「我族很多強大的血脈戰士,在他的召喚下,都在趕往幽冥城。」深藍回應。

秦烈臉色一變。

也在此刻,凌語詩駕馭著朵朵魂雲,已飛掠到他身旁。

「嗤嗤!」

一條條紫色閃電,從凌語詩那朵朵魂雲內飛射而出,將他和下方暗血峽谷隔絕。

突然間,底下的那些惡魔和靈族的血脈戰士,都已看不見他和凌語詩。

他和深藍的交流,也在頃刻間,被強行截斷。

「她是靈族的靈種,以後會是靈族的族長,你不要相信她。」凌語詩道。

「天空被天啟和靈族的強者,以空間結界隔絕了。」秦烈臉色深沉,說道:「我父親,爺爺,還有很多靈域的強者,如今都在幽冥城。不久前,凌峰還有魯茲,都被天啟所殺。我希望能扭曲局面,將一些大惡魔帶入了九幽,沒料到……」

他匆忙將局勢解釋了一遍,還說到了卡斯托爾的一具分身,已經從冥河醒來。

「竟然,竟然是這樣一回事!」凌語詩聽完以後,顯得極為震撼,急忙道:「我立即和他說明緣由,讓他安排十階的大惡魔前來助戰!」

「他?」

「就是我名義上的父親,這層煉獄的君主——奧斯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