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註定的命運?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註定的命運?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9-11 13:35  字數:2942

「改變深淵格局?」

秦烈愣愣地看著道森,搖了搖頭,面色古怪地笑了起來。

可道森的表情卻極其嚴肅,臉上沒丁點的笑意,而是說道:「傳言,當深淵即將誕生新的深淵之主的時候,深淵的古老規則……將會因此而生變化。」

「為新的深淵之主而改變?」秦烈微驚。

道森輕輕點頭。

百麗兒和那些留下來,決心踏入九幽煉獄的眾多大惡魔,也是神情凝重。

「你們到底想說什麼?」秦烈奇道。

百麗兒沉默了一會兒,突然道:「一百零八層深淵,並不是每一個時期,都有深淵之主存在。有時候,幾百萬年的時間內,深淵之主都是空缺狀態。」

「血脈越十階,達到終極之境的惡魔,畢竟是少之又少。」

「但是,每當一個時代,即將有新的深淵之主誕生時,深淵亘古不變的規則,確實都會生點細微變化。」

「卡斯托爾在沒有突破到十階血脈之前,深淵的許多規則,也因他而改變了不少。」

「他是這樣,更早之前的那些深淵之主,也有類似的情況生。」

「如今,因你的出現,深淵規則也在悄悄變化,這是不是意味著……」

百麗兒震驚地看向他。

「或許還是因為卡斯托爾。」拉塞爾插話,他扯了扯嘴角,勉強一笑,補充道:「卡斯托爾畢竟沒有死,他只是被暫時鎮壓而已。他既然還活著。深淵規則因為他,而突顯一些變化,不也是很正常嗎?」

「不是那樣的。」道森搖頭,嘆道:「引起深淵規則變化的,是秦烈。而不是卡斯托爾。」

「什麼意思?」拉塞爾費解道。

「八階血脈,讓本源始界衍變為炎日深淵。如今他在九階血脈,炎日深淵即將蛻變為煉獄,這些規則的異變,不是生在卡斯托爾身上,而是在秦烈的身上啊。」道森吸了一口氣。道:「當年的卡斯托爾,也是令種種古老的深淵規則,而生奇變的惡魔。按照血脈中的啟示來看,只有自身令深淵規則生改變的惡魔,才有可能是新的深淵之主!」

此言一出。拉塞爾徹底震驚,一臉的匪夷所思。

「一個血脈不純的傢伙,真的……有可能成為新的深淵之主?」一名外域的大惡魔喃喃道。

秦烈自身轟然一震,道:「卡斯托爾的八具分身,一旦恢復到巔峰之力,將會以我的血肉重生,恢復到被鎮壓前的至強力量!那樣的卡斯托爾,才是真正的深淵之主。才能號令所有深淵層面的惡魔!如果啟示是真的,他通過我重生,再一次變化為深淵之主。豈不是也說得過去?」

「你的意思是?卡斯托爾將以你為根基,再一次成為深淵之主?」百麗兒駭然。

「這就是他定下的計劃。」秦烈道。

「如果真是這樣,也,也……說得過去。」百麗兒道。

「怪不得你說炎日深淵衍變為一層煉獄,對你未必是好事。」道森苦澀一笑,再看向秦烈的目光。則是帶著一些同情的意味。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卡斯托爾的恐怖,他深知一旦卡斯托爾的八具分身逐個蘇醒。並且全部恢復到全盛時期的力量,秦烈絕非卡斯托爾的對手。

即使秦烈突破到十階血脈。也無法抗衡八個十階血脈巔峰的卡斯托爾。

道森突然覺得,秦烈如今種種的努力,似乎都只是為卡斯托爾積蓄力量,是為了在將來成全卡斯托爾。

他顯然不看好秦烈的未來。

「卡斯托爾的八具分身,想要全部恢復力量,應該需要一段時間。」他嘆了一口氣,勸慰秦烈道:「這段時間……對你很重要。」

後面的話,他沒有往下說,不過看他的表情,秦烈就知道他想說什麼,知道他認為自己已然是個死人了。

其餘的那些惡魔,聽到道森和百麗兒的一番話後,腦子似乎也都轉變了過來。

意識到秦烈將來的命運,註定是要被卡斯托爾取代以後,他們再也不羨慕秦烈如今的級好運了。

在他們來看,秦烈種種的好運氣,都是卡斯托爾蓄意營造的。

所有的一切,都是卡斯托爾為了在取代秦烈之前,讓秦烈擁有足夠的力量做支撐。

「你們準備一下,過一會兒,我會送你們去九幽。」

秦烈的情緒有些低沉,也懶得繼續和這些惡魔多言,丟下這麼一句話後,他這具暗魂獸分身就忽然沉默了。

不遠處,跟隨道森而來的伊諾絲,靜靜地望著他,目光也充滿了同情。

一個如此有天賦,並且崛起度如此之快的凡者,命運卻被早早註定,怎麼努力都無法改變,這種打擊……足以令人崩潰。

「實在太可惜了……」伊諾絲暗暗嘆息。

也在此時。

秦烈的本體,通過星空鏡,已經將絕大多數黃泉煉獄的低階惡魔,送入了寒寂深淵。

當他準備前往九幽,然後以本體為「門」,送道森等惡魔前往九幽煉獄時,他的靈魂忽有所覺。

他感應到一個忽而強大,忽而弱小難辨的靈魂,那靈魂……又是如此的熟悉。

他心神一動,瞬息間,就出現於炎日深淵邊沿的一塊6地。

那塊6地,直徑只有萬米,只是黃泉煉獄碎裂的極小一塊。

如今,那6地正在逐步融入炎日深淵,而且要不了太久,就能成為炎日深淵的一部分,繼續擴展炎日深淵的疆域。

蒙蒙血光,從那不起眼的6地一角傳來,血光充滿了濃郁的血腥氣味,不斷扭曲著變小。

血光內,一個消瘦的身影,端坐於八層血玉般的魂壇上,臉色猙獰,眼瞳中血光熠熠。

「黎昕!」

秦烈眉頭一皺,飛落向那血光之前,深深看向血光內的血帝。

自稱為血帝的黎昕,似乎在不斷催著鮮血之中的力量,將其灌入血光內。

然而,一股來自於深淵的古老規則之力,卻悄悄施加下來。

那種力量,擠壓著那團血光,血光扭曲著,像是隨時都會爆裂。

似乎,一旦血光爆碎,苦苦支撐的黎昕,也會瞬間死亡。

之前,連神族的各大家族的族長,都說過在炎日深淵朝著煉獄衍變,在逐步蠶食黃泉煉獄碎片時,深淵古老的規則之力,將會自然而來地匯聚於此。

那種蘊藏著深淵古老規則的力量,連他們都說必須要動用五塊血肉豐碑,才有可能抗衡。

這足以證明那種力量的可怕。

黎昕雖強,可是和神族五大家族的族長相比,應該還是稍遜一籌。

他苦苦以血之靈力凝結的血光,支撐那股力量時,似已消耗的他快要油盡燈枯。

如果秦烈不尋上來,最多一刻鐘,他和那團血光,就會被深淵古老的規則之力擠壓成碎芒。

「秦烈!」

血光內,黎昕渾身哆嗦著,一滴滴鮮紅的血珠,不斷地從他皮肉內滾落。

那一滴滴的血珠,如紅艷艷的寶石,一落地,就迅融入血光內,增強著血光的力量。

可是,隨著那些血珠的流出,黎昕本就消瘦的軀體,顯得愈的枯瘦可怕。

猛地看去,黎昕就像是一具骷髏,包裹著一層人皮,模樣猙獰可怖。

「你,你怎麼會沒事?為什麼那些深淵的規則之力,對你沒有任何的影響?」黎昕低呼道。

「因為那些深淵規則,是為了保護我而存在,我身為炎日深淵的締造者,又即將要成為新的惡魔君主了,自然可以不受影響。」秦烈微笑著解釋。

「啊!」黎昕眼珠子微微凸出,這讓他的模樣,顯得愈駭人。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