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一個啟示

第一千六百四十五章一個啟示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9-10 18:36  字數:2593

bx

炎日深淵取代黃泉煉獄,成為八層煉獄其中一層的消息,不可能隱瞞太久。

秦烈很清楚,眼前這些來自各大深淵層面的惡魔,會是早得到消息的那一批。

或許,幾日後,他們都會知道發生在黃泉煉獄的巨變。

與其隱瞞,不如坦然說明情況,也得道森以後懷疑他。

而且,在炎日深淵逐步蠶食黃泉,衍變為的煉獄時,深淵古老的規則之力,會禁制這些大惡魔的闖入。

在炎日深淵成為炎日煉獄的過程中,他不用擔心眼前這些傢伙,會破壞他的好事。

另外,他這具暗魂獸分身,有著十階的魂族血脈,加上有星空鏡的存在,他也不擔心自身的安危。

「蛻變為煉獄……」道森深吸一口氣,震驚地看向他,道:「秦烈,你是說真的?」

「我沒必要隱瞞你們。」秦烈嘆息一聲,說道:「對你們而言,這可能是夢寐以求的好事,但是對我來說,未必就是好事。」

「怎麼可能?」寒寂深淵排名第二的拉塞爾顯然不信。

「卡斯托爾蘇醒了。」秦烈道。

「深淵之主卡斯托爾!」

「他醒來了?」

「他怎麼醒了?」

幾個遠道而來的大惡魔,和道森的實力相當,而且都活了幾百萬年之久。

拉塞爾、百麗兒這些惡魔,之前不清楚卡斯托爾的存在,他們是在道森的解釋以後,才明白卡斯托爾是誰。

可這些強大的惡魔。從小就聽說了卡斯托爾的威名,其中有幾個……還曾收到過卡斯托爾的命令。

他們非常清楚卡斯托爾的強大,也知道卡斯托爾是被八大惡魔君主,聯合了時空妖靈一族族長,在星空鏡粉碎以後。才被封印為八條冥河。

一聽說卡斯托爾醒來,這些強大的惡魔,都顯得驚懼異常。

「你們……」

秦烈一臉錯愕,好奇地說道:「卡斯托爾可是曾經的深淵之主,他蘇醒過來,意味著一百零九。不對,一百零八層深淵,又重有了主人,你們都是惡魔,為什麼不喜反驚?」

一眾十階的大惡魔。都忽然沉默了。

道森表情苦澀,嘆了一口氣,搖頭說道:「沒人會希望他醒來。」

「為什麼?」秦烈愈發好奇。

「不談這個。」道森搖了搖頭,並沒有深入解釋的意思,而是說道:「你剛剛說,炎日深淵蛻變為的一層煉獄,對你未必是好事?」

秦烈臉色一沉,說道:「是卡斯托爾幫了我。他想要通過我,恢復到巔峰之力。」

「通過你?卡斯托爾一具分身的巔峰之力,都比我們中的強者都要可怕。他需要你什麼?」一個外來的惡魔好奇道。

那些不清楚他擁有「完美之血」的惡魔,也都是滿臉疑惑,似乎覺得他有些狂妄了。

道森知道他血脈的神奇,略一思量,立即明白過來。

「好了,好了。」道森嚷嚷著。說道:「大家不是想要去九幽煉獄嗎?現在黃泉煉獄都崩滅了,你們有誰想要改變主意的?」

十幾個大惡魔。忽地沉默下來。

他們的眼珠子,都骨碌碌轉動著。似乎在衡量著得失,其中的險惡。

半響後,有幾個大惡魔錶態,說煉獄的局勢太過於複雜,不想繼續參合進來。

秦烈仔細觀察,注意到這幾個生出退意的惡魔,都是在聽說卡斯托爾蘇醒以後,懼意深的那幾個。

他旋即明白,這幾個要退出的惡魔,並不是懼怕九幽煉獄的靈族。

他們是害怕卡斯托爾。

任何一具卡斯托爾的分身醒來,都意味著其它的七具分身,也會逐個醒轉,他們必然是想到九幽煉獄的卡斯托爾的分身,也有可能活過來了。

事實上,那一具卡斯托爾的分身,的確是已經蘇醒了。

「還有誰想要退出嗎?」道森再問。

剩下的那些惡魔,都沒有繼續離開,一個個如磐石般立在這兒。

「秦烈,送我們去九幽吧。」道森於是道。

「等一下,我先把黃泉煉獄那些低階的惡魔,給轉移到你們寒寂深淵再說。」秦烈回應道。

「哦,也行。」道森點頭。

黃泉煉獄崩碎後,巨大的碎片,被炎日深淵逐步蠶食。

每一刻,秦烈都能非常清楚的感覺到,炎日深淵在迅速的變大。

就這一會兒功夫,炎日深淵的疆域,在吞沒了黃泉煉獄的碎片後,似乎又變大了將近一倍。

「你本體的血脈,還沒有達到十階吧?」寒寂深淵的惡魔大領主百麗兒突然道。

她知道眼前的秦烈,只是其中一具分身,而且還是很特殊的魂族分身。

「是啊,怎麼了?」秦烈不解道。

百麗兒呵呵笑了笑,旋即看著旁邊急著前往九幽的那些大惡魔,說道:「你們可曾聽說過九階血脈的惡魔君主?」

一眾大惡魔,齊聲沉默,都露出深思的表情。

「有沒有覺得,這傢伙的出現,打破了許多深淵古老的規則?」百麗兒沉吟了一下,說道:「他得到本源始界就很奇怪,在八階血脈時,本源始界衍變為炎日深淵,也很奇怪。那炎日深淵,成型不久以後,不斷地墜落,也顯得很奇怪。如今,那炎日深淵一步登天,居然又深入到煉獄,即將取得黃泉煉獄,成為一層的煉獄。」

百麗兒有些啼笑皆非,「深淵古老的那些規則,千萬年來,都沒有惡魔可以改變,可在這傢伙出現以後,各種規則……」

匯聚於此的大惡魔,聽到百麗兒的一番話,都是臉色異樣地看向秦烈。

「百麗兒,你究竟想說什麼?」道森也疑惑。

百麗兒沉默了一下,然後說道:「我血脈突破到十階時,從血脈烙印內,得到過一種示,簡單來說,那示表達了一個意思——深淵規則大變,深淵也將大亂!」

「咦!我血脈突破到十階時,似乎也有這樣的示!」又一個惡魔驚叫道。

「我也是!」

「我突破到大惡魔時,在獲得的血脈傳承之中,也有這樣的示,雖然表達方式不同,可意思就是這樣!」

「我好像也有!」

一個個十階血脈的大惡魔,紛紛怪叫起來,神情變得非常詫異和驚奇。

道森身形一震,臉色微變,似乎和百麗兒等惡魔一樣,在血脈突破到十階時,也得到過這方面的傳承示。

秦烈一臉莫名其妙,道:「你們在說什麼?」

「說你。」百麗兒嘆道。

「我怎麼了?」秦烈不解道。

「你或許是能改變整個深淵格局的那個特殊存在。」百麗兒道。

秦烈愕然。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