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復活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復活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9-08 18:30  字數:3117

bx

俗話說虎毒不食子,但格羅姆顯然並非如此。

他的一個個血脈後裔,從出生那一天起,就背負著被他終吞食的命運。

他將死魂力量奧義,以血脈傳承的方式,烙印在那些血脈後裔體內。

他鼓勵他的後裔相互廝殺,相互煉化血脈之力,可後,在他發現神族侵入時,他還是毫不留情地下達了命令收回他放出的那些血脈。

結果,他的那些後裔,便逐漸被擊殺。

羅頓早知他的狠絕情,換了以往,羅頓絕對不可能相信他。

然而,如今黃泉煉獄即將崩滅,他也分明失敗了,羅頓誤以為他在心死燈滅之前,會生出一絲善念。

羅頓選擇相信了他一次。

可換來的結果,卻是被他突然襲擊,被他的那一條尾巴給死死纏繞住。

「汩汩!」

羅頓體內的鮮血,在格羅姆那尖刺的吸吮下,如紫色流光般湧入他體內。

格羅姆萎縮的魔軀,得到羅頓鮮血的補充以後,竟迅速變得飽滿鼓脹。

矮了一大截的身子,在的血肉能量注入後,又開始緩緩長高。

反觀羅頓,隨著血肉能量的流逝,逐漸變得萎靡不振。

「別怪我,我沒有選擇!」格羅姆魔瞳中,沒有一絲的悔恨,「這層煉獄都即將崩滅,我如果就這麼死了,我法原諒我自己!即便是要死,我也要將來犯的這些神族的傢伙。給逐個斬殺於此!」

他怒聲咆哮!

那「磁暴」形成的末日光環。本沉淪於將天空切成兩半的空間縫隙,久久不能被他牽引回來。

如今,在得到羅頓的血肉之力,重獲了力量以後,那末日光環竟一點點從空間縫隙飛出。

格羅姆鬥志重燃,加瘋狂地吸食著羅頓的血肉之力。

羅頓的血脈源頭,本就來源於他。在被他制住以後,很難有特殊的手段來反抗他。

他熟悉羅頓所有的戰鬥方式,而且他的血脈,吸收融合羅頓的鮮血時,也毫阻礙。

正如他所說,羅頓和他血脈同源,也是十階大惡魔,真真就是他重強大好的補給品。

「秦烈,救我。救我一回……」

羅頓在意識都要漸漸迷糊前,聚集靈魂念頭,朝著秦烈所在的方向,發出了吶喊。

「唔!」

眾多神族十階血脈戰士的聚集地,秦烈忽有所覺,猛地看向雲端。

之前。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五塊血肉豐碑形成的「血肉大絞盤」上。看著一個個惡魔被吞沒。

身為五塊血肉豐碑的主人之一,他從血肉豐碑內,獲得了濃郁的血肉能量。

他先前被抽離的血肉力量,此時正在一點點的充盈著,疲憊不堪的軀體,又漸漸擁有了滂湃能量。

羅頓臨走前,聽到格羅姆的呼喊,突然飛向格羅姆,他並沒有注意到。

他也不知道羅頓因一時的貪念,和對格羅姆的信任。如今正瀕臨死亡。

「格羅姆的氣勢又有復甦跡象……」

烈焰戈抬頭一看,旋即發現磁暴形成的末日光環,竟漸漸從巨大的空間縫隙飛出。

他臉色微微一變,急道:「注意格羅姆!」

周邊那些十階血脈的神族戰士,臉色凝重,都冷冷向格羅姆看來。

「他在以他兒子的魔身,來恢復自己的血脈力量,格羅姆……還真是一個好父親。」秦烈嘲諷道。

「不能讓他恢復過來!」烈焰戈喝道。

「明白!」

「我們知道了!」

兩個嗜血家族的強大血脈戰士,嘿嘿怪笑著,像腥紅如血的長河般,瞬間刺向格羅姆。

秦烈也欲圖後幫一把羅頓,可就在此時,他魂壇內那一塊紫色晶體,似突然一顫。

他忽然生出強烈的不安感。

「小心!」他大喝著提醒那兩個嗜血家族的強者。

黑灰色的雲層深處,卡斯托爾已被「磁暴」炸碎,化為了一滴滴鮮血,一塊塊碎肉和斷骨。

然而,那一滴滴的鮮血,碎肉,指甲蓋大小的骨骼,卻始終懸浮在高空未曾墜落。

那其實是一種極其詭異的現象。

只是,在卡斯托爾爆碎後,格羅姆立即對神族動手,隨後五塊血肉豐碑聚集,雙方馬上開了血戰。

所以,不論是神族,還是格羅姆,都沒有閑暇去理會「已死」的卡斯托爾的異狀。

可就在此時,那些鮮血,碎肉,斷骨,突然自發而動。

秦烈喊出小心時,一滴滴鮮血和一塊塊碎肉,已凝結為一個小小的血肉團。

從那血肉團內,隱隱傳出了心臟的跳動聲……

心跳聲一起,意味著卡斯托爾的惡魔心臟活了過來,也意味著卡斯托爾重活了。

果然,在心跳聲傳來以後,他那爆碎後,散落的到處都是的鮮血,碎肉和斷骨,開始以比驚人的速度,迅速融入那血肉團。

眨眼時間,那小小的血肉團,已變大了百倍!

一股濃濃的死意,突然從卡斯托爾凝結的那血肉團內傳來,並且似乎在瞬間引爆了什麼。

「卡斯托爾!」

一邊牽引著磁暴形成的末日光環,一邊瘋狂吸吮羅頓血肉的格羅姆,突然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

格羅姆那具漸漸變得飽滿的魔身,忽然繚繞著窮盡的死意,一種灰白色的淡淡光暈,從格羅姆眼瞳內閃現。

這一刻,秦烈突然想起,格羅姆先前和卡斯托爾激戰時,卡斯托爾就在悄然不覺間,將細微的死意滲透向了格羅姆的血肉。

他是憑藉著那塊紫色晶體,加上自身強大的靈魂感知力,才稍稍察覺到異常。

他本以為,在卡斯托爾爆碎,在格羅姆動用本源之力,釋放出強力量的時候,格羅姆應該將那些侵入體內的死意驅散了。

他壓根沒有想到,卡斯托爾不但可以死而復生,那些侵入格羅姆體內的死意,也始終存在。

「格羅姆,你可以去死了。」

從那巨大的血肉團內,傳來了卡斯托爾的低沉聲音,旋即那血肉團霍然裹向格羅姆和羅頓。

「不!」

眼看那血肉團滾來,格羅姆發出驚天動地的吼聲,可惜他體內的死意已將他淹沒。

他只能眼睜睜看著卡斯托爾所化的血肉團,迅速滾來,然後化為魔毯般,將他和羅頓一起裹住。

只是數秒功夫,他和羅頓,都似乎被那血肉團給吞吃了,成為了血肉團的一部分。

恐怖的是,從那血肉團內,還傳來了「嘎吱嘎吱」的奇怪聲音。

那聲音,好似一張巨大的魔口,在細細咀嚼著食物。

想要對格羅姆動手的兩個嗜血家族的強者,聽到秦烈的提醒以後,及時地停了下來。

他們冷冷看著發生的一切,看著卡斯托爾所化的血肉團,將格羅姆和羅頓一起吞吃掉。

「呼!」

被格羅姆牽引的磁暴形成的末日光環,忽地從空間縫隙中飛出,重出現於逐漸崩塌的黃泉煉獄。

卡斯托爾化為的血肉團,繼續在消化著格羅姆和羅頓,而且似乎已掌控住那末日光環。

「不愧是卡斯托爾……」

烈焰戈舔了舔嘴角,聲音有些艱澀,眼中滿是苦笑。

「幫不了你……」

秦烈看著那傳來咀嚼聲的血肉團,在心中默默對羅頓說了一句,臉色也變得奇差比。

眼前的場面,是他不願意看到的,他不想看到卡斯托爾逐漸恢復到巔峰之力。

即便那只是其中一具分身。

卡斯托爾的強大,意味著他時間的緊迫,他必須在卡斯托爾的八具分身,積累到巔峰之力前,擁有和卡斯托爾抗衡的力量。

那血肉團將格羅姆和羅頓一起吃掉,而且還似乎掌控了磁暴形成的能量圈,這說明卡斯托爾的這具分身,即便不能完恢復巔峰,也離此不遠了。

他突然感覺自己離死亡好像悄悄邁進了一步。

……

p:不好意思,昨天喝多了,醒來就下午一點多了,頭暈力,今天就一章了,對不住各位~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