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瘋漲!

第一千六百三十六章瘋漲!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9-05 19:39  字數:2595

bx

萬米高的雲層中,如有一座火山在噴涌著岩漿烈焰,那火山……赫然正是秦烈。

背負著血肉豐碑的秦烈,依然是巨大深淵惡魔的形態,但卻燃燒著熾烈的火焰。

那洶湧燃燒的火焰,流動著毀滅的氣息,似乎能將世間所有的生靈和實物化為灰燼。

然而,濃濃火焰之中的秦烈,氣勢卻在瘋狂的攀升著。

「這股力量……」

離他近的羅頓,發現不但沒有能通過秦烈獲取下方的死魂能量,連自己身上繚繞的殘魂氣息,都被秦烈給吸收著。

在秦烈以「合碑術」將血肉豐碑融合以後,以秦烈為中心,周邊虛空都被燒的「啪啪」作響。

恐怖的高溫,令羅頓有一種身處岩漿中心,正在被烈焰燃燒的可怕錯覺。

他不得不打消和秦烈進一步交談的想法,趕緊遠離秦烈所在的區域。

「血肉豐碑!」

同樣在高空,黑暗家族的暗昊,通過他持有的那塊血肉豐碑,也感應到秦烈的變化。

身處黑暗領域之中的他,視一頭十階大惡魔的撕扯,突然從黑暗中走出。

他遠遠看了一眼秦烈,深邃幽暗的眼瞳中,滿是驚異。

+▼「暗昊!」

「寒澈!」

「禹曦!」

嗜血家族的族長曠絕,咧開嘴,猙獰地怪笑,「我族五塊血肉豐碑,已太久太久沒有合力布陣,今日是否可以一試?」

此言一出。另外三大家族的族長。霍然一震。

他們突然想起。當神族五塊血肉豐碑,一同組成陣法以後,將形成多麼恐怖的威力。

五塊血肉豐碑,一旦聯合施法,有「血肉大絞盤」的凶名。

在那五塊血肉豐碑的力量之下,眼前眾多的惡魔,都可能會輪迴絞盤內的絞肉,被殘忍地部斬殺煉化。

「不!不行!」

烈焰家族的烈焰戈。意識到他們的想法,急忙出聲阻止:「秦烈的血脈不穩定!」

「可以先觀望一下。」暗昊臉色一動,說道:「他如果真的可以完掌控那塊血肉豐碑,我們能引導他,將五塊血肉豐碑的力量,盡情的釋放出來。」

「不錯。」寒澈也贊同。

「大家都注意一下。」禹曦也同意。

他們交談的時候,還各自和一頭大惡魔戰鬥,顯得頗為從容。

「什麼?五塊血肉豐碑齊了?」

「那個傢伙身上的……是神族遺失的另一塊血肉豐碑?」

「血肉大絞盤?」

與他們戰鬥的那些煉獄惡魔,聽到他們的交談後,都駭然失色。紛紛驚懼起來。

就像神族了解他們一樣,他們也對神族的很多秘事有所耳聞。他們都聽說過五塊血肉豐碑聯合後的恐怖威力。

多年來,烈焰家族那塊血肉豐碑遺失一事,早已不是什麼秘密。

也是因為如此,近的兩萬年,神族對深淵各層的征伐,才顯得不是那麼的遊刃有餘。

他們很清楚,如果五大家族的族長齊心協力,共同推動五塊血肉豐碑,對每一層的深淵都能造成難以估量的傷害。

這些年來,不知道有多麼的惡魔,暗暗慶幸神族的血肉豐碑遺失了一塊。

突然間,那塊遺失的血肉豐碑出現了,而且此刻就在這層煉獄……

聽說過「血肉大絞盤」的大惡魔,忽然魔心惶惶,都開始變得小心謹慎了。

「格羅姆……」

洶湧燃燒著的秦烈,眼瞳一隻深紫色,一隻赤紅如血。

此刻,他分明感覺到始終被惡魔血脈體系壓制的神族血脈,因血肉豐碑融入後背,而變得足以和惡魔血脈分庭抗禦!

在他血脈依靠惡魔血脈,而成功突破到九階以後,惡魔之血,就在他體內佔據了絕對上風。

即便他得到星空鏡,依靠星空鏡大幅度提升了時空妖靈一族的血脈,也只能在他人族的形態時,和惡魔之血對抗。

一旦他完魔化為深淵惡魔,連得到星空鏡增強的時空妖靈之血,也法和惡魔之血抗衡。

神族之血就加法和惡魔之下爭鬥了。

這也是近一段時間,他始終不敢力激發惡魔之血,不敢徹底魔化的原因——他害怕法壓制惡魔之血,從而陷入理智的狀態。

如今,當那塊血肉豐碑,融入他後背以後,他才發現他的神族之血瘋狂增強!

這使得他體內的神族之血,已足以和惡魔之血並駕齊驅,惡魔之血也再也法左右他的思想和意識!

「炎界!焚日輪!」

心神一動,以他為中心,瞬間形成了覆蓋範圍達到直徑千米的火焰領域。

炎界領域一成,他能感到體內的神族之血,變得愈發火焰暴烈。

已忍不住噴涌而出的狂暴血脈之力,隨著他的催動,在炎界之中突然形成數十個奇大比的火焰輪盤。

那一個個火焰輪盤,猶如飛濺著火焰汁水的烈日,釋放著毀滅般的熱浪和光芒。

「呼呼呼!」

數十個巨大的火焰輪盤,像是墜落的太陽,突然飛落向格羅姆。

一股毀天滅地的火焰能量,從那些火焰輪盤內透出,壓迫力之強,令格羅姆都感到了威脅。

正在和卡斯托爾撕咬的格羅姆,猛然咆哮著,鮮血淋漓地和卡斯托爾分開。

「嚎!」

一團團魔雲,從格羅姆口中噴出,魔雲攜帶著滾滾的血脈力量,正面迎向那些太陽墜落般的火焰輪盤。

「轟轟轟!轟隆隆!」

雲層深處,伴隨著震破耳膜的轟鳴聲,天穹突然塌陷。

一股股難以想像的巨力,從那爆炸區滌盪開來,秦烈和格羅姆的魔軀,在那爆炸波的衝擊下,都在不斷的顫抖著。

一根根粗壯的筋脈,從秦烈魔化後的脖頸,額頭,眼角顯現出來。

這一刻,秦烈也變得猙獰嗜殺,眼中燃燒著窮盡的戰意。

「咦!」

卡斯托爾的那具分身,抬頭看了一眼,旋即咧嘴高興地大笑起來。

在他來看,秦烈越是強大,一旦他八具分身恢復巔峰之力,一一融合秦烈這具主身後,他將收穫的力量也將越恐怖。

他突然相信,在他後融合秦烈,完恢復自我以後,他或許可以馬上向御魂大帝發起挑戰。

「好!太好了!」卡斯托爾狂笑著,說道:「你想要格羅姆死,對吧?你要他的血脈,魔身,還是惡魔心臟?哈哈,我都可以給你,你強,也就是我強!」

曾經為八大惡魔君主的主人,超越了十階血脈的他,有絕對的信心。

他相信秦烈論多麼強大,都逃脫不了他的手掌心,註定會成為他攀上巔峰的墊腳石。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