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不可思議!

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不可思議!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9-05 13:37  字數:2601

格羅姆吐出的一口魔氣,如海般將秦烈淹沒,在那魔氣之中秦烈頓覺呼吸困難。

不等他做出反應,魔氣海又是一變,衍變為千萬堅韌的繩索。

一瞬間,他生出被無數麻繩勒緊,魔骨都要炸碎的可怕感。

這還是他蛻變為深淵領主的情況下。

千米高,體型如山,每一根筋脈,每一塊血肉都蘊藏著無窮力量的魔身,竟然都承受不住格羅姆一口魔氣賦予的力量。

他對這位惡魔君主的實力,終於有了直觀的感受!

他感覺到,那些勒緊他魔體的繩索之中,不但有著濃郁的魔氣,還含有格羅姆的血脈力量。

那些血脈力量之中,似烙印著束縛的血脈天賦,那種血脈天賦對他的血肉,有著很強的壓制力。

「秦烈!遠離他!快!」

羅頓一看到那團魔氣,將他突然淹沒,立即尖叫著提醒。

「逆子!」

格羅姆冷冷地瞪著羅頓,他龐大的魔身,則是快向秦烈靠攏。

「轟!」

突然間,秦烈的氣息反常地涌動開來,一股股的血脈能量,似在某種未知壓力之下,迅沖向他腦海。

全身的血脈之力,如果不受控制地,瞬間全部湧入腦海,秦烈腦袋恐怕都會不堪重負的爆炸。

他馬上明白格羅姆已痛下殺手。

「格羅姆違反約定了!」

下方,烈焰戈臉色一沉。猛然暴怒喝道。

寒澈、暗昊。還有烈焰昭等人,也看到了格羅姆忽然向秦烈動手。

這幾個神族最強的血脈戰士,忽地衝天而起,猶如一道道逆行而上的絢爛流星。

他們一動,那些聚集在深淵通道附近的大惡魔,也紛紛咆哮迎上。

「那是我們惡魔之間的戰鬥,你們不準插手!」

「同族之戰。你們神族只准旁觀!」

一個個十階血脈的大惡魔,怒嘯著,迎上了寒澈等人。

在那些大惡魔的眼中,不論是卡斯托爾的分身,格羅姆,亦或者羅頓,甚至於秦烈……都是深淵惡魔一族。

那四個惡魔的身上,都繚繞著令他既熟悉又感到恐懼的死魂之力,四個同樣修鍊死魂的惡魔。相互間的爭鬥,他們選擇冷眼旁觀。

他們不插手,也不允許神族的族人,打攪那些惡魔的爭奪。

寒澈等人的飛天,牽一而動全身,令神族和惡魔剛剛平息的戰鬥。又一次被點燃。

下面那些十階以下的惡魔和神族的血脈戰士。眼見大惡魔和寒澈等人又戰鬥上,他們也紛紛咆哮著衝殺在一塊兒。

只是一霎,靜下來沒多久的戰場,再次重新沸騰。

「滾開!」

也在此刻,卡斯托爾的那一具分身,朝著格羅姆呼嘯而去。

「呼呼呼!」

無數涌動的陰魂、惡煞,如化為一條新的冥河,忽然就落向格羅姆。

那條冥河,如黑色魔龍般,一口啃噬在格羅姆的魔翼上。

「嗤嗤!」

格羅姆那巨大的魔翼。燃燒出紫色火焰,似在變得腐爛。

卡斯托爾獰笑著,瞬間就追上了格羅姆,鋒利的魔爪,狠狠地抓住格羅姆的那長長的尾巴,將他硬生生拖了回來。

「他是我的。」

卡斯托爾攥緊格羅姆的尾巴,將他帶動的飛了起來,離秦烈越來越遠。

格羅姆瘋狂的叫嚷著,試圖離秦烈近一點,將自己的血脈力量更多的灌入秦烈身上。

「呼!」

隨著血脈上涌,腦袋快要支撐不住的秦烈,忽地看到那塊烈焰家族的血肉豐碑飛出。

血肉豐碑,如巨大的門板一般,扣在他寬闊的後背。

一股強大的吸吮力,從血肉豐碑內轟然爆,在反向牽動著他滾滾的血脈能量。

那些朝著腦袋狂涌的血脈能量,在那塊血肉豐碑的作用下,又突然倒卷而回。

「嗤嗤!」

赤紅色的不滅烈焰,從血肉豐碑內燃燒而出,將他千米高的魔身點燃。

「噼里啪啦!」

格羅姆施加到他身上的魔氣,還有一部分隱秘的血脈力量,在不滅烈焰的燃燒下,似慢慢被煉化消失。

火焰洶湧燃燒時,他那巨大的魔身,漸漸感到了輕鬆感。

他旋即明白,格羅姆的一口魔氣,差一點就要了他的命。

「不愧是神族至強器物!」

不遠處,羅頓震驚地看著那塊血肉豐碑,喃喃低語。

他恰恰在秦烈的身後,他能清晰地看到在血肉豐碑對向他的那一面,滋生出百萬根筋脈般的紋絡。

那些紋絡,就在血肉豐碑的碑面上,猶如活物般蠕動著,且每一根都似蘊藏著無比狂暴的氣息能量。

那些筋脈般的紋絡,慢慢遊動時,血肉豐碑彷彿突然變成了一個有血有肉的生命,奇妙地和秦烈的魔體短暫融合。

之後,從血肉豐碑內,才燃燒出烙印著毀滅氣息的火焰。

即便是他父親格羅姆的血脈力量,其中締結的規則之力,也無法阻止那些有著毀滅氣息的火焰燃燒。

很快的,他從秦烈的身上,已感覺不到他父親的氣息。

他馬上明白那塊神族的血肉豐碑,在短短時間內,已經把他父親施加在秦烈身上的所有血脈能量,給燃燒一空。

「血肉豐碑,星空鏡,這種星海中最強大的器物,竟然都在他手中。除此之外,還有傳說中的『完美之血』,這傢伙……」

羅頓從後方,深深地看著秦烈,表情有些苦澀。

他本以為,他已經是天之驕子了,可如今和秦烈一比,他才知道他也不過如此。

「轟!」

突然間,一股狂躁無比的血肉波動,從秦烈體內和血肉豐碑內爆炸而出。

這一刻,秦烈如洶湧燃燒的火山,似從每一個毛孔內,都不斷流溢著火焰汁水。

那塊放大了百倍的血肉豐碑,本被他背在背後,可此時似融入了他後背的血肉之中。

他氣勢也因此急劇攀升!

「合碑術!」

神族族人之中的烈焰戈,突有所覺,他震驚地看向天空。

「怎麼可能?他明明激了惡魔血脈,蛻變為了惡魔領主,怎麼還能和血肉豐碑融合?」烈焰昭大驚失色道。

身為現任烈焰家族的族長,他知道神族的血肉豐碑,只有最純正的神族血脈才能擁有並融合。

秦烈,如今體內血脈混雜,神族血脈明明只是其中之一。

而且,此刻的秦烈,又分明乃是惡魔的形態。

可他竟然能御動血肉豐碑,以「合碑術」將血肉豐碑融入體內,獲取血肉豐碑的能量增幅。

烈焰昭感到匪夷所思。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