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觀戰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觀戰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9-04 13:10  字數:2650

bx

秦烈獃獃地看著一臉認真的烈焰戈。

他扭頭一望,發現寒澈、暗昊等五大家族的族長,表情一個比一個嚴肅。

他不由苦澀一笑,「你們……」

「我們是認真的。」暗昊點頭,「我們想要的乃是整個族群的強大!當我族的下一代,出現眾多能融合嗜血、光明、黑暗、烈焰和玄冰五種血脈屬性的戰士,我族的整體實力,將會邁上一個的層次。」

「種族的未來也必然加強盛!」寒澈道。

「不錯。」烈焰戈臉色嚴肅,道:「我們並不奢望你和她們的後代,血脈可以繼承完美之血。我們只需要下一代的血脈,能和靈族一樣,集合五大家族的血脈屬性即可。」

「她們?」秦烈一怔。

烈焰戈嘿嘿一笑,「當然不是一個了。」

「你的核心血脈,正是烈焰家族血脈,也是神族的血脈。這意味著,你和我族女子的後裔,血脈的契合度高。」暗昊正色道:「除了我族以外,人族的女子,應該也能繼承一點你的完美之血。可惜的是,人族女子的體質較弱,即便繼承一部分完美之血,也應該不及你和我族女子結合的後裔。」

暗昊笑了笑,又說道:「你現在明白我們想要什麼了吧?」

「我想我明白了。」秦烈頭疼道。

他看出來了,因為他的核心血脈,就是神族的血脈,所以烈焰戈等人相信只有他和神族女子結合生下的孩子,繼承完美之血的機率才高。

人族的女子。即便是和他結合,下一代繼承完美之血的可能也不大。

這意味著他和人族的後代,不可能威脅到神族的地位,所以他們很放心。

烈焰戈等人是希望他和一部分神族年青的女子結合,讓神族之後的一代代。能大量出現融合各大家族血脈屬性的強者。

由於烈焰鳶太過於偏執瘋狂,他們並不希望完美之血被其剝奪,或許在烈焰鳶想要動手的時候,神族會站在他這一方。

和烈焰戈等人坦誠相對,真正知道他們的意圖以後,他在覺得啼笑皆非的同時。也暗暗放下心來。

至少,神族並不是他真正意義上的敵人。

「轟!」

灰暗天穹,黃泉君主格羅姆龐大的魔軀,釋放出濃郁的魔氣。

涌動的魔氣,將本就昏暗的天空漸漸遮掩。使得這一層煉獄如進入了漫長寒冷的黑夜。

「他們的戰鬥?」秦烈好奇道。

「我們不想參合。」暗昊神情冷漠,說道:「在格羅姆和卡斯托爾的那具分身,分出了勝負以後,我們會和獲勝者談話。你放心,只憑卡斯托爾的那一具分身,暫時弄不出多大的風浪,他想取代你,要等另外七具分身部醒來。並且都恢復到巔峰之力。到了那時,你應該早已在神域,只憑他的八具分身。想要在神域取代你,也只是痴人說夢。」

秦烈一驚,「卡斯托爾血脈不是超越十階了嗎?神域……真可以阻止他?」

暗昊哼了一聲,「他只有在八具分身,和主身融合以後,才能恢復當年的血脈力量。那時候的他,才是可怕的深淵之主。」

「就是說。只要他沒有融合主身,就並未不可戰勝?」秦烈心神一動。

「是這樣的。」暗昊道。

給暗昊這麼一說。他稍稍輕鬆了一些,卡斯托爾帶給他的壓力,似乎也沒有那麼沉重了。

「那些惡魔……」

秦烈注意到,聚集在深淵通道口的那些大惡魔,對格羅姆和卡斯托爾的戰鬥,也採取了觀望的態度。

那些十階血脈的大惡魔,沒有去幫助格羅姆,都冷眼旁觀。

「格羅姆雖然是黃泉煉獄的惡魔君主,但卡斯托爾的身份加尊貴,他和格羅姆的戰鬥,會被那些惡魔視為對惡魔君主之位的爭奪。」烈焰戈解釋,「這一層那些達到十階血脈的大惡魔,都或多或少知道卡斯托爾的真實身份,也知道當年曾經發生過什麼。其中的一些大惡魔,或許……還渴望卡斯托爾徹底恢復實力,重成為深淵之主。」

「只要卡斯托爾獲勝,將格羅姆擊殺,奪取格羅姆的一切,他就能毫阻力地統治這一層煉獄。」

「那些大惡魔,也在等待終的結果。」

「我們……也是一樣。」

烈焰戈微笑道。

「還有一個修鍊死魂力量奧義,並突破到十階的大惡魔,他叫羅頓,乃格羅姆的血脈後裔。」秦烈道。

「剛剛進階的大惡魔,又能掀起什麼風浪?他註定是要被卡斯托爾,亦或者格羅姆給撕成碎片的。」烈焰戈隨意地評價。

秦烈沉吟數秒,突然道:「我去觀望他們的戰鬥!」

「小心!你血脈沒有突破到十階,你不是他們的對手,別亂來!」烈焰戈著急了。

可惜,不等他繼續勸說,秦烈已轟然沖向天際。

他在衝天而起時,緊緊握著星空鏡,只要情況不妙,他會立即跨空離開。

「咻!」

幾秒以後,他也飛到萬米高的雲空,在濃厚的魔雲之中,看到了卡斯托爾和黃泉君主格羅姆的戰鬥。

同樣在萬米高空,突破到十階血脈不久的羅頓,則是遍體鱗傷,在一團魔雲內急劇喘息著。

血脈踏入十階,羅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也有數千米高,擁有和格羅姆一樣巨大的尾巴,同樣的魔翼。

羅頓喘息時,從鼻孔和嘴巴內,不斷地飛出一頭頭死魂。

那些死魂,隨著他的呼吸,在他口鼻內進進出出,似在醞釀著的力量。

「嚎!」

就在此時,格羅姆咆哮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