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香餑餑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香餑餑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9-02 19:22  字數:3053

冥梟領著高宇和凌家族人,去一個大殿談話時,秦烈也在他爺爺秦山的示意下,和秦浩一同去了幽冥城另一石殿。

數百年後,秦家三代主梁骨,終於齊聚一堂。

「你送我們過來的那件奇物,可是時空妖靈一族的聖器星空鏡?」秦浩突然道。

「父親,您也知道星空鏡?」秦烈奇道。

「我聽烈焰鳶說過。」秦浩點頭。

「烈焰鳶……」秦烈皺眉,沉默半響,突然問道:「母親……是否還健在人世?還有,那烈焰鳶……」

他將烈焰鳶贈與他生命古樹,卻在生命古樹內留下烙印搗鬼,試圖暗中控制他的事,詳細地說明。

「烈焰鳶竟然會這麼對你!」秦山怒道。

「他本就是那樣的人。」秦浩臉色深沉,說道:「你母親還活著,只是應該被烈焰鳶給限制了自由……」

秦烈臉色一冷。

秦浩沉吟了一會兒,才緩緩說道:「我和你母親結識的時候,並不知道她是神族的族人。我是誤入域外星河一處奇地,偶然和她相識相戀,直到她懷上你以後,她才告訴我她真實的身份。」

「那時,她和烈焰鳶已退出靈域多年,推行的『完美之血』計劃也屢屢失敗。」

「在她受孕時,她忽有預感,覺得她和我的孩子,能成功擁有『完美之血』,於是她在受孕時,悄悄進行了那個計劃。」

「這一切烈焰鳶都一無所知。」

「當她肚子漸隆時,她就天天聆聽你的心跳和脈動,漸漸肯定你的血脈異於常人。確定他們父女進行多年的計劃,可能在你身上成功了。」

話到這兒,秦浩臉色忽冷,突然沉默了一會兒。

「她知道烈焰鳶推行完美之血計劃,最終的目的。其實是為了自己越十階血脈,達到血脈最終極的層次。」

「烈焰鳶一次次嘗試,害的很多神族年青情侶死亡,讓很多靈域太古強族族人慘死,都是為了得到完美之血。」

「他是希望以成功的完美之血,來替換自己的血脈。助他成為與御魂大帝一樣,甚至越御魂大帝的最強血脈戰士。」

「能融合各族血脈的完美之血,一旦被他融入自身,他真的很有希望達成期望。」

「你母親知道他的野心,當意識到自己體內的孩子。極有可能懷有真正的完美之血時,便如實和我說明情況。」

「每一個母親,都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出事,為此,在你沒有出生時,她和我已經在準備。」

「可是,你的血脈,也畢竟和烈焰鳶有著淵源。所以在你出世的那一刻,他在域外星河還是瞬間感覺到了。」

「你母親知道,只要讓他看到你。通過你的一滴血略一感知,就能知道你的血脈情況。」

「我那時,遠遠不如今天這般強大,為了讓你好好活下去,我只能帶著你逃離那片星海,不得不返回靈域。」

「而你母親。在生下你以後,身子太過於虛弱。為了造就完美之血的你,她付出了太多太多。無法和我一起離開。」

「也只有烈焰鳶,能夠救治她,讓她恢復如初。」

「所以她沒有和我們一併離開。」

秦浩低垂著頭,聲音低沉,只是想起當場,便感到深深的沮喪無奈。

半響後,他又說道:「在你成長時,因為一些原因,你不但沒有覺醒完美之血,連神族的血脈都沒有覺醒,但我並不著急。因為,我一直都相信她,相信她的判斷……」

「我知道,在我返回靈域以後,烈焰鳶已知道你的存在。」

「我能感到,他利用他的影響力,已悄悄滲透到靈域,在我不知道的暗處在默默觀察著你。」

「你沒有展現出足夠的天賦,沒有覺醒完美之血,我不但不傷心,反而很慶幸。」

「因為只有這樣,他才不會對你動邪心,不會想染指你的血脈。」

「就是不想你太過於矚目,三百年前,你在中央世界的種種自暴自棄的作為,我一直是放縱著。」

「那是因為我明白,我還不夠強,沒有足夠的力量來保護好你。」

「你的弱小,和廢物之名,才能讓你好好活著,不被他惦記然後謀害。」

秦浩抬頭,一臉的酸澀無奈,「可我沒有預料到,我故意放縱的結果,最終還是害了你,讓九重天和韓茜這樣的鼠輩,把你當成了對付我們的突破口。」

「在我知道你『死亡』的那一刻,我覺得我或許錯了,然後我徹底失去了理智。」

「後面的事情,你也知道了。」

「我魂壇爆碎,不得不遁離靈域,秦家也跟隨我一併隱匿域外。」

「當我重新醒轉後,時間已過去很久很久,而你又重新醒來,被你爺爺帶入了凌家鎮。」

「知道你沒事了,我安穩在域外潛隱修鍊,重鑄魂壇,秦家也在暗中積累力量。」

「你的很多事情,只有我一人知曉,連你爺爺……也所知不多。」

「我確實不清楚。」這時候,秦山苦澀一笑,說道:「如果我早知道烈焰鳶居心不良,我也不會告訴烈兒,讓他信賴烈焰鳶,讓他前往神域。」

「烈焰鳶和神族之間也有分歧,神族的那些老人,也不是不知道他的意圖。」秦浩想了一下,道:「烈兒和神族接觸,倒也沒什麼,只要不被烈焰鳶盯上就好。」

話到這兒,他嘆息一聲,「可惜,還是被他給盯上了。」

他看向秦烈,說道:「烈焰鳶讓血帝送你生命古樹,應該就是對你的完美之血有了想法。他在等,等你的血脈突破到十階,證明血脈沒有什麼缺陷以後,他就會動手剝奪。」

「十階的完美之血,一旦被他奪取,他或許可順勢突破到那個界限,步入終極之境。」

「那時,他或許已具備和御魂大帝正面一戰的實力。」

「他辛辛苦苦籌劃完美之血,壓根不是為了神族,從來都是為了自己。」

秦浩冷哼道。

「想要剝奪完美之血的,可不止烈焰鳶一個。」秦烈滿臉苦笑,「就是現在,我還有一個更大的麻煩,深淵之主卡斯托爾,也已經盯上我……」

「怎麼一回事?」秦浩勃然變色。

「我在噬魂獸希林那兒,得到了一塊烙印著死魂力量奧義的紫色晶體,那塊紫色晶體和我魂壇融合了。」秦烈解釋,「我來到黃泉煉獄以後,就現冥河內的散落的死魂力量烙印,主動地聚集向那塊紫色晶體……」

他把卡斯托爾魔魂在黃泉煉獄冥河蘇醒,把埃文納多吞食,恢復了一具分身,然後在九幽恢復第二具分身的事情,也說了出來。

「聽烈焰家族族老烈焰戈的意思,當八具卡斯托爾的分身,一個個醒來,積蓄了足夠的力量以後,會尋上我,融入我這具主身。」

「到了那時,不需要烈焰鳶動手,我已不再是我。」

「卡斯托爾,已將我當成了復活的根本,並且在烈焰鳶之前就動手了。」

秦烈一臉苦笑地看向爺爺和父親,眼神充滿了無奈。

「卡斯托爾!」秦浩沉喝。

秦山也傻了眼,說道:「怎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卡斯托爾如果八大分身,全部恢復了巔峰之力,他恐怕比烈焰鳶還要可怕。」秦浩深吸一口氣,說道:「我剛剛問你星空鏡,就是預感到卡斯托爾會蘇醒,只是沒有料到……你和他還有這麼深的淵源。」

「星空鏡和卡斯托爾有什麼關係?」秦烈奇道。

「我聽你母親說過,爆碎的星空鏡,其實一直鎮壓著八條冥河,也就是卡斯托爾的八具分身。達到卡斯托爾那種級別的存在,幾乎是不可能以常規手段殺死的,他只是始終被星空鏡的碎片鎮壓著,當星空鏡重組以後,鎮壓他的力量就消失了,他會逐漸醒來也是理所當然。」秦浩道。

「那我,該怎麼辦?」秦烈茫然道。

秦浩沉默苦思。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