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神器師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神器師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9-02 12:49  字數:3069

「時間大洪流,確實是恐怖非常,我們差一點……全部被他所殺。※%,」

冰帝聲音艱澀,嘴角滿是苦笑,他對靈族這位大賢者的實力,有了無比直觀深刻的認識。

一聽到他說起「時間大洪流」,眾人都沉默下來,臉色都是陰沉難堪。

天啟以時間血脈天賦激發的「時間大洪流」,讓他們所有人都感到深深的無力,並極其恐懼那種虛幻感……

數百年辛辛苦苦積蓄的靈力和鑄造的魂壇,被那時間洪流一衝擊,瞬間消失不見。

這種感覺……令他們都極其驚恐不安。

「還好他的血脈,未能成功超越十階,不然……」

冥梟一臉的心有餘悸,停頓了一下,道:「三大血魂導師,果然都是世間最可怕的存在。」

秦烈也深以為然。

「呼!」

那塊懸浮天空的青石板,飛動著,重新落回秦山手中。

秦山微笑看著他,說道:「其實,這一塊天雷池,我還沒有真正淬鍊成功。」

秦烈愕然。

依照天啟的說法,這件天雷池乃是神級五品的靈器,大大超乎天啟的預料。

在此之前,天啟似乎想像不到,有靈域的煉器師能夠成功煉製出這種等級的器物。

就是因為天雷池瞬間釋放的力量,實在是太過於強大,竟然連「時間大洪流」都被擊潰,他才沒有繼續大動干戈。

這說明天啟都極為忌憚天雷池的威力。

如此強大的威力,秦山竟然說還沒有淬鍊成功……

「我過段時間再交給你。」秦山笑了笑。說道:「我找到了幾個地方。可以溫養天雷池。讓它吸納更多的雷池之力。當我真正將它交給你的時候,我想它的等級,應該能差不多達到六品……」

秦烈猛然一驚。

炎帝、冰帝,還有姬旦和華天穹,也是轟然巨震。

「神級六品的靈器!」華天穹獃獃看向秦山,「你這傢伙,煉器方面的造詣,已經達到這個級別了?」

「真是不敢相信。」姬旦苦笑。

冰帝深深看向秦山。說道:「如你這般的煉器師,別說獨霸靈域了,就連星河深處,那些眾多強大的種族,也挑不出幾個來。」

「據我所知,整個星河,千萬種族,能煉製出神級器物的煉器師,也只有幾十個。」炎帝認真想了一下,然後才說道:「能煉製神級五品器物的煉器師。整個星河,恐怕也只有十人左右。」

冰帝接話道:「那幾人。乃是星海之中,受所有種族尊敬的人物。」

「難怪,難怪秦家收服了好幾個域外異族的血脈強者。」姬旦醒悟過來。

不久前,在擎天城出現了幾名域外種族的血脈戰士,那幾人明顯不屬於靈域。

他本來還在奇怪,那樣強大的血脈戰士,為何會聽命於秦山。

得知秦山竟然可以淬鍊出神級五品的器物以後,他終於明白了——神器師在星海任何地方都是最吃香的人物。

「大人!」

「天啟走了?」

他們講話時,戈登和格雷,領著許多角魔族、鬼目族的族人,又從幽冥城的城外回來。

高宇,凌萱萱,還有眾多的凌家族人,也混雜其中。

「秦烈,凌峰……凌峰死了。」

一身火紅裙裝的凌萱萱,倏一過來,明亮的眼睛就紅了。

「我知道,他就在我眼前被天啟所殺。」秦烈嘆道。

「姐姐,姐姐被九幽君主召喚走了,現在也是生死不知。」凌萱萱潸然欲泣。

她已習慣於依賴秦烈。

多年來,每每在她和凌家遭遇大難時,秦烈總能適時出現,助他們化險為夷。

這一次,就在他們絕望之際,秦烈又一次神奇地出現於九幽的幽冥城。

一看到秦烈,她就和以往一樣,會重新燃起希望。

「她沒事,你不用擔心她。」秦烈寬慰道。

「你怎麼過來的?」高宇走來,盯著他看了一眼,突然複雜地說道:「我已經無法感測出你的真實境界和血脈等級了。」

「廢話,你境界剛剛達到不滅,體內的血脈,也尚未突破到八階,你自然不能準確猜測他的實力。」冥梟白了他一眼,然後才說道:「不過,你的進境已經很快很快了。我當年的那一具分身,幫助你換血以後,以為你的血脈很難有大突破。真是沒有料到,才短短几十年時間,你竟然也能有如此成就,也不枉費我對你的一番期望。」

當年,高宇得到的那一枚鬼臉戒,就屬於邪神冥梟。

鬼臉戒之中,還藏有冥梟的幾滴精血,高宇沒有進入幽冥界時,就悄悄煉化了冥梟的精血。

當他身上釋放出冥梟的氣息以後,才被幽冥界的角魔族族老,肯定他為魔神之子。

之後,他被接引到魔神山脈,正式得到了冥梟的血脈傳承。

傳承時,高宇的人族之血,經過冥梟的秘術換血以後,體內已蘊滿了魔神之血。

——也就是深淵惡魔的血統。

幾十年後,高宇的惡魔血脈,居然達到了七階,並即將蛻變到八階。

與此同時,他修鍊的靈魂和靈力境界,也突破到不滅境,可以開始鑄造魂壇了。

這種進境,和秦烈相比,自然還是差了不少,但冥梟卻感到極其滿意。

在他的眼中,半人半魔的高宇,乃是他的傑作,被他寄予了很大期望。

他想要通過高宇,驗證自己的一個想法,看看高宇能否如他所想的達到一個新奇的力量高度。

「見過秦少爺。」

「秦少爺好。」

「好久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