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天雷池

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天雷池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9-01 19:01  字數:3057

bx

「虛幻變現實……」

聽著天的講述,秦烈心神大震,對於時間大洪流這種血脈天賦,感到由衷的懼意。

依照天的說法,待到他血脈超越十階,達到終極之境,他施展的「時間大洪流」將會臻入化境。

那樣的「時間大洪流」,逆流的時間,往前推進的時間,都會變成現實。

真要是那樣,冥梟會重化為一顆惡魔心臟,他父親秦浩鑄造的九層魂壇,則是會變幻為八層。

華天穹,姬旦,生命力可能會流逝殆盡,後壽齡走到盡頭而亡。

而他,血脈也會從九階倒退到八階,甚至低……

只是想一想,他就意識到「時間大洪流」的可怕。

「還好,還好他未能達到終極之境。」秦烈暗暗想。

「雖然只是短暫,可也足夠了。」天的血脈力量,又一次開始變幻。

秦烈注意到,就在天再次講話的時候,幽冥城附近的空間,似傳來了奇特異響。

一種難以言喻的壓迫感,從四面八方的空間傳來,他突然感到自己的軀體【在擠壓之下,正在悄悄變形。

「喀喀!」

他能聽到骨骼傳來的不堪重負的響聲。

他扭頭一看,發現陳霖、單元慶等人的魂壇,正在一點點縮小,身上沁出了一滴滴血珠子。

「空間在擠壓著我們!」

同樣修鍊空間之力的陳霖,大聲提醒著眾人,讓他們小心軀體的碎裂。

可是他和單元慶。都是純粹的人族族人。不像神族、惡魔那樣看重肉身淬鍊。

當空間的擠壓力量。突然轟向他們的時候,他們先感覺到不適。

「空間,空間的力量……」

秦烈臉色一沉,下意識地激發時空妖靈的血脈。

即使血脈後退,時空妖靈的血脈依然存在體內,在他力御動以後,他忽然感應到星空鏡的氣息。

他神識一動。

「呼!」

本來還有些模糊虛幻的星空鏡,就在他的胸前。變得比清晰。

「靈器不受影響!」

他霍然明白過來,並立即提醒眾人:「靈器!靈器不受時間大洪流的影響,只有血肉之軀才會衰老或倒退!」

「靈器!」

秦山眼睛一亮,他始終握著的青石板,陡然光芒奪目。

小小的青石板,上方浮現出數繁瑣神秘的靈陣圖,一幅幅靈陣圖相互鑲嵌,似瞬間形成一種奇陣。

「轟!」

千萬道異芒,從那青石板內飛射而出,如萬千靈蛇游弋在天空。

那些靈蛇。虛空游弋交織著,又化為多絢爛神異的圖紋。

「呼呼呼!」

周邊萬里之內的深淵魔氣。海一般湧來,充滿了那些圖紋。

「破禁!」

秦山握著那塊青石板,充滿自信的輕喝一聲。

「哧啦!嗤嗤嗤!」

幽冥城的虛空,一霎間,突生億萬道雷霆閃電。

由天催動的「時間大洪流」,也在那億萬道雷霆閃電之威下,被轟的支離破碎。

「那是……天雷池?」

冰帝一臉的驚色,獃獃看向秦山手中的青石板,似不敢置信。

據他所知,天雷池乃是雷帝持有的神器,和雷帝的雷霆之力配合時,威力窮。

他記得,上一次和雷帝交流時,天雷池還在雷帝手中的。

「是天雷池,但不是雷帝的那一個。」秦山微微一笑,說道:「我從雷帝的手中,將天雷殛的修鍊秘術討要回來,在烈兒開始修鍊天雷殛的時候,我就在著手為他重淬鍊了另一個天雷池。這個,是我專門為我孫子煉製的天雷池,和雷帝的並非同一個。」

這般說著,他將那青石板拋向了天空。

如天雷勾動地火,空中雷轟聲加密集,滋生的閃電也愈發狂暴驚人。

「啪啪啪!」

在那些爆裂的閃電之下,天後來激發的空間擠壓秘術,也被徹底破壞。

一併被摧毀的,還有他締結的時間大洪流。

時間大洪流消失的那一刻,他們突然感到消失的血脈力量,又迅速回涌。

十來秒以後,他就發現他又恢復了九階血脈,身體一切正常。

他轉身一看,驚人地發現冥梟碎裂的血肉,居然也在迅速重聚著。

一眨眼功夫,冥梟竟然也恢復了先前的形態。

同樣的,他父親秦浩的第九層魂壇,也從虛幻變得真實。

剛剛發生的一切,時間的逆轉和提前,似乎只是一個虛幻的夢境。

他也忽然明白,天所說的暫時,果然只是暫時。

在天的血脈沒有跨越十階,達成和卡斯托爾、御魂大帝的層次時,他的「時間大洪流」並不完美。

靈族的大賢者,臉色有些凝重,他深深看向那塊青石板,以獨有的秘術辨別了一下,道:「真沒有想到,區區靈域的一名煉器師,竟然可以煉出神級五品的靈器。」

「多謝誇獎。」

秦山謙虛地笑了笑,說道:「我沒有別的本事,我的一生浸沒在煉器之道,如果連靈器都煉不好,那我就真的一是處了。」

天深深看著秦山,又看向秦浩,視線後落到秦烈的身上。

「有你們祖孫三代在,靈域百族或許真的可以走出星河,成為浩瀚星空的一方霸主。」

丟下這番話後,天沒有繼續動手,而是突然縮回後方的那塊棱形晶面。

他一消失其中,那塊以星空靈晶煉製而成的棱形晶面,突然間炸碎。

一切發生的太,等秦浩和冥梟試圖阻攔時,天已完消失。

就連秦烈以星空鏡感知,也不能確定,他究竟進入了哪一個域界。

「他還沒有動用力,這個傢伙……真的很可怕。」

天消失十幾秒以後,冥梟深吸一口氣,突然評價道。

「身為三大血魂導師,他當然強大。」秦浩神情凝重,道:「事實上,如果不是他讓步,這一任的靈族族長,應該是他,而不是阿薩德。」

「怎麼說?」冰帝詫異道。

他對靈族也多多少次有點了解,可他從沒有想到,天居然有機會成為靈族的族長。

「很少有人知道,他其實和阿薩德一樣,也身懷三種血脈屬性,也是一個靈種。」秦浩沉吟了一下,繼續說道:「他從小和阿薩德都是摯友,在他知道阿薩德擁有三種血脈屬性以後,刻意將自己的另外一種命運血脈屬性隱藏,避了和阿薩德對靈族族長寶座的爭奪。因為他明白,如果讓丹尼爾斯家族知道他也擁有三種血脈熟悉,以丹尼爾斯家族的力量,勢必不惜一切代價逼迫他去爭奪族長之位。」

「他知道,如果丹尼爾斯家族那麼去做了,靈族內部將會發生一場大動蕩。」

「他終隱瞞了力量,使得那場本該發生的大戰,並沒有到來。」

「很久以後,當阿薩斯成為了靈族的族長,他才告訴丹尼爾斯家族,他後來才漸漸覺醒了命運血脈。」

「那時候,阿薩德已坐穩了族長之位,丹尼爾斯家族也只能奈放棄。」

「因為他,靈族不但沒有爆發內亂,反而變得加強的。」

「阿薩德也在事後,漸漸知道他曾放棄過什麼,加上知道他精通命運奧義,所以對他是百分百的信任。」

話到這兒,秦浩停頓了一下,道:「此人雖然陰謀詭計眾多,可他對靈族的貢獻,卻超越很多靈族的先輩。」

「事實上,他一直都在隱藏真實的力量,不顯山露水,以讓阿薩德難堪。」

「可御魂大帝,還是將他和烈焰鳶兩人,欽點為有希望超越十階血脈的人物。」

「在他被點名為血魂導師以後,各族的巔峰強者,才知道他的事迹,知道他其實比阿薩德還要可怕。」

「而這些年,他也漸漸證明,他才是靈族幕後重要、也是可怕的那個人物。」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