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破壁!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破壁!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8-31 20:08  字數:2844

秦烈愣愣地看著天空。

一滴滴如紫色晶球般的鮮血,從高空揮灑滴落,每一滴鮮血之中,都蘊藏著阿茲加洛濃郁的血肉精氣。

「一拳之力……」

半響後,秦烈輕呼一聲,臉色變得很怪異。

他父親秦浩的那一拳,烙印著一種扭曲虛空的力量法則,連十階血脈的深淵魔龍阿茲加洛,都被瞬間轟向天空。

他強大的靈魂感知力,已注意到阿茲加洛飛入雲端以後,竟瞬間逃向了深淵通道。

這讓他意識到,秦浩的那一擊,讓阿茲加洛遭受了重創。

一擊,讓一頭十階的大惡魔,不得不敗退,這種力量……

他忽然想起通過修羅族魂奴,所聽到的秦浩和冥梟的對話,秦浩說他如今的力量,敢於和天啟和烈焰鳶一戰。

剛知道此事時,他還覺得或許秦浩不明白天啟和烈焰鳶的真實力量半隻腳跨入了終極之境。

如今直觀地看到秦浩的力量,看著他尚且沒有動用九層魂壇,以一拳之力讓阿茲加洛潰退,他才漸漸相信。

「十階大惡魔的鮮血!好東西啊!」

炎帝咧嘴一笑,興高采烈地去收集深淵魔龍阿茲加洛的鮮血,並催促其他人也動手。

阿茲加洛逃離以後,他血脈天賦影響的重力場,瞬間恢復正常。

陳霖和單元慶等人,也終於活動自如。都按照炎帝的吩咐收集阿茲加洛的鮮血。

冰帝和華天穹。還有姬旦,則是一動不動。

三人都震驚地看向秦浩。

時隔三百多年,華天穹和姬旦又一次看到秦浩出手,這次秦浩展現出來的力量,讓他們感受到一種震撼。

以前,秦浩在八層魂壇時,就膽敢和裴德鴻那些九層魂壇者正面交鋒。

最後那一戰。他是在數名九層魂壇強者的圍攻之下,魂壇爆碎遁離。

那時,他們就知道了秦浩的可怕。

他們暗暗猜測,等到有一天秦浩鑄造出九層魂壇,他必然乎想像的強大。

可真正看到秦浩展現力量,一擊將深淵魔龍阿茲加洛轟成重傷以後,他們還是難以置信。

深淵魔龍阿茲加洛,帶給他們的威脅,不下於神族至強的十階血脈戰士。

這樣可怕的存在。竟然被秦浩輕易擊退,讓他們心理上都一時不能接受。

「我總算是明白,為何六大黃金級勢力,要聯手暗算秦家了。」

冰帝搖了搖頭,苦澀一笑,道:「裴德鴻那些傢伙。比任何人都懼怕你。而且還無比的了解你。他知道再給你一點點時間,中央世界恐怕再沒有他們的位置,所以才會鋌而走險。」

深深看向秦浩,他又說道:「可惜,即便他們動了手,還是無法阻止你。一切……並沒有生改變。」

這一刻,冰帝對秦浩這個人族的後起之秀,也都生出了敬意。

從秦浩的身上,他還看到了人族崛起的希望,認為如果人族的強者。再有幾個如秦浩般的逆天存在,人族……或許也能成為和神族、靈族一般的至強種族!

「我有今日,是由很多的原因造成。」秦浩微微一笑,道:「我從小不安分,而且膽大包天,數次孤身前往陌生的域外星河。其實,我能活下來,都是因為運氣始終站在我這邊……」

「果然。」冰帝點頭,「秦家極早之前,就對域外星河勘察,確實不是裴德鴻那些鼠目寸光之輩可比擬。」

「行了!」

冥梟不耐地打斷冰帝和秦浩的交談,沖著秦烈說道:「帶我們去幽冥城!」

「嗯,去幽冥城。」秦浩也道。

秦烈以靈魂感知了一番,辨別出方向,說道:「跟我來。」

所有人族的強者,都立即飛落在魂壇上,依循著秦烈的蹤影而去。

不久後,秦烈如一道刺目閃電,陡然落向幽冥城。

「誰?」

丹尼爾斯家族的古恩,心神悸動,感受到強烈的不安,猛地喝道。

貝蒂勃然變色,立即按向那塊棱形晶面。

消失於棱形晶面,已離開了一陣子的天啟大賢者,瞬間從那棱形晶面射出。

「嘭!」

一個明熠的光圈,在天啟現身以後,突然將幽冥城罩住。

「哧啦!」

光圈內,裂開了數千道空間縫隙,從那些縫隙內流溢出源源不斷的奇異能量。

那些能量,也不知被天啟從何種空間牽引而來,都化為了光圈的力量之源。

天啟倏一飛出,就感受到一股股強大的氣息,他第一時間做出了反應。

「砰!砰砰!」

華天穹、姬旦還有陳霖等人駕馭的魂壇,冷不防地,一頭撞擊在那光圈上。

如轟向一個大皮球,他們的魂壇,以更快地度倒飛而回。

「吼!」

邪神冥梟嘶吼著,蛻變為大惡魔,以鋒利的魔爪,撕向那光圈。

「嗤嗤!」

籠罩幽冥城的光圈,濺射出無數的異光,那光圈不斷的破碎,然後又被空間縫隙內飛出的流光,給眨眼堵實癒合。

「破!」

秦浩倏然而至,粗糙的大手,按在那光圈上。

「喀嚓!喀嚓!」

一種扭曲虛空的力量,從他掌心透射而出,那天啟匆忙間締結的光圈,一片片碎裂。

那種碎裂的度,實在是太快,以至於從空間縫隙飛出的流光,都來不及彌補癒合。

「轟!」

巨大的光圈,像是一塊塊鏡子,突然徹底破碎。

秦浩一點眉心,九層絢爛奪目的魂壇,從他眉心倏地漂浮出來。

他雄偉的軀體,如磐石般站在巨大的九層魂壇,虎目神光如炬,冷冷看著天啟。

千萬條紫色魔煙,像是游蛇般從冥梟體內飛出,那些魔煙把凌萱萱、高宇、戈登等人,給團團裹住。

「吱嘎!」

禁錮著戈登等人的力量,彷彿被異類啃噬著,漸漸裂開。

「轟!」

蛻變後,數千米高的魔神冥梟,重山般落在戈登那些人身前,魔瞳怒焰升騰,死死瞪著天啟。

「咻咻咻!」

冰帝,炎帝,華天穹、姬旦,眾人駕馭著魂壇,也都懸浮在冥梟身側。

他們以自己的魂壇,魔體,將天啟和幽冥城被禁錮的眾人隔絕了開來。

三大血魂導師之一的天啟,臉色一沉,皺眉看向秦烈,道:「你不講信用。」

「深淵通道還處於封閉狀態,我若不講信用,那通道已經重新敞開。」秦烈道。

天啟有些凝重地看了一眼秦浩,道:「你就是烈焰鳶的女婿?」

秦浩神情複雜,他猶豫了一下,才說道:「是,但我和他不是一路人。」

「的確不是一路人。」天啟點了點頭,道:「你要和他同心,他大事可期。」

頓了一下,天啟又道:「既然你都進入九幽了,那幽冥城的這些人,我們就提前釋放了。」

他又看向秦烈,說道:「請你謹記你的承諾,深淵通道還請繼續封閉著。」

這般說著,他回頭對古恩和貝蒂吩咐道:「讓家族所有人撤離幽冥城。」

從始至終,他都神情淡漠,似壓根不知道秦浩、冥梟到來以後,這邊的局勢已完全逆轉。

彷彿,他相信他有絕對的實力,依然可以掌控住眼前的局面。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