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深淵魔龍!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深淵魔龍!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8-31 12:29  字數:3060

一座座晶瑩魂壇,從炎帝、冰帝、姬旦等人眉心飛出。

那些魂壇都綻放著絢爛神光,涌動著磅礴的能量波動,每座魂壇內部,都似乎有獨特的力量法則正在運行。

一霎後,冰帝等人全部坐落在自己的魂壇上,各自釋放著力量。

「呼呼呼!」

深淵魔龍阿茲加洛噴吐的紫色火焰,精準地瞄向炎帝、冰帝等人,朝著他們的魂壇飛射而來。

炎帝和冰帝,還有華天穹和姬旦,這些擁有九層魂壇的強者,都御動著魂壇硬抗了一擊。

「轟!轟轟轟!」

璀璨奪目的虹光,從那四座九層魂壇上爆發,一朵朵紫色火焰,不斷地發生著爆炸。

冰帝、炎帝,各自釋放的寒冰和火炎之力,頗為輕鬆地抵消了那些紫色火焰。

華天穹和姬旦,則是悶哼一聲,他們兩個的魂壇猛然一墜。

秦烈注意到,華天穹和姬旦,以九層魂壇抵禦了紫色火焰以後,眼瞳似在重壓下充血紅腫。

阿茲加洛的力量,對他們而言,似乎太過於可怕了。

反觀冰帝和炎帝,因為曾走出了星河,和星河內其他強族戰鬥過,倒是不露敗像。

陳霖,單元慶,還有幾個補天宮和姬家的魂壇武者,自知實力不濟,不敢正面抗衡紫色火焰的力量,都駕馭著魂壇,遠遠地避開了。

他們離開之地,那一道道紫色火焰轟落下來,將大地鑿開了一個個巨坑。

在那些巨坑內,還燃燒著洶湧的紫色火焰。冰冷大地瞬間變得焦黑。

秦浩和冥梟,也沒有主動去力抗紫色火焰,也早早避開。

同樣的,秦烈和秦山,更早一步遠離這一方區域。

秦山的手中。握著一塊青色石板,那石板上繪刻著許多玄妙的圖紋。

那塊青色石板,在秦山身影挪動時,似突然迸發出強大的靈力,助他輕易避開了阿茲加洛的紫色火焰。

精通天雷殛的秦烈,化為一道閃電。就在秦山身旁突現。

「你父親和冥梟,倒是不懼怕這個大惡魔。」秦山微微一笑,說道:「他們在大惡魔現身的那一刻,就從其血肉氣息內,大致判斷出真實的力量。炎帝和冰帝。以前和惡魔戰鬥過,也大體上知道他們的實力。只有你華爺爺,姬爺爺,還有其他人,從沒有和十階的大惡魔交鋒過。他們必須要知道十階的大惡魔,擁有何等可怕的血脈力量,以後才能真正立足星河。」

秦烈緩緩點頭,「我明白。」

秦浩、冥梟沒有硬抗紫色火焰。是因為對阿茲加洛的實力有著清晰的認識,炎帝和冰帝沒有和煉獄大惡魔戰鬥過,所以用魂壇抗衡了一下。好更加仔細確定深淵魔龍的力量。

姬旦和華天穹,也想知道一頭煉獄的大惡魔,究竟有著什麼樣的力量,所以都主動承受。

陳霖,單元慶,還有幾個補天宮和姬家的域始境強者。因魂壇沒有達到九層,又被梟和秦浩提醒過。不敢去嘗試深淵魔龍的怒焰。

但是,當那些紫色火焰。一道道轟落向大地,形成一個個直徑數百米的火焰巨坑時,他們對阿茲加洛的力量,也都有了深刻認識。

阿茲加洛的一次火焰吐息,讓所有從靈域而來的人族強者,都認識到煉獄大惡魔的恐怖力量。

「好強大……」

陳霖懸浮在一個火焰巨坑上方,深深看著下方,感受著那些依然在燃燒的紫色火焰內蘊藏的力量,臉色變了又變。

「以我們的力量,真要是被轟擊正著,恐怕立即就重傷,必須要馬上返回靈域了。」單元慶苦笑道。

其餘幾個七層和八層魂壇的人族武者,也都是一臉的心有餘悸,都對深淵魔龍阿茲加洛的實力感到恐懼。

姬旦和華天穹,忽視一眼,也看出了彼此眼中的駭意。

曾經和神族強者有過接觸的他們,突然強烈的意識到,煉獄的十階大惡魔,比神族十階的血脈戰士,絲毫都不弱。

眼前的這個深淵魔龍,能爆發的力量,足以毀滅靈域附近的那些小型域界。

「嗯?竟然沒有死亡?」

停留在冥河上空,冷冷俯瞰著下方的深淵魔龍阿茲加洛,在一次吐息,噴湧出數十道紫色火焰後,發現沒人死亡,明顯有些惱怒。

在他來看,他的火焰龍息,應該能燒死下方一半的生靈。

「秦烈,從幽冥界過來的那些傢伙,還有我那凌家的後裔,如今在何處?」

這時候,冥梟忽地飛來,看著他詢問道。

「在幽冥城。」秦烈沉吟了一下,說道:「幽冥城那邊,已被靈族的丹尼爾斯家族佔領,天啟……能隨時出入幽冥城。」

「我的那些後裔是死是活?」冥梟眼神冰冷道。

「暫時被禁錮著。」秦烈回應。

「帶我們去幽冥城吧。」冥梟急道。

秦烈沒有回答,而是指了指那頭深淵魔龍,示意他還有麻煩沒有解決。

也在此刻,阿茲加洛咆哮著,突然釋放出血脈天賦。

「嗷嚎!」

阿茲加洛的蝠翼一展,滾滾魔氣從蝠翼中涌動著,他利爪如冰冷的剃刀,蛇形般的脖頸上,突現一根根利刺。

「轟隆隆!」

冥河周邊百里的大地,突然天崩地裂,一塊塊數千斤重的巨石,從大地撕裂而出,如氣球般飛向天空。

只是一霎,在眾人頭頂的天空,已堆積了眾多巨石。

那一塊塊巨石,竟然都釋放出濃郁的深淵魔氣,似受到阿茲加洛血脈天賦的操控。

炎帝、冰帝,還有華天穹等人,此刻胸口一悶,魂壇驟然下墜。

弱一點的陳霖和單元慶,更是狠狠被砸在堅硬的大地上,魂壇都在大地上滾動。

「唔!」

站在地上的秦烈,也是悶哼一聲,膝蓋骨都傳來喀喀異響。

這一刻,他感到此地的重力場,忽然加強了千倍!

千倍的重力場,導致任何人都彷彿背著一座巨山,使得炎帝和冰帝都無法輕鬆駕馭著魂壇懸浮天空。

陳霖、單元慶等人,則是直接從天轟落。

反常的重力場,讓有著血肉之軀的他們,一個個壓力如海。

而那些深埋大地的巨石,反而不受影響的飛上天空,受到阿茲加洛血脈天賦的御動,還都釋放著濃郁的魔氣。

「都給我去死吧!」

阿茲加洛獰笑著,軀體靈巧地在那些巨石縫隙內穿梭著,那些如山的巨石,似被賦予了無窮的力量,突然轟轟飛落。

巨石,瞬間堆積在一塊兒,彼此沒有間隙。

堆砌的巨石,如灰褐色的天穹崩塌,籠罩著百里範圍!

而秦烈等人,在千倍重力場的壓迫下,連站著都困難,根本無法移動。

陳霖和單元慶等七層魂壇的武者,身子被壓迫的,都緊緊趴在魂壇上,猛一看,猶如被黏住的蒼蠅。

他們更是動彈不得。

在這種情況下,覆蓋百里範圍的巨石層,轟隆隆的砸落下來,他們恐怕會全部變成肉餅,瞬間血骨爆碎。

「很厲害的血脈天賦和力量。」

就在此時,秦浩看著天上獰笑的阿茲加洛,由衷讚歎了一句。

然而,下一刻秦浩則是完全不受千倍重力場的影響,猛地衝天而起。

一道七彩光柱,從秦浩的天靈蓋衝出,筆直射向天穹。

「轟!」

那七彩光柱,一碰觸到巨石層,覆蓋百里範圍的巨石天幕,驀地爆碎開來。

秦浩咧嘴一笑,握拳,隔空轟向阿茲加洛。

在他的拳頭和阿茲加洛之間,所有的巨石,瞬間化為粉塵。

一條壓迫的空間都在崩潰的通道,在他和阿茲加洛之間,被突然貫通。

隔空數千米,阿茲加洛千萬噸的龐大魔龍之身,如炮彈般飛向雲層深處。

在阿茲加洛的慘叫聲中,蓬蓬紫色鮮血,暴雨般灑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