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回歸

第一千六百二十一章回歸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8-28 19:58  字數:2521

靈域,擎天城。

神族的威脅已經過去,天啟的注意力也轉移到煉獄,古獸族的族人,也相繼從古獸界返回。

九重天退出靈域,其餘幾方黃金級勢力,被兩個魂族皇子攪的天翻地覆,血流成河,早就不足為懼。

如今的中央世界,以秦家、補天宮、姬家為,回歸的古獸族也在這一方同盟。

城內的其中一扇域界之門,突然間光芒萬丈,一道雄偉的身影,慢慢從中走出。

他一在擎天城空中出現,整個擎天城似微微一頓,彷彿不堪承受此人帶來的恐怖氣息。

不過只是一霎,一切又恢復原狀,似什麼也沒有生過。

「家主!」

「家主回來了!」

域界之門處,許多秦家的武者,一看此人現身,都紛紛驚喜叫喊道。

陳霖,單元慶,都聞訊而出,滿臉都是笑容。

秦家的老爺子秦山,也從大殿飛出,老臉也堆滿了笑容。

「父親。」秦浩輕聲道。

「事情結束了?」秦山問道。

秦浩點了點頭,虎目流露出激動之色,道:「烈兒呢?」

「似乎被困在煉獄了。」秦山嘆了一口氣,道:「不過他的一具分身,不是在寒寂深淵,就是在泊羅界。」

「我要見他。」秦浩道。

「我來安排。」秦山輕聲一笑,然後說道:「冰帝和炎帝。還有華天穹。姬旦他們,都想要和你談一談。」

「讓他們來吧。」秦浩道。

他比大多數的人族,都要健壯高大,身形過兩米,衣著樸素,面容硬朗。

他從天而落時,即便已經很小心。可在兩腳著地的那一刻,擎天城似乎還是輕輕一震。

似乎,他那具體魄,沉重如巨山。

「你回來啦?」

五大邪神之一的冥梟,也不知從而冒出,一看到他落地,突然嘿嘿冷笑著抓來。

冥梟的那隻手,驟然被濃郁魔氣包裹,一根根骨節瞬間延長。

那隻手。就要抓到秦浩肩膀時,已大如蒲扇。

從骨節透出透出的凌厲氣息,令那一方空間支離破碎,無數域外流光從空間縫隙內絢爛而出。

「喀喀喀!」

冥梟的那隻手,傳來刺耳的異響,度漸漸放緩。

就在這一刻。整個擎天城的濃郁天地靈氣。包括那些從空間縫隙滲出的未知流光,盡全部湧入冥梟的那隻手。

似乎只是一霎間,周邊百里的靈力,空間內的異力,都被冥梟攥在手中。

陳霖和單元慶等人,一看冥梟動手,都自然而然地退開。

秦山淡然一笑,也緩緩往後退,似不想被波及到。

「落!」

冥梟輕喝一聲,那隻手。終於搭在秦浩的肩膀上。

「轟!」

擎天城猛然一震,所有鐫刻在宮殿、城牆、大地的防禦結界,突然變得絢爛如幕。

離的最近的陳霖,單元慶,不由悶哼一聲,腳下特殊的石地陡然爆碎。

一股難以想像的恐怖巨力,被冥梟和秦浩,壓縮在極小的範圍。

然而,離他們最近的那些強大武者,依然不堪重負,猶如被重型戰車轟擊正著,不得不連連暴退。

在秦浩的肩膀處,一個碩大的光球,陡然綻放出奪目神光。

那光球不斷膨脹著,內部紫光,白光和各種色澤的光束飛濺交織著,屬於冥梟和秦浩的種種力量瘋狂廝殺。

秦浩笑了笑,一隻手按在肩膀上,那不斷膨脹的光球,似被一點點的壓縮,慢慢化為了米粒大小。

數秒後,那點刺目的異芒,一點點消失。

冥梟脹大後,如巨爪般的魔手,也旋即恢復正常。

他驚異地看向秦浩,說道:「看樣子你已經走在我前頭了。」

秦浩霸氣地說道:「在我鑄造出九層魂壇以後,靈域這方天地,已沒有任何生靈可以與我一戰。」

冥梟深深看向他,沉默了一下,道:「外面的呢?」

秦浩沒有立即開口,而是認真思考了一會兒,然後道:「除非越了十階血脈,不然,任何的存在我都敢一戰。」

「包括那兩個血魂導師?」冥梟一驚。

秦浩點頭。

「怎麼可能?」冥梟一臉的匪夷所思。

秦浩笑了笑,並沒有解釋什麼,而是自顧走向秦山,說道:「父親,能安排我去煉獄嗎?」

秦山嘆了一口氣,苦笑道:「我可沒學會在煉獄建造域界之門。」

「這樣啊。」秦浩皺眉,「如果是利用深淵通道呢?」

「好像暫時封閉了。」秦山一臉無奈。

「那就有點麻煩了。」秦浩道。

「你忽然急著去煉獄為何?為了烈兒?」秦山有些好奇。

「只是一方面,我聽說天啟也在那兒,他在我們靈域弄出那麼大的風浪,我想和他好好聊一聊。」秦浩冷聲道。

「原來如此。」冥梟嘿嘿怪笑,「如果可以去煉獄,我也想過去一趟,去看看我那些凌家的後裔。」

「暫時可能不行。」秦山嘆息。

「不,可以的,如果你們想過去,是可以的……」

就在這時,遠處一個修羅族的族人,小心翼翼地說道。

「他是?」秦浩訝然。

「烈兒的魂奴,可以和烈兒靈魂互通的。」秦山解釋了一句,旋即好奇地看著那個修羅族的族人,道:「你確定嗎?」

「主人在煉獄得到了時空妖靈一族的星空鏡,不久前,他回過擎天城,我感覺到了。」那個被秦烈一直留在此地的魂奴,急忙說道:「在主人得到星空鏡以後,我們和主人又重新有了聯繫。我知道,只要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