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活著的冥河!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活著的冥河!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8-27 19:31  字數:2585

bx

「你們非要留在九幽煉獄,究竟為了什麼?」

秦烈壓抑著怒火,看著天和那些丹尼爾斯家族的族人,隱隱覺得不妥。

神族侵入黃泉,可以說是因為要救他和蒼曄等人,那靈族為什麼?

根據烈焰戈的說法,神族會進入,主要還是受天的蠱惑。

深一層,或許暗中還有御魂大帝的身影,為了剷除偷偷修鍊死魂力量的九幽和黃泉兩大君主。

但秦烈漸漸覺得,除了要擊殺九幽君主以外,天必然還有其他打算。

「我們為何要留下,和你就沒什麼關係了。」天漠然道。

秦烈看向高宇、凌萱萱等人,正欲講話,突然臉色一變。

就在此時,他分明感應到魂壇內的那一塊紫色晶體,又變得蠢蠢欲動。

「九幽,另外一條冥河,卡斯托爾的分身之一!」

這般想著,他忽地從幽冥城離開,根據那塊紫色晶體的指引,往九幽煉獄的冥河而去。

「老頭子,你這下得罪死他了。」貝蒂嘆道:「深藍那丫頭,恐怕也會因此而忌恨你。」

「妨,只要我族能夠強盛,深藍恨我一輩子都沒關係。」天神情冷漠,吩咐道:「好好看著幽冥城的這些傢伙,秦烈能不能乖乖聽話,就要看你們能否看護好他們了。」

「誰能妨礙我們?」古恩哼道。

「那小子對星空鏡的認識,越來越深刻了,你千萬不要小看這一點。」天凝重道。

「真有那麼厲害?」古恩一驚。

「你根本不明白星空鏡意味著什麼……」天嘆道。

他搖了搖頭,一臉的唏噓感慨。似乎非常遺憾。

沒有人知道,他有多麼渴望得到星空鏡,也沒有人知道,他為了能得到星空鏡,付出了多少的努力。

時空妖靈一族。之所以因靈族滅絕,他將時空妖靈化為魔寵八目妖靈,種種針對時空妖靈一族的行動,其實真正的目的,就是為了星空鏡。

他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星空鏡的價值。

可惜,他盡了心機。把時空妖靈一族都滅掉了,也未能找到星空鏡。

當他知道,秦烈僅僅憑藉那一滴時空妖靈一族族長的精血,竟然把爆碎的星空鏡重鑄,他鬱悶的簡直要吐血。

「星空鏡啊。如果我拿到星空鏡,以我對空間力量的認識……」

天內心暗暗嘆息,有種偷雞不成反蝕一把米的感覺。

就是因為太過於鬱悶,他才會當著秦烈的面,去擊殺凌峰、魯茲,用來發泄心中鬱悶。

其實,他動手的那一霎,就知道徹底得罪死了秦烈。也覺得極其不妥。

可他還是那麼做了。

即便是十階血脈巔峰,被稱為三大血魂導師的他,也不能完控制自己的情緒。會做出一些失控的事情。

「老頭,這世間對空間力量奧義認知深的就是你了,你就不想從他手中奪取星空鏡?」貝蒂突然道。

「已經認主了,再想要奪回,談何容易啊。」天臉色難看。

貝蒂是哪壺不開提哪壺,讓他愈發難受。擺擺手,他示意貝蒂不要講話。

「像星空鏡一樣的至寶。沒那麼容易易主,除非那小子死了。在這個關口上。那小子真死了,深淵通道必將大變,會徹底打亂我的布置,我……」

他一臉的頹喪,又深深嘆了一口氣,旋即忽地飛入那塊棱形晶體消失不見。

貝蒂和古恩面面相覷,也不知道天去了何處,不知道他想些什麼。

但他們都能看出,天在發現秦烈持有星空鏡以後,心神大變,行為舉動都有些反常。

這讓他們明白,秦烈得到了星空鏡,給天造出了巨大的影響,短時間天恐怕都未必能恢復。

九幽煉獄的冥河。

「咻!」

秦烈的身影,倏然而至,在冥河的岸邊停住。

這裡的冥河,同黃泉煉獄的沒有明顯的區別,也是涌動著數的陰魂和凶煞。

因靈族侵入,如今大多數靈族的強者,還有強大的深淵惡魔幾乎都聚集在深淵通道附近。

秦烈放開靈魂感應了一番,沒有發現任何的氣息波動,這意味著周邊沒有強大的生命存在。

「汩汩!汩汩汩!」

冥河的河水,炙熱,出現了一個個氣泡。

氣泡幻滅以後,蒸騰出陰森冰寒的黑煙,黑煙一縷縷從冥河內浮升出來。

存在冥河上的結界,原本是形的,此時忽然變得漆黑如幕。

在冥河河面上,時不時地,有零星異光閃現,像是一條條明亮的魚兒,突然躍出河面一樣。

秦烈銳利的眼神,冷冷看向河面,看向那些異光。

他分明看到,那閃爍的異光,其中都記載著死魂力量奧義。

這意味著,那些散落於冥河內的死魂印記,不知因何原因,突然非常直觀地呈現。

也在此時,他忽然記得就是因為他在黃泉煉獄的冥河,將其中散落的死魂力量奧義聚集起來,不久後,那條冥河才會化為卡斯托爾的一具魔魂,然後魔魂奪舍了埃文納多,成為了卡斯托爾的一具分身。

「難道,只有將散落的死魂力量奧義重聚於那塊紫色晶體,冥河才會被喚醒,旋即成為卡斯托爾的另一具分身?」

他神情一動地想道。

他也突然記得,他之前就有感悟,隱隱覺得那個在黃泉煉獄出現的魔魂,就是被他喚醒。

終,魔魂吞沒了埃文納多,成為了卡斯托爾的一具分身。

如今,他剛剛在九幽煉獄現身,還沒有和天等人多說幾句,就感應到這裡的冥河也有了異常。

他站在冥河旁,沒有任何舉動,也沒有主動去觸碰那塊紫色晶體,可冥河已變得比活躍。

點點異光,從冥河河面浮現,分明都記載著殘碎的死魂力量奧義。

一切,似乎又因他而起,因他而變化……

「看來,只要那塊紫色晶體在,不需要我多麼的努力,散落的死魂力量烙印,也會一一聚集。」

秦烈咧開嘴,笑容有些苦澀,越來越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他終於明白,為何後來他沒有主動牽引死魂力量奧義,只是去感測體內血脈異常,當一塊塊星空靈晶飛來,經過冥河時,死魂力量奧義會主動融入那些星空靈晶,化為他的一部分了。

「你是有意識的。」

他看著那條冥河,半響後,突然冷聲道。

也在此時,燦燦星光,從冥河內霍然飛出。

那些星光,都是殘碎的死魂力量奧義,似受到那塊融入他魂壇內的紫色晶體的吸引,如漫天蝗蟲般向他飛來。

而且由不得他不接受!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