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幽冥城

第一千六百一十七章幽冥城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8-26 19:30  字數:2986

幽冥城。

寬闊的廣場,大地以黑色鐵塊澆築而成,黑森森地透露出冰冷的寒意。

凌萱萱,高宇,格雷,戈登,塔特,庫洛,等等秦烈所熟識的故人,身上都套著鎖鏈,被押送在此。

不久前,凌語詩感受到九幽君主血脈的徵召,急匆匆飛向了深淵通道。

格雷等人,則是被留在幽冥城,鎮守附近的暗血峽谷。

在凌語詩離開以後,以貝蒂為的靈族族人,踏入了暗血峽谷。

一開始,因為格雷、戈登、魯茲都是九階血脈,且擁有眾多麾下,他們牢牢守護住了暗血峽谷。

但好景不長,當貝蒂得到了天啟大賢者的命令,調了幾個丹尼爾斯家族的血脈戰士過來以後,暗血峽谷旋即失守。

之後,在貝蒂的命令下,那些來自靈族丹尼爾斯家族的強者,將幽冥城也給攻陷了。

凌萱萱,高宇,格雷等人,則是淪為俘虜。

不過,貝蒂因為收到了命令,她並沒有讓那些靈族的戰士大開殺戒,即便攻陷了暗血峽谷和幽冥城,也只是將那些從幽冥界而來的各族囚禁。

一開始貝蒂不清楚緣由,直到再次收到天啟大賢者的訊息,才知道為什麼要留著那些惡魔。

廣場上,高宇、凌萱萱眾人,都被靈族特製的鎖鏈拴著,全部動彈不得。

丹尼爾斯家族的貝蒂,還有幾個強大的血脈戰士。都站在廣場中央。

那兒有一塊和星空鏡類似的棱形晶面。

就在剛剛。魯茲和凌峰,分別被貝蒂和丹尼爾斯家族的強者押送著,塞入了棱形晶面。

高宇和凌萱萱等人,看著魯茲和凌峰消失其中,都是臉色黯然。

他們有預感,被塞入棱形晶面的魯茲和凌峰,應該是凶多吉少了。

鬼目族的格雷和角魔族的戈登。到了這時候,也是面如死灰。

他們已明白等候他們的命運會非常悲慘。

「小姐,大賢者不命令我們衝擊深淵通道,偏偏要我們守護此地,究竟意欲何為?」一個丹尼爾斯家族的血脈戰士,瓮聲瓮氣地說道。

他叫古恩,乃是一名九階的血脈戰士,離突破十階血脈只有一步之遙。

雖然他也是靈族的族人,可他真正忠心的乃是丹尼爾斯家族。真正忠心於大賢者天啟和貝蒂。

因為天啟和貝蒂,都出自於丹尼爾斯家族,其中天啟是丹尼爾斯家族如今的驕傲。

未來,丹尼爾斯家族的希望,則是寄托在貝蒂的身上。

在深藍沒有出現之前,貝蒂和奧克坦才是靈族的靈種。最有希望成為未來的靈族族長。

這一代的丹尼爾斯家族的強者。都對貝蒂寄予了厚望,相信只要有貝蒂在,即便以後深藍是族長,丹尼爾斯家族也不會沒落。

「老頭子應該是想要通過幽冥城要挾什麼人。」貝蒂撇嘴道。

「大賢者既然可以送那兩個離開,為什麼……不能送我們也離開九幽?」古恩很是費解,「聽說深淵通道重新開啟了,要不了多久,會有無數的惡魔湧入。我們再強大,也不可能和整個深淵種族為敵,當那些強大的惡魔全部進來。恐怕就是我們的死期了。與其如此,大賢者應該馬上安排我們,讓我們丹尼爾斯家族的族人先一步離開,然後送其他的族人逃離九幽啊。」

「你懂個屁!」

天啟的聲音,從那面棱形晶面傳來,之後他的身影已越過晶面。

「大賢者。」

「老爺。」

此地的靈族族人,都來自於丹尼爾斯家族家族,一看到他現身,紛紛行禮。

面容枯瘦的天啟,瞪了古恩一眼,旋即將視線落在貝蒂身上。

「看我幹嗎?」貝蒂道。

「一會兒,你和深藍先離開。」天啟淡然道。

「怎麼?不能從深淵通道返回?」貝蒂皺眉。

「九幽煉獄的深淵通道內,到處都是蜂擁而至的大惡魔,你沒看到我,都是通過別的途徑過來的?」天啟臉色陰沉,「我已經知會了阿薩德,他們應該逐漸退離深淵通道附近了。我另外做出了安排,如果那安排能成功,我們自然不會有事,還能繼續在九幽煉獄佔據主動。可一旦那個安排出事,我們將會在九幽損失慘痛,我不能將我族的命運,完全寄托在那傢伙身上。」

「我要提前布置後手。」

話到這兒,他眼中凶光一現,冷冷看向格雷、戈登和高宇等人。

「你們聽我吩咐,如果他不按照我的心意行事,幽冥城的所有惡魔都給我殺光。」天啟漠然道。

「哦,知道了。」貝蒂無所謂地說道。

她並不知道幽冥城惡魔的來歷,在她的眼中,這些幽冥城惡魔的血脈並不夠純正,死再多也不會令她情緒起波動。

天啟和貝蒂的講話,沒有刻意遮掩,所以格雷、凌萱萱等人都聽的清清楚楚。

他們身披鎖鏈,不但活動受到了限制,血脈被壓,連講話都不能。

他們只能被動地聽……

通過天啟和貝蒂的對話,格雷和高宇眾人,都目顯絕望。

這段時間,因為凌語詩深得九幽君主的器重,連帶著他們都在九幽煉獄生活的很好。

在這裡,他們不但有了幽冥城,有了一片屬於他們的領地,能以此地濃郁無比的深淵魔氣修鍊,還能通過廝殺附近的惡魔戰鬥提升力量。

他們每一個實力都在快提升,前途一片光明,都沒有後悔從寒寂深淵和幽冥界離開。

他們認為這樣的生活,就是他們所渴望的,是他們最佳的選擇。

誰也沒有預料到,四大階血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