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燙手山芋

第一千六百一十五章燙手山芋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8-25 18:40  字數:2596

bx

「你開什麼玩笑?我怎麼可能會是卡斯托爾的主身?」

秦烈震驚過後,一臉啼笑皆非地搖頭,壓根不相信曠絕所說。

他覺得這真是一個天大的笑話。

然而,一霎後,他就笑不出來。

他發現,烈焰戈,烈焰昭,寒澈和曠絕,一個都沒有笑。

相反,當曠絕給出那個猜測以後,烈焰戈等人的表情,一個變得比一個凝重,臉色一個比一個難看。

「格羅姆真是那麼說的?那傢伙……只是卡斯托爾的其中一具分身?」烈焰戈沉聲道。

曠絕點頭,「不會有錯的。」

烈焰戈突然看向秦烈,說道:「卡斯托爾的確有九個軀體,一個主身,加八個分身。八層煉獄的八條冥河,也確確實實是他的八具分身所化,而他的主身……一直是下落不明。」

「什麼意思?」秦烈皺眉。

「他被斬殺以後,八大分身化為了八條冥河,可主身似乎真的遺落在外。」烈焰戈面容苦澀,「我不知道你得到了什麼東西,但那個東西可以聚集冥河內殘碎的死魂力量奧義,9確實有極大的可能和他的主身有關。曠絕剛剛說的那種可能……也真的存在。如果你和那樣東西,真的完完融為一體,你,真的可能就是卡斯托爾的主身。」

「啊?」秦烈驚叫。

烈焰昭和寒澈等人,到了這時候,也都面沉如水。

他們也萬萬沒有想到。秦烈很有可能莫名其妙地成為卡斯托爾的主身。對這樣的結果。他們也難以接受。

「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我真的……如你們所說就是卡斯托爾的主身,我會變成怎樣?」秦烈輕聲道。

烈焰戈嘆了一口氣,沉默不語。

曠絕猶豫了一下,道:「他那逐個覺醒的分身,會想盡一切辦法融入你。而你,每融入他的一具分身。你就離他進一步。終的結果,就是他完取代你,通過你真正復活,成為完體的卡斯托爾。而你……則是失去所有,靈魂和軀體都將成為他的一部分。」

聽完他的解釋,秦烈也沉默了。

他心中滿是苦澀。

他論如何也沒有想到,他煉化希林得來的那塊紫色晶體,竟然有著那麼大的來頭。

卡斯托爾,上一個深淵之主,八大惡魔君主的掌控者。超越十階血脈的強惡魔。

他,如果沒有任何的防備措施。任由一具具卡斯托爾的分身融入自己,終自己將會消失,被卡斯托爾完取代。

想到這兒,他就試圖將那塊融入魂壇內的紫色晶體,從魂壇內給直接剝離。

心念一動,他從這些神族強者之中飛走,他御動時空妖靈的血脈,只是一霎,就飛到了深淵通道。

他落入那塊將這一層煉獄隔絕的星空鏡。

「出來!」

那塊融入他腦海的魂壇,陡然飛出,就漂浮在他眼前。

他冷冷看向那塊紫色晶體,臉色陰晴不定,想著該通過何種手段,把那塊紫色晶體摳出,從此排出體外。

到了現在,他已經明白那塊紫色晶體,乃是一個多麼燙手的山芋了。

只要留著那塊紫色晶體,不單單魂族的御魂大帝會惦記著他,想方設法謀害他,卡斯托爾的八具分身,也會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同樣的,修鍊死魂力量的格羅姆,九幽君主,羅頓,也會想通過他得到那塊紫色晶體。

如今來看,繼續持有那塊紫色晶體,對他百害而一利。

「難怪連鎮魂珠都法煉化它,後還將它吐了出來,看樣子是死魂和活魂力量天然衝突……」

這般想著,他收手摸向那塊紫色晶體,試圖將其扣出來。

「嗯?」

他眼瞳一縮,發現那塊紫色晶體,竟然和他那一層以本源晶面淬鍊的魂壇,已經是渾然一體。

他在用力扣那塊紫色晶體時,他能感到自己的靈魂,都隱隱生出刺痛感。

似乎,真要是想要強行將那塊紫色晶體,從他那魂壇內剝離,他靈魂非要爆滅不可。

「怎麼會這樣?」

他臉色變了變,嘗試著以靈魂意識,將其挪出魂壇。

然而,他聚集的靈魂意識,只是臨近那塊紫色晶體,他就感到氣血洶湧,有一種血脈即將失控的可怕感。

他旋即意識到,他真要執意如此,他可能壓抑不住體內的惡魔血脈,突然以深淵惡魔的形態出現。

那時候,他身上也會釋放出比清晰的死魂氣息,會瞬間吸引羅頓、格羅姆和卡斯托爾那具分身的注意。

這顯然也不是他想要的結果。

突然,他發現他對那塊紫色晶體束手策,壓根沒有什麼好的辦法。

在他頹喪之際,他注意到,星空鏡下方,有一人輕輕叩擊著。

「叮噹!叮噹!」

星空鏡發出清脆的響聲,這響聲,讓他變得愈發煩躁,他垂頭一看,臉色變得差了。

他曾經在擎天城所見的天棄大師,如今舔著笑臉,輕輕叩擊著星空鏡,似知道他能看見。

天棄大師還不斷傳遞出靈魂波動,透露出,想要和他一敘的念頭。

時至今日,他自然知道眼前的天棄大師,就是靈族的天大賢者,也是陷害他,將他和蒼曄等人弄到此地的罪魁禍首。

他對這個人並一點好感。

但是,看著天大賢者,不厭其煩地叩擊著星空鏡,一次次傳遞著想要見他一面的念頭,他還是被勾起了好奇心。

他是星空鏡的主人,他能掌控這件時空妖靈一族的聖器,尤其是在深淵通道內……

心中念頭一動,處在星空鏡底下的天大賢者,似突然穿過了一層層摺疊的空間,在他腳下一塊稜鏡內出現。

他和天大賢者,還隔著多面體星空鏡的一面稜鏡,對他而言,那一面稜鏡也是一種防禦。

「天棄大師,好久不見啊。」他陰陽怪氣地說道。

「哈哈,秦烈,你其實不應該忌恨我。相反,你應該感謝我才對。你記不記得,我在擎天城的時候,贈送了你一滴時空妖靈的精血?」天大賢者笑呵呵地說道。

「記得。」秦烈冷冷道。

「對嘛,沒有那一滴精血,你怎麼可能重鑄並且煉化星空鏡?你難道不知道,那一滴精血,來源於誰?」天大賢者道。

「時空妖靈一族的族長?」秦烈愕然。

「聰明。」天大賢者哈哈大笑,說道:「你看,我把你弄的黃泉煉獄以後,你又將卡斯托爾的死魂力量奧義聚集了,你說因為我,你得到了多大的機緣和好處?」

「這麼說我真應該謝謝你了?」秦烈皮笑肉不笑地說道。

「理所當然的嘛。」天大賢者恬不知恥地笑道。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