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不死老妖

第一千六百一十一章不死老妖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8-23 13:17  字數:2977

「你是說,你可以長時間封閉這一層深淵通道,也能在我們需要的時候,帶我們直接離開?」

烈焰戈目光灼灼地看著秦烈,彷彿全身每一個毛孔,都忽然舒展開來,他內心暢快無比。

「是這樣的。」秦烈點頭道。

「你現在……可以控制體內的惡魔血脈了?」烈焰戈再問。

秦烈忽地一怔。

直到此時,他才發現當時空妖靈一族的血脈,因星空鏡的到來變得額外活躍以後,他體內暴躁的惡魔血脈像是被平復了下來。

不久前,那塊融入他魂壇的紫色晶體,時常令他控制不住情緒,很容易就會進入惡魔的蛻變形態。

他還擔心突破到九階血脈以後,體內完美之血的缺陷會顯現爆發,令他猛地暴體而亡。

但是,在時空妖靈一族血脈活躍後,他似乎忽然不再那麼擔心了。

彷彿,體內時空妖靈一族血脈體系變得強大以後,對他的血脈形成了某種催化作用,暫時穩定了血脈的暴躁。

最容易出問題的惡魔血脈,都反常地安靜下來,他也可以隨意在惡魔形態、人族形態和神族形態之間從容轉變,這讓他不再那麼擔心。

不擔心完美之血的缺陷會突然爆發。

「暫時,好像還可以控制。」沉吟了一下,他回答道。

烈焰戈深深看了他一眼,突然說道:「可能和星空鏡有關。」

「什麼?」秦烈訝然。

「我聽寒澈說起過,說你……身上有深淵之主的氣息。這意味著你獲得的惡魔力量。應該來源於冥河。可是如此?」烈焰戈問道。

秦烈立即點頭。

「那傢伙叫卡斯托爾,他以前是深淵真正的主人,也是最近一個超越了十階血脈的惡魔。他是被八層深淵的君主,加上時空妖靈一族的族長給合力擊殺的,時空妖靈一族,在此戰中損失慘痛,很多十階血脈的妖靈紛紛戰死,族長也被卡斯托爾殺死。星空鏡也爆碎於深淵通道。」

烈焰戈神情嚴峻,說道:「你能得到一部分卡斯托爾的死魂力量,自然是無比幸運的。但是,時空妖靈一族,幾乎是被他以一己之力所滅,所以星空鏡會壓制並抗拒他的力量。」

「你掌握的死魂力量,應該還不是特彆強大,星空鏡才能壓制住。」

「不過,如果你繼續下去,或許……星空鏡也無法遏制那一股力量。」

「卡斯托爾的死魂力量。乃是天地間最邪惡,最令人恐懼的力量之一。在他超越十階血脈以後,曾經有一個將所有種族活魂變成死魂的願望。」

「就是因為那個願望,所以他死了。」

「他的死,不僅僅和八大惡魔君主,和時空妖靈一族,還和很多巔峰存在有關。」

「你得到了一部分他的力量,雖然幸運,但也可能會為你造成很多不可控的麻煩。」

烈焰戈乃是烈焰家族目前最老的族老,他對數百萬年的舊事,都有非常深刻的認識。

只要是發生在星河,真正驚天動地的大事,他多多少少都有所耳聞。

而且,其中的很多大事怪事,他甚至還是其中的參與者之一。

所以,一聽說秦烈獲得了星空鏡,身上有死魂力量奧義,他馬上看明白了很多事情。

「上一個深淵之主,卡斯托爾,讓所有種族活魂變死魂的願望……」秦烈喃喃自語。

經過烈焰戈的講述,他對死魂力量奧義的主人,時空妖靈一族的沒落,忽然有了新的認識。

「你要記住,卡斯托爾的真正敵人,其實是魂族的御魂大帝。御魂大帝,和整個魂族的族人,掌握的所有靈魂秘術和力量,都是活生生的靈魂,他煉的乃是活魂的力量奧義。活著的靈魂,只要御魂大帝願意,他幾乎都可以掌控御動,可以隨意奪舍佔據,化為他一個個分身。魂族的族人,也是通過御動無數的活魂,不斷的強大和繁衍。」

「深淵之主卡斯托爾,修鍊的死魂力量,和魂族的活魂力量根本性的衝突。」

「卡斯托爾的死亡,暗中雖然有我們和靈族在推動,可最大的那隻推手,卻是御魂大帝。」

「八大惡魔君主,還有時空妖靈一族的族長,只是執行者罷了。」

「你要麼捨棄死魂力量的修鍊,要麼,必須萬分小心魂族的族人。」

話到這兒,烈焰戈轟然一震,似突然想起了什麼。

「怎麼啦?」秦烈驚道。

烈焰戈透露的這些消息,乃是天地間最大的秘密,令他極其震驚詫異。

通過烈焰戈,他才知道原來上一任深淵之主名叫卡斯托爾,精通死魂力量奧義,和魂族那種御動活魂修鍊的力量奧義恰恰相反。

「如今八層煉獄,悄悄領悟死魂力量奧義的兩個君主,一個是黃泉,另外一個……就是九幽。」烈焰戈深吸一口氣,「我們和靈族,恰好出現於九幽和黃泉兩層煉獄,而且是傾我族和靈族大部分力量。我忽然覺得,暗中也有一隻推手在推動著我們……」

「御魂大帝?」秦烈駭然。

「他是不會允許星海內,再有另一個卡斯托爾出現的。黃泉君主和九幽君主,悄悄領悟死魂力量奧義,試圖成為新的深淵之主,必然是令他感覺到了危機!」烈焰戈深吸一口氣,喝道:「天啟將你弄到黃泉煉獄,然後你外公和天啟聯手,使得靈族和我們,分別湧入黃泉煉獄和九幽煉獄,這恐怕就是用我們和靈族這兩柄刀,去除掉黃泉和九幽!」

「我猜天啟一定是和他有了默契!」

烈焰戈越想越覺得,他的猜測離事實無限的接近,神情也變得嚴峻無比。

秦烈一臉茫然。

他被烈焰戈的一番話,給震驚到,他也首次接觸到星海中最頂尖的博弈。

天啟,烈焰鳶,御魂大帝,這三個同為血魂導師。

然而,看那烈焰戈的意思,似乎御魂大帝才是最可怕的存在,能輕鬆玩弄各族於鼓掌之間。

連超越十階血脈的深淵之主卡斯托爾,都在御魂大帝的算計之下,被八大惡魔君主,加時空妖靈一族斬殺。

在黃泉和九幽兩大君主,悄悄領悟死魂力量,想要成為新的深淵之主的時候,神族和靈族則是突然侵入了這兩層深淵……

彷彿,御魂大帝不需要露面,不需要動手,就能將星海的局勢,隨著他的心意慢慢調整撥動。

同為血魂導師的天啟和烈焰鳶,在不知不覺間,都被他給利用,成為他的兩個推手。

「天啟和烈焰鳶,不都是三大血魂導師嗎,怎麼會受他蠱惑?」秦烈忍不住問道。

「天啟和小鳶,雖然也是所謂的血魂導師,擁有極高的智慧,可他們兩個的血脈等階,始終沒有能超過十階。」烈焰戈嘆了一口氣,苦澀道:「在深淵之主卡斯托爾死亡以後,整個星海內,血脈真正超越十階的,只有御魂大帝一個。而且,御魂大帝的血脈,在數百萬年之前,在卡斯托爾成為深淵之主,血脈突破十階之前,就早早達到了那個層次。」

「就連天啟和小鳶血魂導師的身份,也是在他點名以後,才漸漸被各族承認。」

「那老傢伙,是真正的不死老妖,別說天啟和小鳶了,就連我都是他的後輩。」

「整個星河中,也找不出比他輩分更大,存活時間更久的老不死了。」

「似乎,從魂族誕生起,他就已經存在了,至今未死。」

「而魂族的歷史,已經有千萬年之久了。」

烈焰戈搖頭嘆息。

他的一番話,在秦烈心中掀起了驚濤巨浪。

「御魂大帝……」

他終於明白,如今星海中,竟然真的存在超越了十階血脈的存在,而且這個存在無數年來一直都活著。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