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血脈暴動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血脈暴動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8-15 12:58  字數:3178

bx

黎昕和梅特奇娜離開許久以後。

「呼呼!」

三道身影,突然憑空出現,就在原屬於羅頓那座宮殿的廢墟上空。

「有一名大惡魔來過。」

玄冰家族的族長寒澈,嗅了一口氣,判斷出了梅特奇娜的惡魔氣息。

「嗯,另有一人,應該是……烈焰鳶的麾下,一個叫黎昕的異域者。」烈焰昭說道。

「秦烈的氣息在對岸。」黑暗家族的暗昊皺眉。

寒澈,烈焰昭,暗昊,這趟急匆匆過來,是為了尋找秦烈。

神族內部,經過一番商議,決定先把秦烈帶回。

一方面,他們需要弄清楚秦烈血脈的異常,另外一方面,也是為了保護秦烈,以他被煉獄的惡魔殺死。

寒澈已打聽清楚,在秦烈蛻變為完體的惡魔領主以後,弄出了巨大的動靜。

很多九階的惡魔,都被發狂的秦烈擊殺,被剝離了惡魔心臟。

他們不知道死魂力量的奧秘,但他們知道秦烈即便是深淵惡魔的身份,膽敢在煉獄亂來,也會被那些大惡魔盯上。

事實上,梅特奇娜也確實尋了上來,如果不是因為血帝和她達成了默契,或許秦烈已被殺死。

「你上次見到他的時候,是在什麼地方?」暗昊詢問。

寒澈臉色沉重,道:「肯定不在對岸。」

此言一出,烈焰昭倏地反應過來,動容道:「他越過了冥河?」

三人之中,只有烈焰昭沒有血肉豐碑。他不能確切地感知到秦烈的存在。

可他卻知道,八層煉獄的冥河,有多麼的詭異神秘。

據他所知,就算是煉獄本土的十階大惡魔,也不敢輕易越過冥河。

九階血脈的領主。一旦在冥河結界沒有撤銷時誤闖,十有要魂滅。

「不錯,他越過了冥河,而且……他還活著,活動好好的。」暗昊深吸一口氣,臉色陰晴不定。「就算他蛻變為完體的惡魔領主,也不應該能跨過冥河。他能跨過冥河而不死,只有一種可能性……」

「什麼?」烈焰昭奇道。

「你應該知道冥河是什麼,是如何形成的吧?」暗昊道。

烈焰昭轟然一震,道:「你是說?」

「冥河。乃是深淵之主湮滅後,血肉之軀所衍變而成。那個深淵之主即便死了,他不滅的意志力,依然通過冥河傳承了下來。」暗昊眼瞳深淵,「秦烈不是初代惡魔,卻在血脈突破到九階時,能蛻變為完體的惡魔領主。就算他擁有惡魔血脈,也不應該是這樣子。除非……他惡魔血脈中蘊含的核心天賦力量,和眼前的冥河息息相關。」

「冥河,就是死去的那個深淵之主!」寒澈喝道。

「這麼說。他領悟了深淵之主的血脈力量?」烈焰昭大驚失色。

「他體內的惡魔血脈,能壓制住我族的血脈,一定是因為這樣!」暗昊臉色深沉,「畢竟,你們烈焰家族的那塊血肉豐碑,一直都在他的身上。血肉豐碑在身。他都蛻變成了完體的惡魔領主,可見那惡魔的血脈有多麼的可怕。」

烈焰昭和寒澈突然沉默了。

許久以後。暗昊嘆了一口氣,說道:「我們走吧。」

「什麼?」烈焰昭變色。

「我們不是惡魔。貿然穿越冥河風險太大了。」暗昊似想通了,說道:「一切都要看他自己,下一次我們再見他的時候,如果他體內只剩下惡魔血脈,我們就只好當他是惡魔了。」

「那就是敵人?」寒澈意味過了。

「不錯,那麼霸道的惡魔血脈,如果不能抑制,會將其餘血脈都給抹殺,包括被血肉豐碑滋養的神族血脈。但是,如果他能控制體內的惡魔血脈,如果他還將自己視為我們的一部分,如果神族的血脈沒有消亡,而是依然存在他體內……」

「那麼,他才是我們這邊的人。」

暗昊道。

寒澈和烈焰昭沉吟了一會兒,都默默點頭,不再爭執什麼。

站在冥河的岸邊,他們望著對岸,許久後,他們也都由此消失。

……

對岸。

一片片沼澤地,秦烈巨大的魔身,一點點地收縮著。

他從蛻變的狀態,慢慢縮小,終又化為正常形態。

此地深淵魔氣稀薄,他以龐大的靈魂覆蓋周邊數百里,所感應到的惡魔,都是五階以下。

「羅頓那傢伙,倒是潛藏的很遠……」

他知道,羅頓和他一樣,也在這一方天地潛隱著。

這時,羅頓應該正在借用阿芙拉、戴利的核心血脈,還有那幾個惡魔領主的心臟,試圖突破到十階血脈。

羅頓必然擔心在血脈突破時,他有可能出現,所以才會躲的遠遠的。

方圓數百里,都感知不到羅頓的氣息,他也暗暗鬆了一口氣。

他和羅頓一樣,也想趁著生命古樹到手,將完美之血的缺陷彌補。

這期間,羅頓不想遇到他,他也同樣不想遇到羅頓。

「呼!」

那一方草坪,忽地漂浮出來,草坪上的那一株生命古樹釋放出濃郁的生機。

「咿呀,咿呀咿呀……」

就在此時,在他試圖以血脈融合生命古樹時,他聽到鎮魂珠內木靈的歡呼聲。

不等他做出反應,一束綠幽幽的光芒,從他眉心飛逸而出。

小樹形態的木靈,倏一閃現,就雀躍地落在那一方草坪。

那株植入草坪的生命古樹,對木靈一點不排斥,小小的枝葉搖曳著,鮮活如靈蛇。

「咦?」

秦烈神情一變,突然覺得有些蹊蹺。

不久前,這一株生命古樹植根在寒寂深淵時,他也在生命古樹下站過一段時間。

可那時木靈並沒有異常舉動。

這一次,生命古樹被黎昕以特殊的方法帶入黃泉煉獄,交給他煉化入血脈之時,木靈卻突然飛出。

他隱隱知道,木靈和那一株生命古樹有著淵源,生命古樹又被木族的族人視為母神,木族能誕生似乎就因為這一株生命古樹。

「你回來,這東西我有用。」秦烈看到木靈說道。

他知道木靈能理解他的意思。

「咿呀,咿呀呀!」

木靈唧唧喳喳怪叫著,小樹形態的木靈以一根根樹枝比劃著,述說著。

秦烈認真聆聽,凝神感悟,漸漸明白了木靈的意思。

木靈,要他將這一株生命古樹,植入炎日深淵。

依照木靈的說法,生命古樹只要在炎日深淵紮根,可以改變炎日深淵的生機,給炎日深淵帶來莫大的好處。

他是炎日深淵的締造者,炎日深淵如果因生命古樹發生神奇的蛻變,他也同樣可以受益。

「不行,沒有這東西,我血脈可能會爆炸。」秦烈喝道。

這般說著,他伸手去抓那塊濕土草坪,想要把那一株縮小了千萬倍的生命古樹攥住。

「咿呀!」從不反抗他的木靈,焦急地嚷嚷著,在勸阻著。

「沒有它,我會死。」秦烈略有些不耐。

「咻咻咻!」

火靈,雷靈,水靈,土靈和金靈,也相繼從鎮魂珠飛出。

加木靈在內,六個虛渾之靈,同時發出呼叫。

與此同時,秦烈的體內,被惡魔血脈死死壓制的虛渾之靈的血脈,似突然有了異動。

血脈內,銀白色的血脈晶鏈,驟然爆發出眩目奇光。

虛渾之靈的血脈,像是導火索,它的異變,引發了秦烈體內多血脈的暴躁。

神族血脈,時空妖靈的血脈,也瞬間變得洶湧。

「嘭嘭!」

他第二顆心臟,則是傳來震耳欲聾的跳動聲,強大的惡魔血脈也旋即爆發。

只是一霎,秦烈已顧不到和六個虛渾之靈較勁,而是立即喘息著盤坐下來。

他眼睛死死瞪著那塊植入生命古樹的濕土草坪。

似知道了他的想法,六個虛渾之靈拽住那草坪,將其帶離他身旁。

「咿呀,咿呀咿呀……」

六個虛渾之靈,揮舞著小小的手臂,似在解釋著什麼。

可他已被體內爆發的血脈衝突,給震的頭暈眼花,已聽不清虛渾之靈訴說著什麼。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