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交易

第一千六百零一章交易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8-14 12:49  字數:2502

bx

黎昕那座參天寶塔形態的八層魂壇,被一條條魔藤纏繞著,拉入了魔藤叢。

秦烈懸浮冥河上的魔體,下肢也被條條魔藤給捆住。

那些魔藤,布滿了碎小的尖刺,魔藤纏住秦烈兩腿的時候,那些尖刺都深深刺入他血肉。

下一刻,他就感到那些尖刺,像是牙齒在啃噬他的血肉。

一種酸麻感,從他的腿上傳來,似蜿蜒而上,要滲透他臟腑。

「有毒……」

秦烈臉色一變,心中念頭一轉,烈焰血脈的氣息從體內湧出。

旋即,一簇簇赤紅色的火焰,像是片片鱗甲,迅速覆蓋到他腿部。

從那些火焰中,釋放出不滅之火的氣息,朝著魔藤蔓延。

纏繞在秦烈兩腿的魔藤,被不滅之火點燃,開始洶湧燃燒。

「烈焰血脈!」

潛藏在魔藤叢的梅特奇娜,悶聲一聲,似被不滅之火灼傷了。

「少主!你先離開,暫時不要接觸神族的族人!」

深陷於魔藤叢的黎昕,一邊變幻著種種繁瑣神妙的靈訣,一邊冷靜地喝道。

他那座八層魂壇,雖然已深深落向魔藤叢,可他臉上卻沒有絲毫懼意。

「神族的族人,還在為你魔化以後的軀體爭論,主人需要時間說服他們。」黎昕補充道。

秦烈魔化以後,近千米高的龐大身軀,掙脫了那些魔藤的纏繞以後,深深看了黎昕一眼,突然向冥河另一端飛去。

那片天地。也是羅頓的潛藏之地,中間隔著整整一條冥河。

羅頓曾說過,在黃泉煉獄只有寥寥幾個惡魔,可以完不受冥河的影響。

他,戴利。阿芙拉,黃泉君主,然後就是秦烈。

即便是十階血脈的大惡魔,要想安然恙地渡過冥河,也幾乎不可能。

強大如梅特奇娜,也僅僅只是站在冥河的岸邊。以血脈力量來影響冥河的河水和結界之力。

她的真身魔體,始終潛藏在魔藤叢內,並沒有真正衝殺到冥河上空。

似乎,連排名第六的梅特奇娜,不到萬不得已。也不願意以魔身沖向冥河上的結界。

意識到這一點,秦烈一擺脫那些魔藤,立即速飛向對岸。

他很清楚,他留下來恐怕幫不到血帝黎昕,而且他也相信黎昕的戰力。

他血脈突破到九階,體內不同的血脈體系,或許在下一刻就會爆發激烈的衝突。

如今黎昕為他將生命古樹帶了過來,他需要一段時間將生命古樹融入體內。將完美之血的缺陷彌補。

另外,他還需要將散落在冥河內的死魂奧義,通過那塊紫色晶體一一聚攏。

他相信。當他體內完美之血的缺陷,被生命古樹彌補,得到黃泉煉獄冥河內所有殘碎的死魂傳承以後,他的實力還會獲得一輪的提升。

那時候的他,再次面對梅特奇娜,才有可能有勝算。

到時。神族的族人如果因他惡魔的身份有了異心,他也可以憑藉著強大的實力從黃泉煉獄逃離。

他必須要盡再次將力量攀升!

「咻!」

再沒有去看黎昕。沒有理會梅特奇娜的嘶嘯,他飛地渡過了冥河。在那一方偏僻荒寂天地疾馳。

魔藤叢。

在秦烈氣息消失以後,那一條條纏繞在黎昕魂壇上的藤條,突然詭異地收回。

黎昕靜坐在八層血玉魂壇上,臉色平靜冷漠。

「咻咻!」

三百米高的魔藤叢,忽然間相互聚攏,縮在了一個巨大魔藤團。

那魔藤團蠕動著,又緩緩收縮,終化為一個嬌小的魔影。

梅特奇娜又以高階惡魔的形態顯現出來。

她化為高階惡魔以後,黎昕也將八層魂壇收回,皺眉看向灰暗的天穹,說道:「那傢伙的靈魂意識收回了?」

「嗯,他有傷在身,不可能長時間盯著這邊。」梅特奇娜柔媚一笑,旋即伸出手,道:「種子。」

一點嫩綠色的光爍,像是星點,從黎昕飛向梅特奇娜。

梅特奇娜伸出舌頭,將那綠色星點捲住,迅速吞入腹中,然後滿意地說道:「不錯,是生命之樹的種子。」

「你早點離開吧,說不定他會將靈魂再一次投入到這裡。」黎昕道。

「我都不怕,你怕什麼?」梅特奇娜神情自若,哼了一聲,說道:「如果不是因為他受了重傷,你以為我敢違背他的命令,為了一枚生命之樹的種子,就對他的命令陽奉陰違?我很好奇,你的主人促使神族湧入黃泉煉獄,究竟是為了什麼?他們應該明白,神族即便是攻下這一層煉獄,也絕法長時間逗留的。」

「只要神族離開,這一層煉獄在百萬年以後,又會恢復原樣。」

「沒有任何生命,沒有任何種族,可以改變煉獄。除非……有的深淵之主誕生。」

梅特奇娜說道。

「主人想什麼我法測度。」黎昕淡淡道。

「你主人是為了黃泉君主的死魂力量?為了散落在冥河的那些東西?」梅特奇娜沉吟了一下,望著秦烈消失的方向,道:「難道,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造就他?」

「我說了我不知道主人想什麼,我只是奉命行事而已。」黎昕又道。

梅特奇娜突然神情一變,似想起什麼,駭然道:「他難道想要培養那小子成為的深淵之主?!」

「我不清楚。」黎昕道。

「不可能,應該不可能,那傢伙體內還流淌著神族血脈。除此之外,還另有其它駁雜血脈,他惡魔的血脈不夠純正,不可能成為深淵之主。」梅特奇娜喃喃自語,「不對,如果血脈不存在,那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