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浸沒冥河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浸沒冥河 (1/1)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8-11 12:35  字數:2572

黃泉煉獄冥河旁。

蛻變為惡魔領主完全體的秦烈,猶如一座灰褐色山峰,高高立著。

原本平靜的冥河,因為他的到來,突然變得洶湧狂暴。

「嗚嗚嗚!」

億萬陰魂、惡鬼尖嘯著,似在厲聲歡呼。

那些刺耳的嘯聲,能刺透任何靈魂內部,似乎能讓一個個鮮活的靈魂,變成一個死魂。

這是死魂力量的一種特殊奧義。

如山般的秦烈,那雙深紫色的眼瞳閃爍著攝人魔光,此刻神族血肉豐碑的影響力,似被大幅度消弱了。

這導致他身上沒有了神族的氣息。

「嘩嘩!」

冥河的河水,掀起了波浪,波浪越來越大。

「蓬!」

千米高的秦烈,眼瞳魔光如炬,龐大魔軀猛地飛落冥河。

一霎後,他巨大的軀體,已大半沒入冥河。

只有他碩大的頭顱,顯露在冥河的河面,眼瞳中的魔光越來越明亮。

「嗤嗤!」

一絲絲紫色電芒,從他眼中飛出,像是條條從鮮血內飆出的血脈晶鏈。

血脈晶鏈般的紫色電芒,晶瑩觸手一般,一一飛入冥河。

一股詭異的吸引力,通過那血脈晶鏈般的電芒,向冥河發出。

黑色的冥河,河水內億萬陰魂和惡鬼,全部在興奮歡呼。

點點微小的紫色光爍,本隱藏在冥河深處。微不可查。

然而。在那些從他眼瞳飛出的紫色電芒釋放吸力以後,那些微小的紫色光爍,便紛紛受到吸引。

紫色光爍,猶如小小的游魚,從冥河八方匯聚而來。

每一點紫色光爍,都烙印著死魂力量的一段秘術印記,乃深淵之主崩碎的奧義傳承。

點點紫色光爍。被那如血脈晶鏈般的電芒牽引著,被吸入秦烈的眼中。

之後,那點點紫色光爍,則是融入秦烈魂壇內的那一塊紫色晶體。

而那塊紫色晶體,則是來源於希林,為幽冥界玄陰冥海內,所有死魂奧義的精華。

本寂靜的冥河,在他吸收那些殘碎的死魂奧義時,洶湧翻騰著。

一股股濃郁的血脈氣息。被他消耗著,令冥河震動不休。

似乎,聚集冥河內的殘碎死魂力量,需要消耗大量的血脈能量。

他以前血脈在八階,體內力量不足,所以無法通過這條冥河獲取什麼。

直到他突破到九階血脈。化身為深淵領主的完全體形態。並獵殺了幾頭同階血脈的深淵領主,他彷彿才積累了足夠的力量。

「咻咻!」

許許多多的紫色光爍,受到他眼瞳中紫色閃電的牽引,紫色光雨般融入他魂壇內的紫色晶體。

指頭大小的紫色晶體,在那些紫色光爍一一匯入後,似在一點點變大。

此刻,秦烈目無表情,眼神漠然如一塊萬年不化的磐石。

他似乎在被動地接受著一切。

那塊融入他魂壇的紫色晶體,彷彿在促使著他,讓他將崩碎的死魂奧義。一一收集。

冥河另一邊。

羅頓,戴利和阿芙拉三個高階惡魔,渾身魔光熠熠,正聚攏著濃郁的深淵魔氣。

他們都在消化深淵領主的惡魔心臟。

不久前,他們以「九獄」捆縛著五個深淵領主,渡過了冥河。

那五個在「九獄」之中,被死魂惡煞啃噬的只剩骨架的深淵領主,被他們成功剝奪了惡魔心臟。

他們最近都在吞食那五顆惡魔心臟增強力量。

他們欲圖在短時間突破到十階血脈,成為一名真正的深淵大領主,從而與命運抗衡。

他們很清楚,只有趁著神族入侵,趁著黃泉君主無暇顧及他們的時候,才有可能將血脈突破到十階。

這是他們唯一的機會。

只是,如他們一般的高階惡魔,即便是擁有惡魔心臟,想要突破到十階血脈,也沒有那麼簡單。

除了足夠的血脈力量外,他們在突破十階血脈時,還需感悟血脈內核心的力量天賦。

他們必須對他們血脈內的死魂力量奧義,擁有深刻的感知,才能藉助於那五個深淵領主心臟內的龐大力量,成功進階為惡魔大領主。

想要在短時間內,對死魂力量奧義,有多麼深刻的見解體悟,顯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他們在消耗惡魔心臟時,也都暗暗著急,生怕他父親騰出手,將他們輕易抹殺。

「冥河有異常!」

阿芙拉霍然站起,看著河水滾滾涌動的冥河,美眸滿是驚奇。

戴利睜開眼,略一感知,道:「我能聽到冥河內陰魂惡鬼的歡呼。」

「在黃泉煉獄,能夠不受冥河力量的影響,而且還能御動冥河的惡魔,除了我們三個以外,恐怕只有父親和那個傢伙了。」羅頓看了一眼天穹,臉色陰沉道:「父親如果有閑暇,應該會立即對我們動手,絕不會理會冥河的變化。這麼看來,冥河此時的異常,定然和那個傢伙有關了。」

「我查看一下。」阿芙拉道。

她纖細的手指,輕輕點了一下冥河。

一條黑色溪水,立即從冥河飛出,如游蛇般在她指縫內鑽來鑽去。

阿芙拉施展血脈天賦,美眸中簇簇魂光一閃而逝,彷彿有無數死魂重新經歷了輪迴。

半響後,阿芙拉嬌軀一震,喝道:「他在聚集散落在冥河內的死魂奧義!」

戴利和羅頓猛然一驚。

「怎麼可能?那些殘碎的力量奧義,即便是父親,都無法將其重新聚集,他怎麼可以?」戴利不敢置信。

「有可能。」羅頓沉聲道。

戴利和阿芙拉都霍然看向他。

「我去過別的煉獄,我聽說想要聚集冥河內殘碎的死魂奧義,需要一樣特殊之物。」羅頓深吸一口氣,道:「那個特殊之物是什麼,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在那深淵之主死亡以後,那東西就似乎神秘的遺落在域外。這些年來,父親偶爾外出,都是想要找到那東西,可惜始終沒有一點線索。就是因為缺少了那樣東西,父親才沒辦法,將散落在冥河內的死魂奧義,給一一重聚。」

「你是說,在那個傢伙的身上,有父親一直想要的東西?」阿芙拉驚道。

戴利的眼瞳中,突顯灼灼目光,臉上充滿了貪婪。

「有這個可能。」羅頓道。

「如果可以奪取那東西,或許,我們就能快速突破到十階血脈了!」戴利凌空飛向冥河。

阿芙拉也醒悟過來,道:「可以拼搏一下!」

她也沖向冥河,似忘卻秦烈之前要多麼的可怕,似忘記秦烈連達比尼特都殺了。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