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靈域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挑釁!

第一千五百七十九章挑釁! (1/2)

小說名稱《靈域》 作者:逆蒼天  更新時間:2015-08-01 12:56  字數:3149

秦烈的笑容,對蘭斯洛特來說,無疑是**裸的挑釁。

於是,正在圍攻阿芙拉那頭巨魔的蘭斯洛特,挪動著龐大軀體,奔著秦烈轟然而來!

九階的血脈,真正由低階惡魔,穩紮穩打突破到領主的蘭斯洛特,那具魔軀內蘊藏的力量洶湧似海!

「吼!」

蘭斯洛特怒嘯著,一股令人窒息的血脈能量,像是山洪般突然捲來。

相隔數里,剛剛從石化狀態解除的秦烈,身形巨震,頓時感到一股可怕的力量狠狠擠壓而來。

他喉嚨一甜,差一點,就噴出一口鮮血。

「厲害……」

暗自嘀咕了一句,他強忍著身體的不適,集中了靈魂意識,去碰觸魂壇內那一塊紫色晶體。

最近一段時間,隨著一次次的殺戮,他對那塊魂壇內的紫色晶體,有了越來越深的感悟。

他很清楚,那塊紫色晶體內有著浩瀚的死魂力量奧義。

只要他以靈魂觸感,他將瞬間被紫色晶體內的邪力影響,會立即變的暴戾而瘋狂,會瞬間失去理智。

但是,在失去理智,他在迷失自我瘋狂的時候,他又能動用一部分紫色晶體內的死魂力量!

現在,他就需要動用那些死魂的力量!

「轟!」

他腦海一震,魂壇內的那塊紫色晶體,在他魂壇內變得璀璨奪目!

只見那漂浮在他身旁的魔雲,內部的億萬陰魂和惡鬼。突然發出了凄厲尖嘯。

與此同時。不遠處的冥河,河水內的陰魂和惡鬼,也像是被打了興奮劑。

一股來自於魔雲,來自於那條冥河的陰森詭異能量,紐帶一般,突然纏繞在他魔軀上。

他眼瞳內釋放的光芒,暴戾和殘忍。他咧嘴燦然一笑,竟毫不畏懼地迎向了蘭斯洛特。

「卑微的蟲子,竟敢對我發出挑釁,我要將你嚼碎後吞下!」

蘭斯洛特眼中滿是冷森,他那灰褐色的堅硬魔軀上,陡然浮現出大片大片的魔紋,那些魔紋都蘊藏著冰冷和岩石的雙重力量奧義。

他那如巨錨般的魔爪,像是一條黑色長龍,狠狠地拍打向秦烈。

「呼呼呼!」

魔爪在空中疾馳時。發出刺耳的怪嘯,震的秦烈頭暈眼花。

但,只是一霎,那團始終跟隨秦烈的魔雲,就令所有嘯聲中止。

因為魔雲內億萬陰魂惡鬼的嘯聲,比那魔爪飛動時的嘯聲。還要響亮了數倍!

「轟轟轟!」

蘭斯洛特的魔爪。離秦烈還有數百米的時候,魔音和陰魂、惡鬼的嘯聲已衝擊了數萬回。

在秦烈和蘭斯洛特那活動的魔爪中央,空間猛地塌陷,一層層爆炸的光波,向八方擴散。

「嘩啦!」

那一團魔雲,內部傳來水流湍急的異響,驟然飆射向蘭斯洛特。

與此同時,處於狂暴瘋狂狀態的秦烈,似下意識地以惡魔血脈的力量,在空中呼應著那團魔雲。

許許多多不知名的符文。線條,陰魂惡煞的幽影,密密麻麻地充斥在天空。

一種陰暗,死寂,萬物枯萎的血脈波動,從秦烈和魔雲內散逸出來。

那一方天地,在頃刻間,化為了一個適合死魂的領域磁場。

秦烈的眼瞳之中,迸射出一個個肉眼可見的紫色電芒,一道道紫色電芒,倏一飛出,就瞬間消失。

而秦烈和魔雲所在的那片區域,詭異的領域磁場,似乎在逐漸增強著。

「咦!」

「唔!」

和達比尼特那些深淵領主廝殺的羅頓、阿芙拉和戴利,突然發現在那片磁場形成以後,他們的血脈力量,還有這些年煉化的死魂,都變得無比雀躍興奮了。

秦烈暴戾狀態下,胡亂動用死魂力量營造的詭異磁場,猶如炎界對烈焰家族族人的增幅作用一樣,竟然可以對羅頓、阿芙拉和戴利產生同樣的效果!

那磁場一成,秦烈眼中電光飛濺,詭異磁場的籠罩範圍還在擴大!

阿芙拉和戴利力量凝結的巨魔之身,組成巨魔的億萬死魂,都像是陷入了瘋狂的狀態。

死魂力量增強,他們的血脈力量,也變得無比的活躍沸騰。

他們的鬥志立即變得愈發旺盛,能爆發出來的力量,也更加的狂暴洶湧!

「是他!」

「他居然可以增強我們的力量!」

戴利和阿芙拉,正在和那些深淵領主廝殺的時候,還忍不住看向秦烈。

只有羅頓在短暫的吃驚後,立即專心致志地投入到戰鬥中,再沒有多看秦烈一眼。

可羅頓的心中,也是無比的震驚,「和我們不一樣,他的死魂力量,與我們都不同……」他愈發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之前他就覺察到,秦烈和他們其實並沒有血脈淵源,不是黃泉君主的後裔。

和他們沒有血脈關係,卻在四處獵殺他們的那些低階血脈的兄弟,身上還有黃泉君主的氣息……

那氣息,也是最正統的死魂力量,甚至比烙印在他們血脈的還要奇特。

那時,他就認為秦烈不是在黃泉煉獄出生的惡魔,懷疑秦烈是從別的煉獄而來。

如今,感受到來自於秦烈身上,同樣是死魂力量,卻和他們的九獄分明不同的體系,他終於明悟了。

「另一個層面的傢伙,有其他煉獄的強大惡魔來了,而且應該不止是他一個。難道,那些十階大惡魔的預感,是其它煉獄的傢伙,要對我們發起挑戰?」羅頓暗暗想。

「去死吧!」

蘭斯洛特的魔爪,穿過層層阻礙,碾碎百萬陰魂,終於抓向秦烈的軀體。

一股連空間都能凝固的石化